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687.到底怎么了
    第687章687.到底怎么了

    柳若晴终究还是被云娇容给气笑了,她看着云娇容,似乎已经没那么在意她说什么了,只是挑眉笑了一笑。

    “还说你不是在威胁我?娇容,你真的当过我是你好朋友吗?或者,你真心爱过皇上吗?”

    云娇容放在袖口下的拳头,攥得很紧,指甲深深掐入到掌心当中而不自知,面对柳若晴的问题,她想回答,可张了张嘴,还是回答不出来。

    半晌,才道:“我当然是真的当你是朋友,也是真心爱皇上,所以,若晴,请你不要再误会我给皇上下药了,好吗?这样我会很难过的。”

    她再一次抓住柳若晴的手,力量有些紧,似乎觉得自己这一次过后,就真的永远失去了柳若晴这个好朋友似的,“若晴,我真的把你当好朋友的。”

    柳若晴将她的手甩开,神色冷凝道:“你若真的把我当好朋友,真的真心爱皇上的话,就告诉我,皇上中的是什么毒?”

    虽然她猜测皇帝服下的那种药很可能就是师父从前在实验室里配出的那几味药,可这终究这只是她的猜测,如果能从云娇容口中得到准确的信息,那给皇上解毒自然会更加顺利些。

    云娇容的手,攥紧了手中的手绢,敛着眸子,沉默了片刻后,道:“我不知道。”

    她确实是不知道柳千寻给了她什么药,她是打定主意陪着皇帝一起死的,皇帝死了,她也死了,她对自己父母双亲,对自己的族人还有哥哥都有交代了。

    可她的回答,在柳若晴看来,就是不愿意告诉她,她的脸上,铺上了一层寒霜,半晌,道:“希望你别后悔。”

    落下这话,柳若晴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云娇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悲戚和落寞。

    她看着柳若晴的背影,咬着下唇,声音低哑道:“对不起,若晴。”

    她捂着胸口,伸手扶着墙,缓缓蹲了下来,渐渐的,嘴角淌出了一丝淡淡的血丝。

    “容儿!”

    身后,传来言朔的呼唤声,她心中一紧,赶忙擦去嘴角的血丝,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转身笑对着言朔,“皇上。”

    看到她,言朔的脸上,便是满脸的笑意,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言朔来到她面前,自然地拉住她的双手,问道。

    云娇容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随后,笑道:“我就出来走走,刚才在门口碰上若晴,跟她聊了几句。”

    “哦?九婶来了?怎么不让她多陪你一会儿,这满朝上下,也就是九婶对你最好了。”

    云娇容听着言朔的话,心中闷得喘不过气来,她看着言朔眼中原本清明的眸子,现在多了几分浑浊和阴戾,如果不是对着她,这双眼睛里,应该全是戾气了。

    “若晴她……她去看太后了吧,太后病了,皇上您不去看看吗?”

    “母后那边自有太医,朕去凑什么热闹?”

    言朔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他口中的母后,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外人一般。

    云娇容心中刺痛,这个曾经孝顺,仁厚,清明的东楚明君,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毁在了她的手上。

    言朔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握着她的双手,道:“朕还是陪容儿出去走走吧,成天待在承德宫里闷得慌。”

    云娇容的脚步没有动,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皇上,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上朝啊?”

    言朔眸色顿时沉了下来,想要发脾气,可是一对上云娇容那柔弱的目光,那火爆的脾气便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容儿不想朕天天陪着你吗?”

    “当然想啊,可是,您是皇上,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容儿只是一介女流,不能帮到皇上什么,可也不能老是这样拖皇上后腿。”

    云娇容心中苦涩,面上却只能装着欢快,笑道。

    言朔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似乎并没有把云娇容口中说的“江山社稷”放在心上,只是随口道:“朝中不是有三位皇叔在吗?还有满朝文武,朕的江山如果全部都要朕去亲力亲为,要那些臣子们何用?”

    云娇容张了张嘴,没有反驳,她想到了若晴从前跟她念的一首诗——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她突然觉得,这首诗就是写她跟皇帝的,皇帝现在除了陪着她之外,几乎什么都不干。

    长此以往下去,她自己成了祸国妖姬也罢,可皇帝,也会成了沉迷女色的昏君。

    她心里清楚,却没有后悔的余地,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容儿。”

    言朔又喜滋滋地抱着云娇容,低声道:“这几天,朕已经命礼部着手筹备立后大典,等你成了朕的皇后,就可以天天陪在朕身边,看谁还敢说闲话。”

    说到这,言朔突然坏坏地笑了起来,俯身凑到她耳边,“等你怀了朕的龙嗣,那些说闲话的人,都可以统统闭嘴了。”

    说起这个,云娇容的脸,倏然红了起来。

    这段日子,她几乎是跟皇帝形影不离,有些事,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都做了。

    对她来说,现在没什么比让她跟皇帝在一起更重要的事情,她努力地抓住所有的机会,甚至不惜对若晴恶语相向,出口威胁,也只是想多一些时间在皇帝身边罢了。

    “周围这么多人,皇上怎么能说这种话,丢不丢人呀?”

    看着云娇容满脸羞红的样子,言朔好心情地大笑了起来,整个承德宫内的下人,都纷纷松了口气。

    最近,皇上的脾气阴晴不定,有时候生气得莫名其妙,他们这段日子都过得战战兢兢,也之后云小姐,这位皇上亲口许下皇后之位的姑娘,还能让皇上如此好心情地放声大笑。

    另一边,柳若晴心事重重地去了长寿宫看望了太后之后,出了宫门,回想起今天见云娇容的那样子,竟然觉得她陌生得跟从前认识的云娇容一点都不像。

    到底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