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668.八王爷被释
    第668章668.八王爷被释

    他的目光,朝皇宫某个方向看了过去,眼中的寒光更加凌厉了一些。

    云娇容……

    或许,她就是神机堂必须在这个时候动手的原因。

    他联想起了之前云太傅的死,神机堂的人将太傅府灭门,却唯独留下了云太傅的独生女,这个疑问,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解开。

    加上后面那几次神机堂的人想尽办法要带云娇容走,却并没有要杀她的意思,或许这跟太傅府灭门并没有关系。

    而是云娇容此人本身就跟神机堂有什么联系。

    不然,以神机堂那灭门的狠辣手段,为何要大费周章将云娇容骗出太傅府再放火?

    还有昨晚云娇容在那样关系着皇帝生死的关头冲上去,真是担心皇帝吗?

    云娇容不蠢,更加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她不会就那样不计后果地冲上去,她为的不是皇帝,而是……

    那个刺客!

    言渊眸光中的冷意,更加深了一些。

    晴儿昨天对云娇容那反常的态度,一定是她发现了什么。

    或许,那个刺客很有可能就是神机堂幕后真正的那个主人。

    连神机堂的主人都出动了,看来,他们这一次是打算孤注一掷,不想再拖延下去了。

    第二天,皇帝罢朝,传出的消息只是说皇上感染了风寒需要静养,有什么要事,由几位亲王跟内阁大臣传达即可。

    而那位离开京城十几年,这一次又突然回京的六王爷,也在官员当中引起了不少的争论。

    很多人都在猜测,睿王爷离京这么多年,这一次突然回京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而就在皇帝回行宫的第二天,朝中传出消息,春闱试题泄露,跟八王爷无关,已经查出是存放试题的地方有一条人为挖掘的密道。

    那个密道年代久远,算起来是前朝末年时期所挖,疑贼人便是从这条密道进入盗走了试题内容,八王爷无辜为他们背了烟锅。

    于是,被关在大牢的八王爷言绝也就被放出来了。

    与此同时,大家自然而然地都将这次的试题泄露跟前朝的人扯上了关系,毕竟那条密道是前朝末年挖出来的,前朝的余孽肯定是知道那条密道的存在。

    言绝出了天牢,先去承德宫探视了一眼皇帝,确定他没事之后,又急急忙忙地回了聿王府,见自家媳妇儿去了。

    聿王府——

    “小天心!”

    刚到了王府门口,便看到柳天心站在那里,焦急地等着他。

    尽管面纱遮住了她的脸,可言绝依然能在她那双清澈透明的烟眸之中,看到了她急切和欣然的目光。

    “老天保佑,王爷总算是洗刷冤屈了。”

    赵管家激动地站在王府门口,四个方向都用力拜了拜。

    跟着,又在言绝走向柳天心的时候,赶忙道:“王爷,先跨火盆,去去晦气。”

    “老头真罗嗦。”

    言绝嘴上虽然嫌弃赵管家,可还是好心情地提步跨了过去,跟着,迫不及待地拉过柳天心的手,笑嘻嘻道:“媳妇儿,我回来了。”

    四周站着不少下人,柳天心听着言绝喊她媳妇儿,耳根骤然红了一圈。

    “别乱叫,谁是你媳妇儿,赶紧进屋去洗个澡,臭死了。”

    她的双颊带着红晕,手被言绝紧紧地牵着,“你之前答应过我,只要我出来,你就嫁给我,你可别说话不算话。”

    说着,在众人暧昧的眼神中,柳天心被言绝直接给带走了。

    回到主院,言绝便迫不及待地将柳天心揽进怀中,“媳妇儿,我好想你,你想我没有?”

    “没有。”

    柳天心口是心非道,没好气地将言绝推开,眼神中透着嫌弃,“先把澡给洗了,你身上好臭。”

    言绝坏坏一笑,“现在就嫌我臭了?”

    他圈住柳天心的身子,让她整个人包裹在自己的双臂之中,道:“没关系,以后我们多的是时间,等时间一长,就臭习惯了。”

    言绝这“厚颜无耻”的说辞,成功地惹来了柳天心鄙视的白眼,她一脸嫌弃地将言绝从自己面前推开,捏着鼻子,道:“这么说,你是打算这一辈子都不洗澡了吗?”

    “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

    言绝又嬉皮笑脸地凑了过去,柳天心的身子灵活地一转,成功地躲开了言绝。

    “你若是再不去洗澡,以后都离我远一点。”

    看着柳天心眼中的嫌弃,言绝哂然一笑,玩笑够了,便投降道:“好了,好了,不闹了,我先进去洗澡。”

    说完,他转身走了几步,又重新走了回来,柳天心迷惑地看着他,见他坏坏一笑,忽地俯身在她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在柳天心微愠的眼神中,道:“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柳天心红着脸,抬手就要往他脸上招呼过去,言绝察觉,身子快速一闪,进了净室。

    柳天心站在外面,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消失在里头,忽地红着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他终于平安出来了,柳天心这连日来提着的那颗心,终于松了下来。

    言绝果真如他所说,很快就洗漱完出来了,看到柳天心还坐在房间里等着他,眼底一亮,面上也骤然铺满了喜色,狗腿一般地走到她面前,身子微微往下一弯,凑近了她的鼻尖,“现在闻闻,还臭不臭?”

    柳天心好气又好笑地伸手一把将他推开,“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跟自己媳妇儿,要那么正经做什么?”

    他习惯性地将柳天心圈进自己的双臂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一个动作,已然成了言绝的习惯,似乎只有这样将她圈进自己的世界里,她才不会像之前那样,突然消失似的。

    论“不要脸”,柳天心是比不过言绝的,这些厚颜无耻的话,他每次都说得特别溜,柳天心面上虽然嫌弃,可听到他一口一个“媳妇儿”喊她,她心里那一丝抑制不住的甜蜜也是没办法无视的。

    “媳妇儿,去围场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你?”

    言绝这句话,虽然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但是,有些事情,他不用问,也能想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