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686.云娇容的威胁
    第686章686.云娇容的威胁

    陆元和已经被十几年前孟长雄的死给吓到了,现在自己沉冤未白,在他再去随便给上位者治病,是万万不敢的。

    言渊能了解陆元和的心里,沉默片刻之后,道:“如果按照这方子,你有办法解吗?”

    陆元和果断地点了点头,“如果皇上真是这原因引起的,按照这方子上的几味药,草民倒是能解,只不过万一不是……”

    “如如果这事儿,本王给你担着,你敢不敢相信本王,就按照这方子上的药材,给皇上解毒?”

    陆元和看着言渊,言渊眼中绽放出来的坚定和真诚的光芒,让陆元和没办法说出不相信他的话。

    最后,他咬咬牙,也罢,就当再赌一次,“好,草民相信王爷。”

    “多谢。”

    言渊微微一颔首,“不过这事儿,暂时就我们三人知晓,就是皇上和太后那边也先不要提起,给皇上的解药,我会想办法让皇上服下。”

    “是。”

    从陆元和的院子离开之后,柳若晴侧目看向身旁一言不发的言渊,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云娇容?”

    要说之前她还对云娇容抱着一点希望的话,现在她是对云娇容彻底失望了。

    可尽管如此,她毕竟是墨榕天的妹妹,墨榕天曾经两次救她性命,她一直无以为报,如果能在云娇容这件事上帮一把,还了墨榕天的恩情,那她跟墨榕天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提起云娇容,言渊的眸光,冷凝了下来,眼中的杀气十分明显,就是柳若晴,也在他身边打了个冷颤。

    “皇帝现在除了云娇容,看谁都是浑身带刺,现在不方便处理云娇容。”

    言渊停下脚步,答道,他转头看向柳若晴,道:“尽量不要见皇帝,就算遇上了,挑他喜欢的说,不要让他迁怒于你。”

    柳若晴看着言渊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她,心里暖暖的,她握住他的手,道:“可要是我们判断错误,陆先生的药给皇上吃出什么状况来可怎么办?”

    柳若晴说出了言渊心中的担忧,他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眼神中还是透着几分凝重,随后,道:“现在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了,再拖下去,时间长了,对皇帝的损害也是极大。”

    柳若晴点点头,心里也知道,现在除了这样的法子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只希望,这一次,自己能救得了言朔,能弥补一些伤害。

    就在陆元和照着言渊给他的方子准备给言朔配解药的同时,太后生病了,柳若晴进宫去看望太后,在经过承德宫的时候,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云娇容。

    云娇容看到她,眼神微微闪了一下,可也只是片刻时间,便恢复如常,她对柳若晴扯开一抹微笑,轻轻唤了一声,“若晴。”

    柳若晴跟云娇容面对面站着,她静静地看着云娇容,从未觉得她这般陌生过,如果可以,她真希望眼前的云娇容是假的,她还是从前那个温柔娴静,纯洁善良云娇容。

    云娇容不知道柳若晴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她的眼神,却让云娇容觉得格外得不自在。

    “若晴,你为什么这样盯着我?”

    柳若晴已经没办法再跟云娇容装出从前那般亲密的模样,冷着声音,问道:“你知道你给皇上下的药,会让皇上死吗?”

    闻言,云娇容脸色骤然一变,可这样的变化,很快便消失了。

    “若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么爱皇上,怎么可能会给他下药呢。”

    要是从前,柳若晴听到云娇容说这句话,肯定会为皇帝开心,可现在,她听到从云娇容的嘴巴里说出这句话,只是觉得无比得讽刺和恶心。

    “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是,你别后悔,一旦皇上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觉得太后会不会放过你?”

    柳若晴目光凌厉地看着云娇容,她却依然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她,还是她印象中那副温柔的模样,可却让柳若晴看着觉得周身发冷。

    “皇上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是我害死的,太后也不能这样滥杀无辜吧。”

    云娇容依然笑盈盈的,可眼眸中却已然没有了温度。

    柳若晴在想,是云娇容变了,还是云娇容本来就是这样一个自私恶毒的人,只不过曾经美好的生活环境没有把她这一面激发出来,可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云娇容就会变了。

    她自私自利,就算不是生不由己,她到最后,也会选择一个让自己觉得心安理得的一方。

    比如,皇帝爱她,她就可以肆意伤害他,而在她看来,她是为了她的国家,为了她的族人,把自己粉饰得过于伟大和无私。

    柳若晴心中气急,忍下心中的愤怒,咬着牙关,往前一步凑近云娇容,道:“如果我告诉太后,你是前朝皇室的公主,是神机堂少主的妹妹呢?”

    云娇容嘴角的肌肉,抽了一抽,跟着,突然阴阴地笑了起来,“若晴,你也不用拿这事儿威胁我,你别忘了,你的师父,可是神机堂的军师,太后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柳若晴脸色一沉,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你威胁我?”

    “我怎么会威胁你呢,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大家都排挤我的时候,是你一直站在我身边给我撑腰,我心里一直都记得的。”

    她动容地握住柳若晴的双手,却被柳若晴给甩开了。

    她也不在意,只是柔柔一笑,道:“若晴,我不想伤害你,可我只想跟皇帝在一起,我跟皇上之前,错过了太多,只想好好把握机会待在他身边。”

    柳若晴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心头那要将云娇容一刀杀了的怒火,道:“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若真心爱皇上,就不会这样伤害他,皇上若是知道你给他下了药,他心里会不会难过?”

    云娇容的眼神,微微暗了一暗,可也就那一息之间的事罢了。

    “我说了,我没有给皇上下药,若晴,你非要给我扣上这样的罪名,就别怪我不顾以往的情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