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675.送药
    第675章675.送药

    她不想去想这些已经故去的家族仇恨,只想好好陪在皇帝身边,她不求名分,只求能多看他一眼,可现在,柳千寻却将她的心底,用刀子一点一点从心里挖出来,根本不给她喊痛的机会。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云娇容不停地为自己解释,却对着柳千寻咄咄逼人的眼神,她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的解释,也变得苍白无力。

    “既然这不是你心里所想,你就该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

    柳千寻凌厉的眸子,继续对着云娇容彷徨的双眼,继续道:“如今朝廷对神机堂步步紧逼,一旦朝廷知道了你的身份,你就是死路一条,正是因为如此,太子殿下明明可以步步为营,却亲自去刺杀皇帝,为的就是不想让你参与其中,皇帝死了固然好,就算没死,他还能保障你的安全,可你做了什么?如今太子殿下生死未卜,你却日日守在皇帝身边,你这么做,让太子殿下情何以堪!”

    柳千寻每说一句话,目光又凌厉了几分,看得云娇容越来越慌。

    “你对得起太子殿下为你做的一切吗?你还配做墨家的女儿吗?”

    云娇容跌倒在地上,双眼掩面。

    “这么多年来,都是太子殿下为墨家付出,你做了什么?太子殿下为墨家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你却安安稳稳地作为太傅千金,皇帝的心上人,多了将近二十年。”

    “别说了!国师,我求你别说了!”

    柳千寻冷哼了一声,看云娇容的眼神,几乎没有半点感情,他的双眼里,只有狠狠埋在心里二十多年的恨意。

    “想让我闭嘴也不是不行,外面全是禁军,只要你喊一声,我就出不去了,也就彻底闭上嘴了。”

    云娇容没再说话,心里只能痛哭着不敢出声,是真的害怕把禁军引过来。

    半晌,她才缓缓回神,想起柳千寻特地冒死闯入禁宫来,肯定不只是跟她说这些话这么简单。

    “哥哥他……现在怎么样了?”

    柳千寻眉心一跳,沉默半晌,才道:“那天晚上,我们分头离开之后,我就没再见到他了,不过,现在禁军还没找到他的下落,想来应该是成功逃脱了。”

    这话,柳千寻还是在安慰自己的,如果真的成功逃脱了,他不可能会不联系自己的

    现在他生死难料,或许那晚……

    柳千寻不敢往下去想,那晚,少主被言渊伤得很重,当时,他引开禁军,让少主逃走,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逃出去。

    云娇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她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痕,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双眼冷静地看着柳千寻,问道:“国师希望我做什么?”

    柳千寻瞳孔缩了缩,盯着云娇容看了半晌,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包,递到她面前,“把这个放到皇帝吃的药里去。”

    云娇容的身子,猛然一抖,双眼惊愕地看着柳千寻,“你要让我毒死言朔?”

    柳千寻看着她愕然的面容,冷笑了一声,“当日在龙门书院,你可是亲口说,杀皇帝的事由你来的,现在,太子殿下将这件事替你揽过去了,如今他生死未卜,你却要反悔了吗?”

    他阴测测地看着云娇容,“现在可不是让你毒杀皇帝,只是让你在他药中放入这东西罢了。”

    云娇容从柳千寻的话中,听出了什么,“既然不是毒药,那这是什么?”

    “这你不需要管,总之,它不会要了言朔的命便是,如今,我们还要靠皇帝除去内忧外患,怎么可能会让他有事。”

    云娇容定定地看着柳千寻,即使柳千寻告诉它,这药不会要了言朔的命,她也清楚这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若真想为墨家做点什么,就把这药给言朔服下去,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柳千寻将药收了回来,双眼却犀利地盯着云娇容的眼睛。

    云娇容心里不断地挣扎着,一边肩负着光复墨家的责任,一边是无条件为她付出的皇帝,不管选择哪一方,对她来说,都是痛苦不堪的。

    她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带着这样一个矛盾的身份,一个让她痛苦不堪无力抉择的身份。

    “言朔身边有专人试药,这药根本送不到他嘴里。”

    她沉着脸,给自己找了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

    “你放心,这药是我亲手配置,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试出这药来。”

    柳千寻忽地想到了什么,阴阴一笑,“况且,是你送去的药,言朔又怎么会让人去试。”

    云娇容被柳千寻的话堵得再也无力反驳,可言朔越是相信她,她心里就越是痛苦和自责。

    半晌,她才深吸了一口气,对柳千寻道:“把药给我。”

    柳千寻满意地勾起了唇,将药递到云娇容手上,“我们的行动能不能顺利进行,就靠你了。”

    云娇容没有再跟柳千寻说一句话,只是怔怔地看着手心上放着的那个纸包,双眼缓缓闭上,纸包被她用力攥紧在掌心之中。

    皇上,容儿对不起你。

    言朔的伤势愈合得很慢,已经罢朝有十来天的时间了,朝中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皇上是不是遭遇了什么大事,都在私下打探。

    但是,内部捂得严实,那些不知情的官员们确实什么都打探不出来。

    这天,言朔还是往常那个点醒来,云娇容算准了下人送药过来的时间,迎了上去。

    “这是皇上的药吗?”

    见是她,下人端着药,行了个礼,“回小姐,正是。”

    “我来端进去吧。”

    “这……”

    下人有些为难地看着云娇容,这可是皇上的药,切不可转手于人的。

    云娇容看出了她眼底的顾虑,眼眸微微垂了下来,随后,道:“放心吧,我还要害皇上不成,皇上怪罪下来,我来担着便是。”

    下人都知道这位云小姐对于皇上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做下人的,哪里敢得罪云小姐,犹豫再三之后,便将药交给了云娇容,“那就有劳小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