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681.母子争执
    第681章681.母子争执

    “皇上驾到~~”

    太后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这尖锐的声音给打断了。

    太后的脸色,沉得更加厉害了,看向冬雪尴尬的面容,冷笑了一声,道:“看到没有,哀家那个儿子还担心哀家会为难那个妖女,平时没见他跑哀家这里跑这么勤,一听到哀家要传她,就亲自护送过来了。”

    冬雪知道太后是在说气话,这会儿皇上又亲自过来了,生怕母子俩会出嫌隙,便赶忙安慰道:“太后您千万不要这样想,皇上是您的儿子,来看看您不是应该的吗?”

    太后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你少替他说话,哀家的儿子哀家还不清楚?”

    就在这时,皇帝已经陪着云娇容进来了,手紧紧地牵着云娇容的手不放,进来的时候,太后的目光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云娇容注意到了太后的目光,当下立即甩开了皇帝的手,跪下行礼,“臣女云娇容参见太后。”

    “儿臣见过母后。”

    太后心里尽管气恼,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面色却并不好看,“免礼,起来吧。”

    “谢太后。”

    云娇容颤颤巍巍地站起,眼鼻观心地站到一旁,等着太后发话。

    太后看了她一眼,随后将目光投向皇帝,笑道:“皇儿今天怎么想到来看哀家了?”

    言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似看谁都不顺眼,太后明明一句很简单的问话,他都能读出一种带刺的味道,心中有些烦躁。

    “儿臣想母后了,正好听母后要传容儿来问话,就同她一起来了,母后不会怪儿臣吧?”

    太后嘴角的笑容一僵,诧异地看了言朔一眼。

    太后知道儿子一直不满自己看不上云娇容,但是也从来没有这样直白地问自己,这会儿这话问出来,着实让太后听着有些不舒服。

    冬雪在一旁也有些吃惊,皇上可从来不会这样跟太后说话呀。

    她担心太后生气,赶忙出声道:“太后怎么会怪皇上您呢,您来看太后,太后高兴还来不及呢。”

    言朔的目光,突然凌厉地扫向冬雪,沉下脸来,道:“朕跟太后说话,什么时候有你这个贱婢插嘴的份?”

    冬雪脸色一白,赶忙跪下,太后的脸色也跟着变了,目光惊诧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冬雪可是她身边的老人了,身为太后的贴身婢女,皇帝从小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因为这样一层关系,皇帝对她一向客气,何曾用“贱婢”称呼于她,尤其还是当着太后的面。

    再者,冬雪刚刚这话也没什么冒犯的地方,皇帝怎么能……

    太后的脸色越发变得难看了起来,她这样骂冬雪,不是直接打她这个母后的脸吗?

    “来人,把这个贱婢拉出去杖毙!”

    此令一下,长寿宫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太后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皇帝这是做什么?打哀家的人,你还有没有把哀家这个母后放在眼里!”

    太后直接跟言朔杠上了,“冬雪,起来!”

    言朔眸光一深,凌厉地扫向太后,声音里仿佛涂上了一层寒冰,“母后这是为了一个贱婢,跟儿臣过不去吗?”

    太后紧咬着牙关,气得浑身发抖,“皇上这特地跑来哀家这里杖杀哀家的人,是对哀家有什么不满吗?”

    “母后……”

    言朔的眸光,一点一点加深,眼中的凌厉也越发明显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若晴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打破了这对母子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柳若晴跨进门来,看到冬雪跪在地上脸色煞白,太后跟皇帝母子二人又是剑拔弩张的模样,很显然,气氛很不对劲。

    看来言渊说的不错,皇帝的确有什么问题!

    她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皇帝脸上掠过,随后来到太后身边,悄悄扯了一下太后的衣袖,太后看向她,见她用眼神示意了她一下,太后心里明白了过来,转身让冬雪站起。

    柳若晴走到皇上面前,笑道:“皇上几日不见,越发英气逼人了呢。”

    她跟皇帝说话的同时,目光不动声色地继续打量着皇帝,下一秒,像是发现了什么,眸光闪了一下。

    柳若晴夸皇帝,皇帝自然不会生气,似乎也忘了刚才跟太后的不愉快,笑道:“九婶怎么进宫来了,朕许久没见珩弟了,什么时候把他带进宫来让朕瞧瞧。”

    柳若晴敛下心中的惊诧,笑道:“珩儿知道皇帝哥哥这么喜欢他,肯定哭着闹着要进宫来了,不过……”

    她捂着嘴,暧昧地笑了一笑,“皇上这么喜欢孩子,不如跟娇容生一个。”

    这种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题,显然很不合适,可皇帝听着很开心,只要是跟云娇容有关的,皇帝听着心里都舒服,尤其是这样一个话题。

    柳若晴是现代人,这样的话题说出来自然没什么,云娇容却听着羞红了脸。

    皇帝听着开心,刚才那凌厉的气氛也因为柳若晴这话而变得缓和了起来,皇帝也忘了处置冬雪这事儿,朗声笑了起来,“九婶还是别说了,容儿会害羞的,你看她脸都红了。”

    柳若晴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果然好听的话说到皇帝心口上去,皇帝高兴了。

    刚才她在外面,听到皇帝要杖毙冬雪,还有对太后那不敬的言辞,心里就觉得古怪了,果真皇帝确实出了什么问题。

    听言朔说云娇容脸红了,她非常配合地朝云娇容看过去,云娇容接触到她的目光,心里骤然心虚,赶忙收回了视线。

    即使柳若晴这会儿带着微笑,即使她目光温和,可却让云娇容觉得过于咄咄逼人,好似她早已经看穿了一切一般。

    柳若晴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脸上笑容依旧,“是呢,娇容向来害羞,我就不打趣你们了。”

    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这么复杂矛盾的心情看云娇容,她曾经把云娇容当成在这个年代最知心的朋友,她们一起患过难,一起互相帮助过,她甚至几次在心里期望着她能跟皇帝修成正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