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673.阶下囚
    第673章673.阶下囚

    郑卿封的话,让卫韶瞳孔猛然一缩。

    猛然想起自己这一支藏在京城足有五年之久不被任何人发现的私军,靖王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如果不是军中出现了叛徒,靖王是绝对不可能找得到。

    可是,带兵的人,是跟了他十几年的亲信,加上那些人的家人全部都在他手中,那几个主将是绝对不会出卖他的。

    至于那些兵……

    此处地形险要又偏僻,想要从这里出去通风报信,也几乎不太可能,那靖王到底是什么发现这里的。

    靖王……

    那个看上去总是默不作声的年轻人,简直太可怕了。

    这样想着,卫韶的身子,猛然抖了一下,双眼里,不经意地流露出了一丝惊恐。

    连这里都被靖王知道了,那他西北那十万大军,别说是进京,怕是连出西北的机会都没有。

    墨榕天那个奸诈的王八蛋,嘴上说跟他合作,却卑鄙到断了他十万大军的粮草,这一次,他若是栽了,他的十万大军,就会尽数收编到他的手下。

    神机堂……

    二十万大军!

    搞不好,还真能让墨榕天成功。

    这样想着,卫韶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阴狠。

    墨榕天,你不仁我不义,既然我没好日子过,你也休想有机会翻身。

    卫韶阴测测地看着郑卿封,不甘心地开口问道:“言渊是怎么知道我这支私军的?”

    见郑卿封挑了一挑眉,“这个等你见了靖王爷,靖王爷自然会告诉你,现在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话音落下,他已经从太师椅上站起,道:“来人,将这个逆贼拿下。”

    卫韶哪里肯甘心就此束手就擒,放在腰间的手,按住剑柄想要拔出,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一股极大的力气,按住他拔剑的手腕,将他尚未完全出鞘的剑,直接给按了回去。

    卫韶骤然抬眼,看着眼前依然面带微笑的郑卿封,布满血丝的猩红双目里,充满不甘。

    郑卿封的眼眸,缓缓眯起,唇边勾起了一缕胸有成竹的浅笑,“卫王,本将军还是劝你省点力气,不要做无谓的斗争,你觉得你还有本事从这里逃出去么?”

    卫韶的目光,阴冷又不甘地扫过面前这大概有一万人的军队,他藏在这里的三万私军,已经死了一万左右,现在这两万,被郑卿封带来的人包围,早已经缴械投降,他想靠着这些人冲出去,几乎不可能。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不甘随着越来越强烈的绝望而变得更加浓烈了一些。

    不行!他不能就这样败了!

    他步步为营这么多年,花费了多少力气才走到今天,怎么能就这样轻易败在他们手上。

    这样想着,他趁着郑卿封不注意,猛然往后退了一步,拔剑出鞘,剑尖直指郑卿封。

    “大将军小心!”

    郑卿封缓缓眯起双眼,在尖锐的剑尖指着自己的那一刹那,身形敏捷地往边上一闪。

    下一秒,众人便看到两个一烟一蓝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交手。

    郑卿封比卫韶要年轻许多,身手也远远超过了卫韶,两人交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卫韶便已经开始落到了下风。

    卫凌早已经吓得无处可躲,一直在王府里养尊处优,过着吃喝嫖赌的纨绔日子的卫凌,何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朝廷反贼被四处追捕,现在还面临着随时要被处决的险境。

    这一刻,卫凌恨极了自己的父亲,觉得他没事找事,好好的好日子不过,去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最关键的是,他还连累了他。

    他这一辈子养尊处优的生活,就断送在他这个没本事的父亲手上了。

    别说这吃香喝辣的好日子了,就是这条命,往后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呢。

    越想后想,卫凌就越是害怕,当下便对着还在跟他父亲交手的郑卿封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这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杀就杀我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大将军你饶了我,我把我爹藏金银珠宝的地方都告诉你,大将军饶命啊。”

    卫韶听着自己的儿子这样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推出去给卖了,心里又失望又气愤,禁不住出声怒骂道:“你这个畜生,你就这样对你爹的!啊!”

    跟郑卿封交手的时候,卫韶原本就已经力不从心,刚才一分心,直接给了郑卿封机会,胸口狠狠挨了郑卿封一脚,下一秒便摔在了地上。

    郑卿封也没有继续打他的意思,已经有手下的兵上前控制住了不停挣扎扭动着的卫韶。

    郑卿封扭了扭脖子,缓步走到卫韶面前,此时的卫韶,就像一头不敢被捕的野兽,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猩红的双目,凶狠地的盯着郑卿封。

    见卫韶轻笑着扫了一眼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的卫凌,道:“卫王,你得学学你儿子,瞧他这头磕得多响亮,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你还不如你儿子呢。”

    “哼!郑卿封,你不用在这里说风凉话,言渊不是让你来抓我吗,本王现在就跟你回去见他,言渊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他好过,我看到时候,他言渊会不会后悔今天抓了我,哈哈哈~~~”

    这话,在在场任何人听来,都觉得郑卿封疯了,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靖王抓他这个反贼,有什么好后悔的。

    可郑卿封这会儿却不这么小,卫韶这人有时候虽然自大过了头,可这种一听就让人觉得讽刺的笑话,卫韶没理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臭不要脸地放狠话。

    难道……他手上真的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靖王爷?

    郑卿封在心里若有所思地想到,可随后,又将这样的想法给否定了。

    靖王爷做事光明磊落,他卫韶手上能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靖王爷,保不齐就是这不要脸的竖子想用什么旁门左道的方法来陷害靖王爷吧。

    蠢货,都成阶下囚了,还这么自大。

    “把他们两个押下去,等会儿就启程回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