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663.皇帝苏醒
    第663章663.皇帝苏醒

    孟茴的声音,沉了下来,眼神有些暗淡,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透着一丝令她窒息的难过。

    “他们搜过这里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便起身离开,手却在那一刹那,被墨榕天给抓住了,他的手很凉,在抓住孟茴的那一刹那,仿佛连带着抓住了她的心脏。

    她回头过来,见墨榕天带着请求地看着她,道:“不要告诉容儿,她不知道这件事。”

    孟茴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难受得厉害,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多谢。”

    墨榕天感激地看着孟茴,对她扬起一抹苍白无力的微笑来。

    孟茴点点头,从他脸上移开视线,心里的难过有些抑制不住,鼻尖也跟着一酸,“我走了。”

    当孟茴回到行宫的时候,就听到郑卿封暴跳如雷的声音,“那死丫头,不是让她乖乖待着吗?她……”

    一回头,便看到孟茴满身是血地出现在行宫门口,差点吓得尿裤子。

    “茴儿!”

    他快步上前,抓着孟茴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见她没受伤,才松了口气。

    随后,烟起了脸,厉声呵斥道:“不是让你在行宫好好待着吗?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爹……”

    孟茴垂下头,用力搓了搓眼睛,把双眼搓得一阵通红,眼底蓄上了一些泪光,声音闷闷地开口道:“女儿是觉得您这两天受累了,才想去给您打一只野兔过来补补身子。您看……”

    说着,她将手中提着的那只野兔放到郑卿封面前。

    郑卿封是最见不得孟茴太孝顺的时候,她一孝顺起来,郑卿封什么气都没有了。

    尤其是她眼眶红红的样子,他看着就心疼得心都要碎了,哪里还能硬下心肠继续骂她,当即便接过孟茴递上来的野兔,声音和语气都柔和了几分,“那也不能不听话随便出去,你知道不知道外面多危险?”

    那声音柔柔的,哪里还有半点发怒的样子,在场的人看着他这副前后不一的模样,纷纷不语。

    起先是谁说,等孟茴回来的时候要打断她的腿来着?

    一只野兔就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郑将军,您还能有点节操吗?

    孟茴垂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坏笑,老郑的脾气,她可是摸得准准的,比谁都好哄,就是不能跟他对着来。

    “爹爹,那女儿先去把衣服给换了。”

    “赶紧去,赶紧去。”

    孟茴快速回到房间,赶紧将自己的随行包袱拿了出来,这里面,装着一些平时不论去哪里,老郑都会让她备着的伤药,迷药,还有一些用来防止被迷晕的解药以备不时之需。

    她有时候就觉得老郑想得太多,每次出门让她带上这些东西,几乎就没用得上,她还嫌老郑多事呢,这一次,她还真是感谢老郑太多事,不然,她莫名其妙跑去御医那里拿药,肯定会被人怀疑上。

    换上衣服之后,她将一些有用的药瓶子全部藏到身上,好在现在大冬天,穿得衣服多,加上她厚厚的裘衣一披,根本就看不出来她身上藏着什么东西。

    郑卿封回来没多久,童绍也回来了,依然一无所获。

    “看样子是被他们逃了。”

    孟茴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郑卿封气愤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他们没找到墨榕天,她悄悄地松了口气。

    “皇上醒了,皇上醒了。”

    就在这个时候,负责守在皇帝寝宫的小御医兴冲冲地跑来,坐在厅内商量抓捕刺客的等人都快步起身,朝寝殿那边过去。

    太后也得到了皇帝醒来的消息,再也坐不住,着急地皇帝那边过去。

    在寝殿门口,柳若晴碰上了跟沈沁一同过来的云娇容,云娇容看上去精神很憔悴,双眼里满是血丝,眼神中,没了什么光彩,抬眼看到柳若晴在看她的时候,她的瞳孔,心虚地瑟缩了一下。

    等到众人都进去之后,柳若晴拦在了云娇容面前,脸上的表情,没有了往日的亲切,变得冷寒无比。

    “你昨天真是担心皇上才冲过去的吗?”

    云娇容被柳若晴这个问题给足足吓了一大跳,步伐往后一个踉跄,若不是沈沁正在她身边扶了她一把,这会儿怕是已经摔倒了。

    她的脸色骤然煞白,错愕地看着柳若晴凌厉的眼神,这眼神,在此时看上去有些咄咄逼人。

    沈沁也被柳若晴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见她看云娇容的眼神有些不善,眉头微微一蹙,低声问道:“怎么了,若晴?”

    柳若晴没有回答沈沁,而是目光灼灼地盯着云娇容,目光越来越凌厉,让云娇容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柳若晴也不需要等云娇容回答,有些事,她只要前后联系起来一想,就能想明白。

    “我看你还是不要进去看皇上了,毕竟这不是你要的结果!”

    柳若晴这话说得有些诛心,云娇容猛然抬起头来看她,双眼里,盈满了自责和痛苦。

    冷眼看了云娇容一眼,她转身提步进了内殿。

    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这么强烈地觉得云娇容根本就配不上皇帝对她的爱重。

    皇帝已经醒来了,不过一夜的时间,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太后在一旁悄悄抹着泪,皇帝睁开双眼,声音格外虚弱,却非要坚持坐起来。

    “容儿呢!容儿没事吧?”

    他的视线,看向已经进入内殿的柳若晴,晦暗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焦急。

    柳若晴的脚步,顿了一顿,视线下意识地往殿外扫了一眼,抿了抿唇,心里虽然因为云娇容昨天的行为而气愤,可看皇上这期待的眼神,她还是如实回答道:“她没事,正在外面候着。”

    “叫容儿进来,朕想看看她。”

    “是。”

    内侍正要出去,却被太后一阵喝厉给制止了,“不准去!”

    内侍脚步一顿,回头看向虚弱地仿佛随时要晕过去的皇帝,皇帝则是将目光询问地看向太后,“母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