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662.搜刺客
    第662章662.搜刺客

    这孙子脸皮可真厚!

    郑卿封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这会儿他急着去搜刺客,没心思跟他在这里胡扯,昨晚的事,跟姓卫的这孙子脱不了干系。

    昨晚这么一大批刺客能从守卫森严的春猎场进来,没有内鬼放他们进来,根本不可能。

    这卫韶八成是想借神机堂之手除去皇帝,这用心可真是司马昭之心,等找到了刺客,看他怎么对付这孙子。

    哼!

    郑卿封看着他,冷哼了一声,带着侍卫离开了。

    “爹,爹!”

    郑卿封刚出去几步,身后便传来孟茴焦急的声音。

    回头,见孟茴急匆匆地朝他跑来,“爹,我跟你们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别胡闹,赶紧回去。”

    郑卿封没有犹豫,一口便回绝了。

    “爹,我想跟你一起去找刺客嘛,等我找到刺客,看我不打死他,爹,你不知道,容儿因为皇上的事,已经哭了一夜了,我一定要帮她找到刺客。”

    “别胡闹,爹跟童统领已经派人去了,你乖乖等在这里,刺客那种穷凶极恶的人,要是被你碰上还得了,赶紧回去。”

    “爹……”

    “回去!”

    郑卿封沉声一喝,直接带着侍卫走了。

    等到郑卿封走后,孟茴见他再也看不到自己了,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她跟郑卿封那一队人走的是反方向,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地上的脚印已经被覆盖了,如果刺客还在山上的话,这会儿肯定躲在某个非常隐蔽的地方。

    孟茴往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走去,突然偏见前方的一棵树边上,有半个没有被雪完全覆盖的脚印。

    如果这脚印是昨晚留下的,那么肯定已经被雪给覆盖了,不应该会留下这么一小半脚印在这里。

    雪是在一刻钟之前才停的,这脚印极有可能是一刻钟之前留下,然后,大部分的脚印依然被雪覆盖了,而在雪停下之前,没来得及将这脚印覆盖。

    这样想着,孟茴便根据那半个脚印,沿着山路往前走,果然,在前方一棵树旁又发现了半个脚印,脚印旁,还有一滴极小的血迹。

    她继续往前,蹲下身看了一眼那血迹,从血迹的颜色来看,肯定是今早留下的。

    “好呀,那孙子肯定就在附近。”

    她的手,轻轻覆在左手的袖口,那里放着一把小型的匕首。

    很快,她便在枯草丛里,看到了一条穿着烟裤的腿,边上还有一滩血迹。

    孟茴将匕首从袖口取出,一步步靠近,那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孟茴的靠近,双眼骤然睁开,布满血丝的眸子,释放着逼人的杀气。

    孟茴刚一靠近,他便猛然一个翻身,试图抓过孟茴,可因为受了重伤,动作慢了许多,被孟茴给躲开了。

    伤口因为刚才的大动作而裂开,鲜红的血,沿着手臂滴到了雪地里。

    当孟茴对上他双眼的那一刹那,眼底掠过一抹震惊,她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人,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小白?

    怎么会是小白?

    孟茴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当她知道眼前这人竟然是墨榕天的时候,她竟然矛盾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是杀皇帝的刺客,是神机堂的乱党,现在墨榕天身受重伤,是她抓他最好的时机,可这会儿,她看着他,却下不了手。

    “刺客在那边,快追!”

    不远处,传来童绍的声音,孟茴眼底一慌,直接上前,墨榕天本能地侧身一躲,却因为流了一夜的血,这会儿整个人虚弱得厉害,直接摔在了雪地了。

    “行了,你也别多了,我知道是你,小白!”

    孟茴压低了声音,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墨榕天的背,僵了一下,愕然抬起看向孟茴晦暗到看不清眼底的眸子,随后,苦笑了一声,将脸上的蒙面布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毫无血色的脸。

    “抓我回去吧,反正我也逃不出去的。”

    他看着孟茴,眼神晦涩暗淡,却透着一股看透生死的解脱。

    远处的脚步,越来越近,孟茴上前,搀着墨榕天,躲进了其中一个被雪覆盖着的只能容纳一人的草棚,因为被雪覆盖着,草棚很难被发现。

    “别出声,我想办法引开他们。”

    她看着墨榕天,墨榕天也看着她,无神的眸子,带着迷茫,“你不应该救我。”

    孟茴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墨榕天的眼睛,道:“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容儿。”

    墨榕天愣了一下,根本来不及细说,童绍的人来得越来越近了。

    孟茴站起身,将墨榕天待着的草棚用身子挡住,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沾了墨榕天不少的血。

    她心里一慌,正想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一只野兔非常适时地窜了出来,她拿起手上的匕首,直接射向那只野兔,来不及犹豫,她上前,将那只带血的野兔抓了过来,让兔血往自己的身上滴落。

    恰巧这个时候,童绍带着人过来了,看到孟茴在这里,惊了一下,“孟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见孟茴紧张地看了一眼四周,道:“童统领,我偷偷出来的,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爹,对了,对了,我刚才是顺着那里一个脚印找过来的,正好看到一个烟影往那边去了,我怀疑是刺客,你们赶紧去追。”

    童绍盯着孟茴手中的野兔看着,看得孟茴有些心虚,便干笑着解释道:“我怕等会儿我爹知道我偷溜出来了,会骂我,我打只野兔回去给他解解馋。”

    童绍倒是没怀疑孟茴,因为着急抓刺客,他只是留下一句,“这里危险,还没抓到刺客,孟小姐还是赶紧回去吧”便带着人走了。

    孟茴松了口气,将野兔拽在手中,看向随时要晕过去的墨榕天,问道:“你还能撑住吗?”

    墨榕天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孟茴蹙了一下眉,看了这片被雪覆盖的山林,道:“皇上重伤,恐怕这几日都得留在行宫没办法回去,我先回去,找个机会给你拿点药来,能不能逃出去,看你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