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676.值与不值
    第676章676.值与不值

    “无妨。”

    云娇容接过托盘,双手微微握紧,可面上却又只能佯装镇定,尽管此时,她的内心,正在被千刀万剐着。

    不过,转念一想,一旦皇帝出了事,她自己也不会独活,她心里便安定了许多。

    既然这是她身为墨家儿女的责任,那她也只能接受命运这样捉弄于她。

    趁着别人没注意,她将柳千寻给她的药,悄悄放入药碗当中,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腰板,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言朔已经醒了,王德刚将他扶起,便看到云娇容端着药进来了。

    每一次看到云娇容,言朔的精神都是格外得好,双眼也不由自主地明亮了起来,“容儿。”

    “刚才在外面看到送药的下人,我就把药给端过来了,正好皇上醒来可以服下。”

    云娇容不敢看言朔带着欣喜的双眸,她也没想到自己在面对言朔的时候,还能这样的坦然和镇定。

    云娇容将药端过去的时候,负责试药的太监已经上前,却听言朔沉下声来,“做什么?”

    太监的动作顿了一顿,赶忙跪下,“奴才……奴才试药。”

    “试什么药,容儿还会害朕不成!”

    言朔的声音虽然虚弱,可生气起来的时候,威慑力不减,而他这句话,却狠狠地刺在了云娇容的心头之上。

    端着托盘的手,用力捏紧了,甚至止不住在发抖,她垂着眸子不敢看言朔,嘴上却还是强装冷静道:“皇上,小心为上,还是让下人先试试吧。”

    言朔却是什么都没说,固执地对着云娇容伸出手。

    王德见状,也不敢多劝,伸手对试药太监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太监领命,老实地退到一旁的。

    云娇容端着托盘站在原地没有动,在那一刻,她心里是有些失望的。

    她希望太监能过来试药,希望那药能试出什么来,可是,国师将药给她,自然是自信那药是验不出来的。

    她不敢将连药端到言朔跟前去,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发呆,双手紧紧攥着托盘。

    “怎么了,容儿,还不把药给朕?”

    言朔的声音,让云娇容回过神来,她敛下眸子,颤颤巍巍地端着托盘上前,一言不发地看着言朔。

    王德跟四周的宫人们都非常识相地退了下去,他们都清楚,皇上跟云小姐独处的时候,并不希望被人打扰。

    云娇容将药端到言朔面前,端着碗的手,轻微地颤抖着。

    言朔没有怀疑她,接过她手中的药,在云娇容惨白的脸色下,将药全部饮尽。

    云娇容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面去,直到掐断的指甲传来一阵痛意,她才回过神来,咬牙忍着流泪的冲动,直勾勾地盯着皇帝。

    察觉到了云娇容的目光,言朔将碗放到一旁,侧目看向她,温柔一笑,“怎么了,这样盯着朕做什么?”

    云娇容几乎要咬断舌头,她看着言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半晌,在言朔疑惑的眼神中,勉强开口道:“我……我是担心皇上您的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痊愈。”

    面对云娇容的时候,言朔是非常温柔的,他褪去了作为帝王的全部威严和凌厉,变得柔软无比。

    他缓缓伸手,紧握住云娇容有些冰凉的双手,道:“如果容儿能永远这样陪在朕的身边,这伤……不好也罢。”

    “皇上不可胡说!”

    云娇容伸手,捂住了言朔的嘴巴,那柔软的掌心,带着云娇特有的味道,让言朔顿觉心旷神怡,似乎那伤瞬间就好了一大半似的。

    他的眉眼间全是笑意,笑盈盈地看着云娇容紧张的面容,道:“容儿就是朕最好的良药,只要容儿在,朕觉得……就算不吃药,也能痊愈了。”

    说完,却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因为咳得着急,他满脸通红。

    “皇上!”

    云娇容上前,轻轻地拍着言朔的背,双眼红了一圈,言朔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转头看她,她眼中紧张的色彩让言朔心情大好。

    “容儿,我没想到……你会这样紧张朕。”

    他勾着苍白的笑容,双眼诚挚又认真,“容儿,我以为……你会离开我,跟墨榕天在一起。”

    提到墨榕天,云娇容的心,猛然收紧了,搭在言朔背上的手掌,猛然一颤,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容儿,我不强求你能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可是,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言朔对云娇容的感情,从来都是这样得直白和灼烈,可越是这样,云娇容就越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更加无言面对他。

    “皇上,容儿不值得你这样。”

    言朔也没逼迫她直面自己的感情,只是苦涩地看着窗外,轻声一笑,“值与不值,我自己心里最清楚。”

    云娇容的眼泪,在眼眶中轻轻打转着,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强迫着自己忍了下来。

    就这样又过了五六天,言朔的伤势才逐渐好转,再服了几天的药,已经可以开始下床走动了。

    按照太医的说法,皇上的伤能迅速转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云娇容陪在他身边,皇帝心情好了,伤情自然也就好得快一些。

    正是因为这样,原本对云娇容已经十分不满的太后,态度也渐渐软化了下来。

    虽然没有对她过多亲近,但她住在承德宫,太后也默许了,尽管这并不合规矩和祖宗法制。

    可这样的消息,传到柳若晴耳中,却很不是滋味。

    太后私下跟她聊过,皇上既然这么既然云娇容,就算他要立她为后,就算他这一辈子只要云娇容一个,不纳妃,不立嫔,她都认了。

    可越是这样,柳若晴就越觉得云娇容根本就不配。

    她心里清楚云娇容是什么心思,她如果只是因为前朝公主这个身份也就罢了,柳若晴她来自现代,对这种家族仇恨的观念并不深,只要她跟皇帝真心相爱,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可很显然,那天行宫里的事已经说明了一切,在云娇容的心里,跟她青梅竹马,为了她不娶妻不纳妾,处处维护她的皇帝,根本比不上一个刚刚相认没多久的亲哥哥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