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674.密会
    第674章674.密会

    “是。”

    而京城那边,连续两日来,柳若晴都有些坐立不安。

    锦书推开房门的时候,柳若晴着急地上前,“怎么样,找到了吗?”

    “奴婢无能,还是没找到柳先生。”

    锦书看着柳若晴焦急的脸色,心中有些疑惑。

    王妃回城后的第二天,就着急地去了龙门书院,却发现龙门书院大门紧闭,前来上课的学生们,一个个都等在门外,等着开门,始终没有人出来。

    王妃进去之后,便发现她的师父柳先生和墨公子都不在那里,书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连续三天,王妃派她出去暗中寻找柳先生二人的下落,始终找不到半点线索。

    她是暗卫出生,像追踪这种事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了,偏偏一点消息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王妃为什么突然要急着找柳先生,可是看王妃那样子,是真的很着急。

    “墨榕天呢?也没消息?”

    柳若晴的眼神,失望地垂了下来,袖口下的拳头,悄然握紧了。

    “是,也没墨公子的下落。”

    锦书的回答,让柳若晴失望地往手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表情带着几分失魂落魄的晦暗。

    “王妃,您没事吧?”

    锦书看着柳若晴,不放心地问道。

    柳若晴缓缓回过神来,暗淡的眼神里,透着几分难过,“没事,这几天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是,奴婢告退。”

    锦书退下之后,柳若晴的表情,一点点得变得凝重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的手,一点一点地握成了拳头,她的身子,甚至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了起来。

    “师父,你到底是谁?”

    她双眼无神地盯着房门,声音沙哑地开口道。

    皇宫里,言朔虽然重伤转醒,但是情况并不是很好,因为是直接伤在心脏处,伤口很难愈合,皇帝能捡回一条命,确实是他运气好。

    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大家的心都悬着,不敢放松下来。

    言朔时而昏迷,时而清醒,醒过来的时候,就要找云娇容,不管谁劝他,他都不听,太后没办法,只能让云娇容住进了承德宫的偏殿。

    这天,云娇容陪在言朔身边很久,等到他熟睡的时候,才回到偏殿。

    偏殿离主殿很近,这里到处都是守卫,云娇容现在除了担心皇帝的伤势之外,还在担心她哥哥会不会在得知言朔没死的时候,又冒死闯进宫里来刺杀。

    皇宫不比行宫,加上这里又加强了守卫,除了禁军,就是锐兵营,想从这样严密的守卫中刺杀皇帝,无疑跟自杀无异。

    她心里只能祈祷着哥哥那天能平安从行宫离开,不要再冒然闯入禁宫来。

    这样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刚关上门,转身便看到一个烟影站在她的房间里,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直到看清那人的脸时,她的尖叫声才卡在了喉咙里,“国……国师。”

    云娇容看着面前一脸苍老,头发灰白的老人,就像是在看一个吓人的恶魔。

    每一次看到柳千寻的时候,她心里便会不由自主地去记起自己是墨家的女儿,身上背负着墨家的血海深仇。

    柳千寻会不断地提醒她去报仇,逼着她去担负墨家儿女必须要担负的责任。

    所以,她不敢面对柳千寻,看到柳千寻,就像是面对一个无底深渊,明知道那是死路一条,可她还是要强迫着自己跳下去。

    “公主,言朔怎么样了?”

    柳千寻深眸眯起,苍老又深邃的眼底,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听到他问起言朔的伤,云娇容的身子,禁不住狠狠颤抖了一下,随后,沉静下来,开口道:“伤势很不稳定,太医每天都守着他,能不能醒来,还不一定。”

    闻言,柳千寻沉吟了几秒钟,随后,双眼炯炯地看着云娇容,忽地,笑了起来,“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的功劳,只要言朔死了,言家大乱,我们墨家大军,便可一路打到京城,将言家从靳都城赶出去。”

    每一次柳千寻说起这个时候,两眼都放着光,云娇容甚至觉得柳千寻已然已经魔怔到了一种病态。

    “公主。”

    柳千寻突然开口唤她,眸光犀利到有些咄咄逼人。

    “你可知为什么这一次,太子殿下要冒这么大的险,去行宫的刺杀皇帝,是为了什么?”

    云娇容有时候特别恨柳千寻,恨他把自己逼到这样一个没有退路的境地。

    就好比现在,虽然她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可柳千寻的眼神,却在告诉她,这背后的原因,跟她有关。

    “我……我不知道。”

    云娇容连连摇头,身子不停地往后退,“国师,你走吧,承德宫的周围布满了禁军,被发现了,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她不想去听柳千寻说太多,她害怕柳千寻又要将她往绝境处去逼。

    柳千寻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一般,忽地阴阴地笑了起来,“从老夫打算要复辟大墨江山开始,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往前一步,目光凌厉地看着云娇容,“公主,我柳千寻如果想安度余生的话,我有的是方法,可我既然走了这一步,就没想过要回头!”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可你为什么要带上我们,我知道哥哥心里其实很矛盾,很痛苦!”

    云娇容痛苦地看着柳千寻,眼中满是愤恨,“是你一直在逼着哥哥做他根本就不愿意做的事!”

    “身为墨家的子孙,这就是你跟他的责任,逃避责任就不配做墨家的子孙,还有……”

    柳千寻眸光一深,眼底藏着一丝竭力隐忍的痛苦,“你忘了云元博怎么告诉你的?你的母亲死得如何凄惨,如何没尊严,你都不记得了吗?还是你觉得,这种安逸的日子过得太舒坦,言朔要许给你一个皇后之位,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你不是不记得,而是你不想记得。”

    柳千寻的话,字字珠心,云娇容听着不停地摇头,却是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她的私心里,或许真是这样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