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680.流言
    第680章680.流言

    陆元和在个天枢进宫的路上,已经听天枢交代过了,所以,给皇帝把脉的时候,他把得非常仔细,稍微有半点不妥的地方,他都要反反复复把好几次。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陆元和终于将手指从言朔的腕上收了回来。

    “陆先生,皇上情况如何?”

    “回王爷,皇上脉象平和,一切正常,不过,皇上伤势刚愈不久,还是要多加休息才是。”

    陆元和的话,正好说中了言朔的心坎上,他笑嘻嘻地看着言渊,道:“皇叔,你听,陆先生也让朕好多家休息,所以这些奏折,等朕休息够了再批也不迟,若是大臣们实在等不了,就让他们去找几位叔叔,让你们帮朕处理也一样。”

    言朔的话,让兄弟三人的脸色,顿时都阴沉了下来,可言朔似乎急于离开,把完脉之后,便起身走到云娇容面前,牵起她的手,道:“容儿等急了吧,走,朕陪你继续赏花去。”

    说完,在云娇容踌躇的眼神中,拉着她走了。

    “阿朔他疯了不成,朝中大事,他打算都不管了?”

    言绝指着言朔的背影,气得瞪大了双眼。

    言渊跟言霄则是沉着脸,敛着眸子一言不发。

    “王爷。”

    陆元和的声音,让言渊回过神,他蹙了一下眉,问道:“皇上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陆元和点点头,如实答道:“从脉象上看,皇上的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不过……”

    “不过什么?”

    “皇上的肝火异常旺盛,比正常人都要旺盛一些,但皇上年轻气盛,肝火旺也不是什么怪事,只是,这会是皇上脾气容易暴躁易怒,时间久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肝火旺?”

    言渊眸光一闪,瞬间捕捉到了这个词。

    “是,非常旺,有些不同寻常的旺,可除此之外,确实没什么刻意的地方。”

    言渊点点头,沉默良久之后,挥了挥手,示意陆元和退下。

    兄弟三人从御书房离开的时候,言绝终于忍不住了,道:“阿朔既然没什么问题,可怎么就给我一种性情大变的感觉?”

    一旁的言霄摇了摇头,道:“你忘了陆先生的话了吗?阿朔的肝火不同寻常的旺盛。”

    言绝对这个有些不以为然,“年轻人肝火旺不是很正常吗?况且,云娇容每天陪在他身边,难免……”

    言绝的话没有说得太明白,可三人身为男子,自然也懂言绝这话的意思。

    “既然陆先生说不同寻常的旺盛,就说明肝火旺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了。”

    言霄继续说道:“阿朔再喜欢云娇容都好,正常情况下,又怎么会这样耽误朝政,这本就不寻常。”

    “你们刚才见阿朔的时候,难道没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怪吗?虽然不是太明显,可他身上那种戾气却让我感觉到了。”

    出了御书房一直没有说话的言渊,这会儿也开口了。

    听他这么一提醒,言霄跟言绝都想起来了,刚才见言朔的时候,言朔跟他们说话虽然客气,却少了之前那种亲近,更多的是烦躁和排斥。

    “看来,阿朔真的不对劲,可是,连陆先生都检查不出什么来,那我们又有什么证据证明阿朔确实有问题?”

    言绝将视线投向面前的一兄一弟,见面前的两人眉头深锁,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再说,现在确实还什么都看不出来。”

    就这样,又是过去了一个月,皇帝已经痊愈,却始终没有要上朝的意思。

    太后终于坐不住了,命人传了云娇容去长寿宫问话。

    “别怕,朕陪你一起去。”

    言朔知道太后一直不喜云娇容,之所以能容云娇容住在宫里,也是因为他。

    太后现在突然传云娇容去长寿宫问话,言朔第一个反应便是太后要为难云娇容。

    其实,云娇容心里清楚太后找她为的是什么,听言朔这么说,便摇头拒绝了,“太后只是传我一个人,皇上特地陪我过去,反而会让太后不高兴,太后既然能容许容儿陪在皇上身边,她老人家自然不会为难容儿的。”

    云娇容越发确信,柳千寻给她的那些药,就是为了改变皇帝的性情用的。

    皇帝伤愈之后已经罢朝两个月了,这是言家三代以来都未曾有过的,再加上一些朝臣并不知道皇帝遇刺,只是以为他得了风寒,加上去已经罢朝足有三个月的时间。

    因为风寒而罢朝三个月,这不得不引人遐想,朝中已经传出各种流言蜚语。

    有些人开始怀疑皇上那日在行宫是否是遇刺,如今重伤未愈,也有人在传皇上沉迷女色,不务正业等等。

    尽管心中猜测不少,可谁都不敢在明面上将这样的疑问提出来。

    太后一开始还淡定,念在自己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偶尔懒怠一下还能理解,加上朝中有言渊跟言绝两兄弟在,言霄也回京了,一两个月朝廷还不至于乱套。

    可如今又是过去一个月,太后就算心疼儿子也坐不住了,尤其是还有流言说皇帝沉迷女色,被云娇容迷得晕头转向,连朝政都耽误了。

    女色误国,历朝历代皇帝传出这样的名声总是不好听的,就是因为这样,太后这才命人将云娇容传过去问话。

    尽管如此,言朔还是不放心,心里总是觉得自己的母后会为难云娇容,便道:“太后是朕的母后,朕去看看她有什么问题,朕陪你一起去。”

    说罢,也不管云娇容拒绝与否,便拉着她的手,往长寿宫走去。

    长寿宫——

    “太后,您别担心,奴婢觉得,皇上定然不是那种沉迷女色,耽误国事之人,等会儿云小姐来了,您且沉住气,好好问一问。”

    冬雪见太后面色不善,便小心地安抚道。

    太后重重地放下茶杯,沉着声音,道:“哀家早就知道那云娇容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不是皇儿非要她,哀家早就处置她了,现在外面因为她传出皇上沉迷女色的流言,你让哀家怎么放心,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