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685.药材单子
    第685章685.药材单子

    柳若晴身子一僵,惊讶地抬头看向言渊,脱口道:“你也这样觉得?”

    看柳若晴的反应,言渊也知道她应该也只是猜测,他便将自己的想法分析给她听,“柳先生跟墨榕天跟神机堂扯上关系,神机堂又是前朝的逆党,前朝的国姓就是墨。”

    言渊这么一提点,柳若晴就明白言渊什么意思了。

    “所以,你怀疑墨榕天是前朝皇室之人,神机堂的幕后掌事之人?”

    言渊点点头,“**不离十。”

    跟着,言渊又将自己对云娇容的分析说给柳若晴听,这跟柳若晴从前猜测的也差不多。

    加上皇帝最近的古怪情绪……

    “对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从言渊怀中抬起看他,道:“我大概知道皇上出了什么问题?”

    “你知道?”

    言渊的眼底,骤然亮了一下,陆先生除了觉得皇帝肝火旺之外,也没诊出什么来,晴儿怎么会知道?

    “你不是跟我说,皇上的肝火不同寻常得旺盛吗?问题就出在是什么东西导致皇上肝火这么旺盛。”

    柳若晴看着言渊,停顿了片刻,继续道:“在我们那边,师父有一间专门用来制药的小房间,师父从来不让我进去,我十七岁那天,有一次好奇,就偷偷进去了,看到盒子里装了一盒的白色粉末,边上还写了一些配料和药材,我当时看过那些药材,都是一些能找到的普通药材成分,对身体没什么大的影响,我就好奇偷偷拿了一点尝了一下,之后,有将近七八天的时间,整个人脾气暴躁得不行,看谁都不顺眼,发脾气,师父觉得古怪,给我把过脉,就问我是不是去过他的那个房间,碰过那些药……”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看向言渊,没有继续说下去。

    “所以……你怀疑,皇上可能服了那种药?”

    柳若晴点点头,“皇上的症状跟我很像,我当时还只是尝了一口,如果师父真的给皇上下了药,剂量绝对不会少,银针或者专人试药是根本试不出来的,而且,我那个时候,除了觉得暴躁易怒之外,也确实没有其他不同寻常的地方。”

    说到这,柳若晴蹙了一下眉,担忧地看着言朔,道:“可是,长时间下去,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也不清楚。”

    言朔的眉头,凝重地紧锁成了一团,片刻之后,问道:“你还记得是哪些药材吗?”

    柳若晴抿着唇,闭上双眼,仔细回想起当日她看到的那张纸,因为师父一向习惯用毛笔写字,所以,纸上的字体比较大,她当时扫了几眼,加上她记性好,确实记住了。

    尽管她能想起来,可回答的时候,还是有些迟疑,“我能想起来,可就怕万一皇上服的并不是那种药,怎么办?”

    这也是言渊所担心的地方。

    “你先把那些药材写下来,我让陆先生看看的,能不能看出些什么头绪来。”

    柳若晴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跟着,她快步走到书桌前,闭上眼睛,又细细地回忆了一边,便将那药材单子写了下来。

    “就是这些。”

    她将单子递给言渊,言渊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药材确实都是普通药材。

    他早年因为紧张言裳的病,也接触过医药方面,虽然不算精通,但是,普通的药方还是看得懂的。

    这些药材虽然普通,但是,写在同一张单子上,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但是,他能确定的是,这张药材单子配在一起,绝对有问题。

    “我先拿去给陆先生看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好,我跟你一起去。”

    陆元和一生并未娶妻,一心只醉心医学,即使住在王府里,他的乐趣也就是把玩他那些药材。

    言渊跟柳若晴二人过去的时候,陆元和正在摆弄他的草药,看到言渊跟柳若晴亲自过来,惊了一下,赶忙放下药材,朝他们走过去。

    “王爷,王妃,您二位怎么来了?”

    “陆先生,你且看看这个。”

    言渊将手中的药材单子,递给陆元和,道:“如果这几味药材放到一起的话,会有什么效果?”

    陆元和将单子接过,将上面的药材名一一看了一遍,脸色一变,跟着,又怕自己看错了,擦了擦眼睛,又细细看了一遍。

    “这……”

    言渊也看出了陆元和脸色异样,心,骤然提了起来,“陆先生是不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陆元和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方子,对言渊道:“王爷,这几味药虽然只是普通药材,但是,拼在一起却是一副极为伤身的药材,尤其是伤肝,肝属火,服了这药,火上加旺,会使服用者性情大变,再温和的人也会变得性情暴躁,如若不早点治疗,会是肝脏衰竭,最后死亡。”

    言渊跟柳若晴闻言,脸色骤然大变,柳若晴更是气愤不已,云娇容到底是何等的铁石心肠,才会忍心这样对皇帝,她让皇帝变成这样,直至死亡,让他;连死了都得不到一个好名声。

    她只能能那么恶毒,那样对待一个爱她至深的男人。

    她不想去听她背后的故事,不想去听她说她有多么身不由己,她真的没办法理解云娇容到底是怎么能做到这么狠心恶毒。

    说到底,她就是自私罢了。

    仗着皇帝爱她,就有恃无恐地伤害他,甚至想让她死,不过就是想成全她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的名族大义,说穿了,就是自私自利,想要让自己安心罢了。

    柳若晴心中越想越气愤,早知道云娇容是这样一只白眼狼,她当初就应该费尽心思拆散她跟言朔了。

    言渊倒是没有柳若晴显得这么气愤,尽管他眼中的阴鸷足以杀人。

    他看向陆元和,道:“你看皇上的情况,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这药引起的?”

    陆元和脸色一变,经言渊这么一提醒,陆元和一脸恍然大悟,随后又道:“是有这种可能,但是,引起肝火过盛的原因有许多种,所以,一时间也不好判断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草民也不敢妄下判断给皇上诊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