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679.言朔的古怪
    第679章679.言朔的古怪

    王德离开之后,言朔严肃的面容并没有改变,见他敛下眸子,微微动了一下唇,“天枢。”

    紧跟着,一名暗卫从暗处走出,身为亲王,他们是被特许可以带暗卫进宫的。

    “王爷。”

    “回王府把陆先生叫过来。”

    “是。”

    暗卫离开之后,言绝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言渊,道:“太医院这么多太医,大老远把陆先生叫进宫做什么?”

    言渊凛着眸子,表情有些凝重,沉默几秒钟后,道:“有些问题,太医院的人未必查得出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言渊这话一出,言绝跟言霄二人都立即明白了过来,表情跟着严肃了起来,“你怀疑有人暗中给皇上下药了?”

    “嗯。”

    言渊点了点头,眸光中透着一丝杀意腾腾的冷光。

    “皇上的饮食和用药都是有专人试过的,怎么会……”

    “有些东西,是试不出来的。”

    言渊的话,让言霄跟言绝兄弟二人骤然一惊,“真有人给皇上动了手脚?”

    面对两位兄长惊讶的目光,言渊蹙着眉头,问道:“你们难道没觉得阿朔最近的言行很奇怪吗?就算他再怎么喜欢云娇容都好,也不该这样荒废朝政,这跟一个误国的昏君有什么区别?”

    两人瞬间明白了言渊话中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怀疑有人在阿朔身上动了手脚?”

    言渊点点头,道:“现在还不能确定,等陆先生来了再说。”

    在天枢去靖王府请陆元和进宫的同时,皇帝也被王德从御花园叫了回来,跟随在他身边的,还有这段日子一直跟皇帝腻在一起的云娇容。

    “几位皇叔怎么一起来找朕了?”

    言朔的心情看上去很好,可那眼神却莫名得少了从前的清明柔和,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戾气。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言朔,沉默几秒后,道:“朝中几个大臣来找我,说上奏的一些重要事情,皇上都不曾批示,我就找两位皇兄一起过来看看皇上,是不是伤情还没有稳定下来,没有精力批奏折?”

    言渊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十分生硬,森冷的目光,缓缓扫过云娇容,对上言渊那双凌厉逼人的眸子,云娇容的身子禁不住抖了一下。

    言朔听言渊这么说,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面上却嘻嘻哈哈道:“皇叔多虑了,朕只是大病初愈,想要偷懒几天罢了,没想到手下那些不中用的官员,竟然去打扰几位皇叔,朕会好好罚他们。”

    除了言渊之外,此时,言霄跟言绝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这可一点不像皇帝该说的话。

    这般不负责任,哪里是他们从前一直看重且十分满意的皇帝侄子该有的表现。

    “皇上。”

    开口说话的人是言霄,比起言渊冷然的面容,言霄的模样却相对来说比较淡然一些。

    见他指了指桌案上叠得老高的奏章,道:“大臣们既然来找我们,想必所奏之事十分重要。”

    言霄的话,已经足够明白了,就是让言朔赶紧把奏章给处理了,可言朔像是没听进去一般,完全没把言霄的话当回事。

    “批奏折之事,朕会尽快处理,几位皇叔无需担心。”

    言朔虽然说话还算客气,可言语之中,却隐隐地透着几分焦躁和不耐,甚至看到自己这几位居功自傲的皇叔十分不顺眼。

    他甚至在想,自己以前怎么能容许这几位皇叔在自己面前那样放肆!

    言渊听出了言朔口气中的不耐,眸光微眯,看着言朔的目光,像是凝聚着一团化不开的浓墨,让人莫名觉得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内侍带着陆元和从外面进来。

    “草民参见皇上。”

    “原来是陆先生来了,免礼。”

    言朔知道自己这条命是陆元和救回来的,所以看到他的时候,还算客气,可却总是给人一种莫名阴森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言渊兄弟三人都觉得很不舒服。

    “谢皇上。”

    陆元和起身,跟着又向言渊三人行了个礼,便听言渊道:“皇上,臣派人叫陆先生进宫,是想再给你检查一下伤情,也好让臣等安心。”

    言朔点点头,这一次倒是十分配合。

    而随皇帝一同来御书房的云娇容,在听到言渊让陆元和过来给言朔检查伤势的时候,心里却开始心慌和忐忑起来。

    皇帝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根本不需要再检查什么伤势,就算言渊不放心,直接叫太医院院正过来就行了,何必舍近求远,特地让人去靖王府把陆先生叫过来?

    云娇容心里有些发虚,总觉得是不是言渊发现了什么,所以特地让陆元和给皇帝检查。

    这样想着,云娇容捏着帕子的手,攥紧了。

    这个时候,她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她希望陆元和能检查出什么来,另一方面,却又害怕他检查出身来。

    她不知道那天国师给她的那包药到底是什么,又起什么作用,可她也察觉到皇帝的性情有些不一样了。

    他对自己虽然还是一贯的喜爱和宠溺,却让她觉得有时候,言朔对她的感觉,近乎沉迷。

    就像是戏文里写的那种昏君对后妃的沉迷,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就成了祸国的妖姬,而皇帝则成了沉迷于女色的昏君了。

    难道……这就是国师的目的?

    云娇容心里清楚,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可现在,她没的后悔,既然做了那样的选择,她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之所以她答应皇帝留在他身边,一方面,她觉得自己这一生辜负了皇帝对她的信任和爱,她要满足皇帝的心愿,陪伴在他左右,另一方面,她也想纵容一下自己。

    既然这一辈子跟言渊已经走到了尽头,何不在剩下的日子里,好好陪着他,好好跟他相爱一场。

    她这一生,为了守住那个毒誓,不断地克制自己对言朔的感情,她努力过,挣扎过,可是,她真的不想让自己这一辈子就那样遗憾地离开。

    既然没有结果,何不好好好好享受爱他的过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