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678.靖王发怒
    第678章678.靖王发怒

    墨榕天在孟茴的帮助下,成功离开了围场,暗中回到了西北主持大局,而柳千寻在那晚悄悄见了云娇容之后也离开了京城,去西北跟墨榕天会合。

    “什么?你让容儿给言朔下药?”

    墨榕天从柳千寻口中得知此事的时候,震怒不已,“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人发现了,会害死容儿的!”

    盛怒之下,墨榕天长袖一拂,将面前的茶杯全部摔在地上。

    他一直将柳千寻当做师父一样敬重,也感念他对墨家这十几年来的不离不弃,所以,这么些年,即使很多事他很愿意去做,做得也很累,可他还是遵从他的决定,听从他的安排。

    可他唯独不能容忍他让容儿去冒这么大的险帮他对付言家,对付言朔。

    为了阻止容儿犯傻,他甚至不惜自己冒险去行宫刺杀皇帝,目的就是为了抢在容儿之前杀了言朔,这样,容儿就不用再去为他冒险了。

    可他没有成功,容儿还是卷入了这个他本不想让她卷入的漩涡之中。

    柳千寻面对墨榕天的震怒,什么反应都没有,也没有说一个字为自己辩解,只是微阖着双眼,双手交叠着放着,静静地听着墨榕天震怒的声音。

    半晌,才听他缓缓开口道:“殿下,她身为您的妹妹,身为皇后娘娘的女儿,这就是她的责任,就算您将她的责任揽过去,也没办法让她摆脱这个责任!”

    这是柳千寻一直坚持着的执念,任何人都没办法改变。

    只要光复大墨江山,只要为受尽凌辱的皇上皇后报仇,他不在乎使用任何手段。

    哪怕这个报仇的手段有多么肮脏,多么不堪都好。

    墨榕天的脸色越来越烟,一阵青一阵白,双眸阴鸷地盯着柳千寻,半晌,怒吼道:“这个仇我不要报了,行不行!这是我墨家的江山,我不要了行不行!”

    “殿下这说的是什么话!说出这样的话,你还配姓墨,还配是墨家的子孙吗?”

    柳千寻原本淡定的脸色,因为墨榕天这话而彻底变了。

    随后,他又担心墨榕天真的撂担子不干了,便软下语气,道:“殿下,老臣知道你担心公主,老臣不会让公主去冒险的,让公主给言朔服下的药,不会让言朔有生命危险,整个太医院也不会有人检查出什么来?”

    “当真?”

    墨榕天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可眼中的怀疑,并没有因此而缓解,“既然对言朔没有影响,你让容儿下药的目的又是什么?”

    闻言,柳千寻若有所思地眯起了双眼,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才道:“自然是让我们更加名正言顺地夺回江山。”

    现如今,天下大定,尽管他并不想承认,可事实却是,如今的东楚比起当年的大墨王朝繁荣安定,老百姓安居乐业。

    对百姓们来说,谁是皇帝不重要,谁掌握这个天下不重要,重要的是执掌江山的人,能不能让他们吃饱穿暖,能不能让他们生活安定,不用颠沛流离。

    很显然,言家做到了,言朔做到了。

    一旦他们起事,就是使东楚大乱,就算他们夺回江山,也未必能服众,所以,他要的,自然是一个名正言顺夺回江山的理由。

    “什么意思?”

    墨榕天不明白,英挺的浓眉,微微蹙起。

    却见柳千寻并没有回答,而是高深莫测地一笑,“等过段日子,殿下就知道了。”

    言朔的伤,终于在一个月后痊愈了,几位知情的大臣们都松了口气。

    而太后因为松口让云娇容陪在皇帝身边,加上云娇容自己也没再拒绝,皇帝更是心情愉悦得不行,几乎是每天都跟云娇容腻歪在一起。

    太后心里虽然看不过眼,可自从皇帝挺过了鬼门关,对她来说,其他事都算不得什么了。

    朝中大臣们虽然有些微词,可等到云娇容为皇帝生下嫡长子之后,朝中一些微词自然也会少一些。

    可渐渐的,太后察觉出了不对劲,确切地说,不仅仅太后察觉了,连朝中大臣都察觉了。

    言朔伤愈之后,继续罢朝,连朝臣们送上去的奏折也没有及时批阅,耽搁了很多朝政,成天只知道跟云娇容腻在一起。

    朝臣们没办法,去求了几位亲王,言朔他们才知道皇帝罢朝就算了,竟然连奏折都不批,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这天,言霄,言绝,言渊兄弟三人一并进宫准备去见皇帝,到了御书房的时候,被告知皇帝正陪着云娇容在御花园赏花。

    “几位王爷稍候,老奴这就去请皇上回来。”

    王德身为皇帝的近侍,皇帝最近反常他自然也很清楚。

    一开始他以为皇上只是因为云小姐终于回应了皇上的爱意,皇上高兴之余,加上重伤刚愈,难得偷懒几天跟云小姐腻歪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现在,距离皇上重伤到痊愈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皇上又跟云小姐腻歪了十来天了也没有要上朝的打算,御书房的奏折叠得高高的,王德虽然身为太监不得干预朝政,这会儿也开始着急了。

    言渊的目光,投向桌案上那叠得高高的奏折,眉头一蹙,“皇上还是什么都不做,就陪着云娇容?”

    当日,他就已经开始怀疑云娇容的身份,还有刺客去行宫行刺的原因,现在,皇帝又因为云娇容变得反常,让他不得不将原因归到云娇容身上来。

    皇帝养伤的日子,都是云娇容陪在身边,云娇容不会在中间动了什么手脚吧?

    王德见言渊问起奏折的事,还有他那张脸上带着的隐隐的不满,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这……皇上他……”

    “行了,不用为皇上解释。”

    言朔冷着脸,打断了王德的话,“叫皇上回来,我们有事找他。”

    “是。”

    王德赶忙退下,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

    皇上少年登基,身边有八王爷和九王爷两位亲王辅佐,一向兢兢业业,也从未见两位王爷对皇上有半点不满的地方,可就在刚才,他分明察觉到靖王爷口气中带着的那股隐而不发的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