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684.还不是你惯的
    第684章684.还不是你惯的

    柳若晴咬着下唇,用力点了点头,“我从小就跟在师父身边,他的身形,身手,动作习惯我都非常熟悉,不会认错的。”

    柳若晴如此肯定的回答,让言渊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当中,几秒钟后,又道:“可你不是说,你们是来自一千年后的人吗?柳先生怎么会跟神机堂的人扯上关系?”

    这也是柳若晴一直没想通的地方,她怎么都解释不通为什么一个来自一千年以后的老人,会跟一千年前的朝廷逆党扯上关系。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段日子我一直想要找到他问清楚,可是,派了一批人出去,都找不到。”

    柳若晴如实回答道。

    “以柳先生的本事和能耐,他怎么能轻易让你派出去的人找到,怕是连一丁点儿的线索都没办法找到。”

    这一点,柳若晴是非常清楚的。

    老头身上的本领,很多连她都不清楚,就好比他会利用天干地支五行八卦布出这种难以破解的阵法,就是这样一个本领,能比得上的人也不多。

    他如果有心要躲着谁,怕是挖地三尺也很难找到他。

    柳若晴没说话,言渊也没说话,夫妻二人独处的时候,鲜少这样相互沉默过。

    等了一会儿,才听言渊开口道:“晴儿。”

    他的声音,听上去凝重又严肃,让柳若晴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嗯?”

    言渊的视线投向她,眼神严厉无比,双目紧紧地盯着柳若晴,道:“听着,这件事,除了我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

    柳若晴一愣,惊讶地看着言渊,不明白什么意思。

    手,被言渊紧紧握住,“记住了,想要让柳先生活命,你就要守住这个秘密,知道吗?”

    言渊倒不是非要保住柳千寻不可,可是,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柳若晴更重要,他真心要保住的,是柳若晴。

    可是,要保住柳若晴,就必须要保住柳千寻,如果柳千寻被朝廷生擒,晴儿就一定会受牵连。

    对言渊来说,柳若晴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即使她说自己来自千年之后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说了,他也会毫无保留地相信她。

    可是,他相信,不代表所有人听到这么异想天开的事情都会选择相信。

    她身份不明却出现在堂堂亲王身边,又有一个朝廷逆党的师父,她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没办法为自己脱罪。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他保证柳千寻不要被抓到,且得保证柳千寻的身份一辈子不要被人知道,必要时,他绝对会考虑亲手杀了他。

    只是这样的想法,他没告诉柳若晴,他只知道,只要晴儿一心想要保住柳千寻,她就一定会乖乖听话,守住这个秘密,而他,就是要在这个秘密被人知道之前,比任何人都要早一步先找到柳千寻。

    果然,柳若晴听言渊这么说,立即郑重地点了点头,只要言渊能保住师父一条命,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看着言渊,柳若晴的脸上一片动容,鼻尖一酸,低声道:“谢谢你,言渊。”

    “谢我什么?”

    他无奈地伸手,惩罚式地用力揉着她的脑袋,将她的头发揉得一脸凌乱。

    柳若晴也不计较,只是满脸动容地靠在他怀里,声音低低地道:“我以为你会生气,会骂我。”

    一声没好气的冷哼,从她头顶上方响起,“谁说我不生气,不想骂你的?”

    柳若晴错愕地抬眼看他,见他眸光清冷,眼神中还透着一丝丝淡淡的不悦,她咬着下唇,一脸认错的态度,垂下头,“那……那你骂吧?”

    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其实是挨骂,挨打的心理准备她都早早做好了。

    原本等着言渊骂她,等来的却是言渊一声又长又无奈地叹气声,他只是伸手,不满地又用力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有什么事都要跟我说,我来帮你解决吗?”

    “……”

    面对言渊的责问,柳若晴没有反驳,只是知错地垂下脑袋。

    言渊微微弯下身去看她垂着的脸蛋,声音柔了许多,“这段日子,心里很不舒服吧?”

    藏着这么大的秘密,能舒服才怪。

    一想起来柳若晴这段日子所承受的矛盾和痛苦,言渊原本还想强硬下来的心,又开始不争气地软了下来。

    他的声音一软,柳若晴的眼眶便忍不住红了一圈,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抬眼泪光盈盈地看着他,点了点头,鼻音重重地开口道:“嗯,很难受。”

    “好了,乖了,下次记住,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准一个人藏心里,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她又郑重地点头应了下来,见他无奈地看着自己,她伸手,讨好一般地扯了扯言渊的袖子,低声道:“那你还生我气吗?”

    她都这样了,他哪里还冷得下脸生气,只是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用力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将她揽进怀中,“都当娘亲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柳若晴将脸埋在言渊的胸口,低沉的声音,缓缓从他怀中传来,“那还不是被你给惯的。”

    “……”

    好吧,都是他把她惯的,可自己的媳妇儿,自己不惯着,又能让谁来惯。

    他在心里认栽般地叹了口气,想到那个大麻烦柳千寻,他又自然地想到了他的另外一个徒弟墨榕天。

    墨榕天……

    等等!

    言渊的脑子里,一个惊人的想法一闪而过。

    他姓墨,墨家,神机堂,前朝……

    跟着,言渊又联想到了云娇容,云娇容的身份,云娇容突然住进龙门书院,云娇容跟墨榕天一直以来都是兄妹相称,或许,他们本来就是兄妹。

    言渊的目光,深深地眯了起来。

    那天,他就觉得刺客急着行刺皇帝,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云娇容,现在,他确定了刺客当中有墨榕天,那就证明了自己的怀疑是对的。

    而晴儿从那天行宫发生刺客开始,就对云娇容的态度有些反常,是不是晴儿早就猜到了云娇容的身份?

    这样想着,他开口道:“云娇容是墨榕天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