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666.想不明白
    第666章666.想不明白

    “嗯。”

    柳若晴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心里只希望云娇容能脑子放灵清一些,千万不要再做出伤害皇帝的事情来。

    内殿,皇帝的精神有些虚弱,他半靠在床头,看着云娇容有些惨白的脸色,轻声问道:“容儿,是不是被昨晚的刺客给吓到了?”

    云娇容陡然抬起头看向他,言朔虚弱的语气中,依然掩饰不住他唯独对她才能尽显的温柔。

    在最危险的关头,他首先想到的是她,在生死一线之间,他才刚睁眼,首先想到的还是她。

    这个不求任何回报为她付出的少年天子,她想到自己存着的那点私心,便痛苦不已。

    “皇上……”

    她颤抖着手,轻轻握住言朔因为失血过多而冰凉的指尖,费了好大的劲,才开口道:“若是……若是我真的如太后说的那样,跟昨晚那些刺客是一伙的,你……你要怎么处置我?”

    “胡说什么呢?”

    言朔轻声一笑,有他的容儿陪着,似乎伤都要好的快一些,即使才苏醒没多久,即使整个人虚弱得没有半点力气,可他却一点都不想休息,即使跟她多说一个字,他都能感到无比满足。

    “你怎么可能跟刺客是一伙的?朕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容儿的。”

    言朔越是这样相信她,云娇容便更是心如刀绞。

    就在她来见言朔之前,靖王妃说的皇帝醒来并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在那一刻,她的心里竟然默认了。

    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内心会那样得烟暗可怕和自私,她甚至希望言朔就那样死了,不管对她,还是对哥哥,或者是对她整个墨家,都是好的。

    可她唯独没有替这个处处想着自己,处处把自己放在首位的男人想过哪怕一点点。

    “我……我是说,如果我跟刺客是一伙的呢?”

    她双眼带着浓浓的悲伤,眼神晦暗地看着言朔。

    言朔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是刺客,死在你手里,朕也甘之如饴。”

    云娇容的手,因为言朔这句话而猛然一颤,心中犹如被利刃千刀万剐了一遍。

    最后,她只是对他扯出了一抹苦涩又无声的笑,拉过被子给皇帝盖上,“皇上躺下好好休息吧,容儿在这里陪你。”

    言朔这会儿确实是累了,加上强撑着精神跟云娇容说了这么多话,已经精疲力尽,他也知道自己这条命对整个东楚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这会儿他也没强撑着,抚着伤口,在床上躺了下来。

    因为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他一躺下没多久被睡着了,云娇容坐在床边,看着他毫无血色的脸,心疼得要命,也自责得要命。

    “皇上,容儿不值得你这样。”

    这期间,云娇容都没有离开言朔的床边,她心里清楚,自己在皇帝身边的日子不多了。

    墨家跟容家的仇,不共戴天,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跟皇帝再有在一起的可能。

    皇帝睡着的时候,陆元和进来看过几次,皇帝的情况还算稳定,众人都松了口气。

    为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发生,言渊等人还是决定让皇帝启程回宫,比起行宫来说,皇宫要安全许多,现在皇帝的情况已经经不起第二次的重伤了。

    等过了酉时,全部人开始启程回宫,皇帝原本是骑马出的城,好在皇帝銮驾一直随行,这会儿倒也没有耽搁回宫的行程。

    皇帝遇刺的消息,在当晚就被封锁了,除了随行的大臣们之外,朝中其他官位低的大臣以及民间都不曾传开。

    皇帝銮驾回宫的时候,还没有到宵禁的时间,街上还有不少走动的老百姓,见皇帝銮驾大晚上的回城,也只是觉得奇怪,倒也没有想太多。

    云娇容当晚还是住在祥云殿,皇帝回到承德宫,有太医一直守着。

    当坐在牢中的言绝皇帝遇刺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什么?皇上在行宫遇刺?皇上现在怎么样了?刺客抓到了没有?”

    一大早,言渊便过来牢中看他,跟他说了这件事,惊得他差点从石床上摔下去。

    “被主犯逃了,抓到的那几个全部自尽了。”

    言渊给他倒了一杯酒,放到他面前,沉默了几秒后,突然道:“时机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行动了。”

    “太好了,我早就想收拾那孙子了,要不是他,我哪里能跟我媳妇儿分开这么久。”

    言渊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还没成亲就开口闭口媳妇儿媳妇儿的,你还要不要脸?”

    “怎么说话呢,我是你亲哥,天心以后是你亲嫂子,我怕警告你啊,你以后对她尊重点。”

    言渊不答,他跟柳天心本来就是没有交集的人,哪像他,以前有事没事就在他晴儿面前晃。

    “除了你媳妇儿之外,还有一个人你一直想见的人回来了。”

    “谁呀?”

    言绝随口应了一声,除了他家小天心之外,还有谁是他一直想见的?

    除了那个没良心一走就走了十几年连母妃去世都不回来的六哥之外,他哪里还有什么人想见的?

    可是,那个没良心的,怎么可能突然回来?

    所以,言绝压根就没想过言渊说的人就是他那位一母同胞的哥哥言霄。

    “等明天你出去了就知道了。”

    “臭小子,还卖起关子来了。”

    言绝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对了,这一次神机堂的人怎么会这么冲动,去围场行刺?他们谋划了这么多年,完全不需要像这次这么冲动才是。”

    言绝这几年一直是负责跟神机堂有关的情报消息,他对神机堂比言渊更加了解一些。

    这一年多,他们对神机堂的行动,掌握的信息越来越多了,对神机堂的了解也更加深入了一些,神机堂不像是这么冲动。

    而且,能做出这么大动静的刺杀行动,很可能就是神机堂少主下的令,他们步步为营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其他突发状况,应该不会在围场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进行行刺呀。

    这一点,言渊也一直没想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