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688.民怨四起
    第688章688.民怨四起

    这才多久的时间,她就能变得这样让她根本就不认识。

    这一次太后气病了,也是因为皇帝要立后这件事。

    皇帝立云娇容为后,这并没有什么,太后虽不喜云娇容,因为皇帝喜欢,也就认了。

    可就在皇帝命礼部筹备立后大典没多久,就有礼部的官员要求见太后,就连御史都找上门来了。

    原本太后是不能干涉朝政,朝中大臣来见太后并不合适,可是,他们几次求见皇帝,都被赶了出去。

    几位官员这才没办法去见了太后,请求太后劝一劝皇帝。

    原来,皇帝为了给云娇容一个盛世婚礼,着礼部筹备立后大典,规格已经是东楚历代礼后大典中最高的了,这也就算了,给皇后的凤冠是皇帝亲自设计,上面很多配饰,根本就找不到。

    皇帝不听,非说下面的官员因不喜欢云娇容,所以没有尽心操办这件事。

    大臣们实在没办法,就有人提出,皇上要的这些稀世珍宝,也许那些世家望族家里有,东楚的几大世家,都是传承百年的名门望族,要说什么稀世珍宝也只能从世家那里找。

    可是,那些百年世家,身份力量都尊贵的很,他们不愿意出的东西,朝廷能逼着他们吗?

    可皇帝一纸圣旨下去,就命令世家们打开家中库房,让皇帝派去的内侍们去挑选皇帝要的那些宝石玉饰等用来给云娇容做皇冠。

    那些高门世家,本就看不上云娇容这样寡廉鲜耻,无名无分就留在皇帝身边丝毫没有规矩的女子,如果是普通的一些珍宝,他们给也就给了,可很多皇帝看上的都是那几个世家传承了几代甚至几十代的宝物,哪能愿意献出去。

    世家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那些百年的名门望族,一些出身清流寒门的大臣们没办法,不敢得罪皇帝,又不敢得罪世家,便来找了太后说明情况。

    太后也是世家嫡女出身,而言家在掌控天下之前,也是百年世家,自然也是明白世家在历朝历代的地位和力量。

    前朝一向忌惮世家,墨家指掌天下的时候,就处处打压世家望族,加上暴政连连,这才逼得言家造了反。

    如今,皇帝如果也走前朝的老路,难保东楚几大世家会联手。

    这两年,神机堂日益壮大,藩王蠢蠢欲动,如果再加上那些个百年世家掺和进来,这言家的江山怕是……

    所以,太后在听了礼部的几个官员和御史的奏请之后,便又见了皇帝。

    可太后才说了几句,皇帝便暴怒,甚至不惜顶撞太后,直接就把太后给气晕了过去。

    这种事,传得很快,很快,民间就开始有人在传皇帝不孝不仁不义,还下作到抢臣子家里的东西,对此,皇帝毫不在意。

    更过分的是,除了凤冠上的东西之外,皇帝还命人在西山大营外一百里那百年天然湖上,建一座水上行宫特地送给云娇容,而且要以云娇容的名字命名。

    在湖上建宫殿,就得先把湖给填上,这样劳民伤财的做法,很快在民间便引起乡绅以及百姓们大怒。

    私下都在骂皇帝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这样劳民伤财,根本不配为皇帝。

    朝中有些溜须拍马的臣子觉得这是一个讨好皇帝的机会,也不管百姓们怨气冲天,谁敢违抗圣旨,全部抓进牢里去。

    这天,皇帝照样罢朝,大臣们只能摇头,有些不甘心的,还是求到了几位亲王面前去。

    照样下去,言家的天下非不可。

    “老九,陆先生那边的药什么时候能好?”

    外面百姓们敢怒不敢言,可私下也有不少愤青对这件事表达不满,就算他们说得再小心,也难保不会传到言家这几位人耳中去。

    言霄和言绝一早就来来靖王府询问此事,就连一向对什么事都是一副玩世不恭态度的言绝,这会儿也着急了。

    毕竟也是自己一路看着他从登基变成一个人人称颂的明君,到现在却被害得生命扫地,他这个当叔叔的也是很心疼的。

    言渊也同样蹙着眉,“那些药材虽然简单,但是拼在一起,不同的剂量都会有不同的影响,陆先生已经配了一个多月了,现在还未曾有半点眉目。”

    “那怎么办?再这样拖下去,我担心阿朔支撑不住。”

    兄弟三人皆眉头深锁,听言霄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现在情况确实不太乐观,如果陆先生短时间内还是没办法找到治疗的办法,我担心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没错。”

    言渊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我现在能猜到神机堂的目的了,为的就是让百姓对皇帝,对朝廷民怨四起,等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得不寻求另外一个出口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打着为解救百姓于水火的名义,打进京城,到时候,就算起战乱,他们也名正言顺,江山自然也就坐得稳了。”

    “哼!这主意打得可真好。”

    言绝气愤地一拳砸在边上的墙上,双眼中满是愤怒。

    “神机堂的人,还真是有本事,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给阿朔下药,连陆先生这样的名医都查不出来。”

    气愤过后,言绝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他没怀疑过云娇容,自然也就不会往云娇容身上去想,倒是言霄在听言绝这随口而出的话时,眸光突然亮了一下。

    “云娇容呢?查过她没有?”

    言霄这么一提醒,言渊跟言绝的脸色都变了一下。

    言绝是没想到言霄会扯到云娇容身上去,而言渊确实担心云娇容被查出来。

    毕竟,一旦云娇容被查出来,她若是供出了柳千寻,对晴儿是非常不利的。

    言绝则是因为由始至终,他就没想过云娇容可疑,毕竟,一个失去双亲,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皇上的女人又怎么会傻乎乎到去害皇帝。

    可经言霄这么一提,言绝才发现,只有云娇容才是最悄无声息能接近皇帝给皇帝下药的人。

    “我倒是没想过云娇容,六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