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667.因为一个人
    第667章667.因为一个人

    他若有所思地端起酒杯,半晌,才缓缓出声道:“也许他们跟卫韶之间的合作出了问题,西北那边传来的消息,卫韶私下招募的那二十万大军,分成了两派,一派有一个叫张蒙的人带领,另一派则是跟着陆枞。”

    “陆枞?陆礼的儿子?”

    前年元宵,刑部尚书邢尧被卫王派出的死士暗杀,当时为了不打草惊蛇,加上当时的户部尚书陆礼贪墨粮饷的案子被邢尧查出,言渊正好顺势将刑部尚书被杀的案子,栽到了陆礼的头上。

    陆礼被判秋后问斩,而当时,陆家的其他家眷就是被发配到了西北充军。

    当时,他们暗中查到陆家跟卫王有勾结,将陆家发配到西北,还有一个目的,自然是想办法接近那二十万大军。

    陆家的人去了西北,肯定会联系西北那边卫王的人。

    而他们的人,也正好可以通过陆枞,渗入到那二十万大军之中。

    “没错,就是他。陆礼当年贪走的那批饷银,就是养了这二十万大军,陆枞去投靠卫韶的人,不会太难,正好我们的人也渗透进去,这次从西北传过来的消息,不会有错。”

    “还有呢?”

    “陆枞手中的十万大军,出现粮草不足的情况,而张蒙那边却粮草充足,时间一长,陆枞手下的士兵就有些偷偷投到张蒙帐下去了。”

    言绝的手,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杯沿,沉吟道:“民以食为天,那二十万大军形成也就这两年的时间,想要让他意志坚定到能一直忍受饥饿,怕是很难做到,给军人断了粮饷,这可是行军大忌。”

    言渊勾了勾唇,道:“所以,我怀疑那二十万大军当中,有十万是神机堂的手笔,当初我们只是查到神机堂有参与西北那二十万大军,却并不知道这二十万大军中,神机堂就占了十万,最近,卫韶的动作这么嚣张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西北那二十万大军在手,如果神机堂跟卫韶之间出了矛盾,卫韶手中最多就十万兵马,加上陆礼出事之后,卫韶手中没有足够的银两去养那二十万大军,所以……”

    说到这,言渊忽而讽刺地勾唇一笑。

    “所以,那二十万兵马,原本一直是神机堂出资来养,如果神机堂断了跟卫韶的来往,卫韶手中那十万大军就没钱养兵了。”

    言绝将言渊的话接了过来,跟着,又想到了什么,眉头骤然一蹙,“现在卫韶手中的十万大军,已经开始慢慢投到神机堂的手下,等时间一长,神机堂拥有了二十万大军,怕是比卫韶要难对付许多。”

    “没错,我想,这也是神机堂的人打的主意,他们应该清楚卫韶没有足够的钱去养他手下的十万大军,等时间一长,他们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吸收掉卫韶手下那十万兵马,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不用借卫韶之手,就能起兵打到京城来。”

    言渊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几年,神机堂在民间日益壮大,他们的人渗透的民间每一个角落,身份也各自不同,说不好这朝中也有他们的人。

    神机堂的势力,遍及全国,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这么多年,始终没办法查到他们幕后主人的原因。

    他们的手中,有前朝墨家留下的金银珠宝,加上这几年各个方面的壮大,别说十万大军,二十万大军,他们要想养起来,也绝不是难事。

    “连我们都能想到的事,神机堂也能想得到,所以,这一次的行刺行动,不是更加让人觉得可疑么?这么多年都等了,他们何不再多等一段时间?”

    言绝问出了一开始就缠绕在两人心中的疑问。

    “我想,一方面,卫韶最近的行为太嚣张,神机堂怕卫韶坏事,先断了卫韶手下那十万大军的粮草,开始牵制卫韶,另一方面,他们担心卫韶这样得意忘形,已经牵出了神机堂不少的事,所以,他们必须在朝廷查到他们之前,先争取部分时间,而这个时间,就是在皇帝身上。”

    言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之后,继续道:“行刺皇上,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皇帝死了,朝廷就会大乱,他们正好有足够的时间先解决卫韶,等稳定了那二十万大军之后,就可以进行后面的大计划。”

    “可若是不成功呢,这对他们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们没理由这样鲁莽行动。”

    言渊摇摇头,“并不鲁莽,这一次的刺杀行动,他们安排得十分缜密,昨晚我们跟刺客交过手,各方分工都十分严谨,就算我们当时人多,却根本没有足够的机会救皇上,所以,当时,就算他们行刺不能成功,那个主谋想要离开却并不是难事。”

    “你是说,昨晚他们的行动,大部分的安排是为了保障那个主谋靠近皇上?”

    “没错。”

    言渊点点头,“按照昨晚的情况来看,负责刺杀皇帝的人,就算不是神机堂幕后的那位,也是神机堂中地位不低的人物,昨晚死了这么多刺客,大部分是为了让那个人脱身,不然,能全身而退的人会有不少。”

    闻言,言绝蹙起了眉,陷入了沉默当中。

    言渊的声音,继续响起,“又或者……这其中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让那个人逼不得已必须要速战速决杀了皇帝。”

    言绝的眼底,闪过一丝迷惑,“什么原因?”

    “不知道,或许是因为……”

    言渊眼眸若有所思地眯起,“一个人。”

    “因为一个人?”

    言绝也被说糊涂了,“什么人?”

    言渊摇摇头,“我只是猜测罢了,具体是谁,说不准。”

    话虽这么说,言渊的脑海里,却闪过一张清晰的脸,当这样的怀疑在他脑海里开始渐渐形成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的怀疑一切都变得非常自然。

    兄弟二人在牢中聊了大半天,言渊在从天牢离开,出了天牢,他的眸光,便骤然冷凝了下来,一股寒气,从他的眼底骤然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