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690.皇帝昏迷
    第690章690.皇帝昏迷

    云娇容没有说话,柳若晴说的每一个字都扎在她的心头上,可是,她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

    “娇容,皇上待你如何,也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如果你真的能做到这般铁石心肠,那……那就当皇上活该吧,谁让他爱错人呢。”

    云娇容的眼皮,微微打颤着,半晌,才低低地出声道:“我劝过皇上了,皇上根本不听。”

    “不,皇上会听,就看你有没有用心去劝。”

    云娇容不傻,不会听不懂柳若晴话里的意思,她希望自己用尽一切手段去劝皇帝,皇帝那么在乎她,实在劝不了,她不是还能用自己的命去威胁皇上听话么?

    云娇容在心里笑了一笑,想到那个清明温润的帝王,想到他曾经温和的总是噙着笑的双眸只剩下戾气,她的心,用力被扎了好几下,最后,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回去再试试吧。我会尽量劝皇上改变主意。”

    柳若晴松了口气,尽管她并不能保证云娇容是否真的如她所说尽力劝皇上,可是,至少云娇容答应了,不是吗?

    “那就拜托你了。”

    柳若晴郑重地看着云娇容,再也没有从前的亲热,也同样没有了前几日的咄咄逼人,面对云娇容,纯粹就是在面对一个好不在意的陌生人而已。

    跟云娇容说完话之后,柳若晴就走了,她去了太后的长寿宫,又安慰了太后一会儿,才回了靖王府。

    而就在柳若晴进宫见云娇容回府之后的第三天,宫里传出皇帝突然吐血不止,而太医院那边却没有任何人能诊出皇上吐血的真正原因。

    太后一气之下,打了太医院的太医一顿,同时命人将云娇容直接给绑了。

    “王妃,云小姐被太后关在长寿宫用刑,太后要逼云小姐交代她对皇上到底下了什么药!”

    锦书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尽数说给柳若晴听。

    柳若晴惊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太后怎么知道是娇容给皇上下了药?”

    这件事,只有柳若晴言渊以及云娇容本人知道,可怎么会传到太后那边去?

    “太后从行宫行刺那边就开始怀疑云小姐了,只是碍于皇上一直护着云娇容,太后也没办法,现在皇上昏迷,生死不明,太后可能是急了,所以就……”

    这一点,柳若晴也能理解太后的心情,她自己也是当母亲的,当儿子如今生死不明,肯定也是病急乱投医的。

    太后既然怀疑云娇容,自然也想从云娇容的身上得到线索。

    可是,云娇容真的会供出来吗?

    云娇容连皇上都能下的了手,说明在她心里,墨榕天那个哥哥,墨家正统,对她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甚至超过了她自己。

    所以,太后对她用刑的结果,无非就是云娇容死,不会有其他有用的结果。

    等皇帝醒来,知道云娇容死在太后手上,皇帝跟太后之间,怕是……

    “我还是进宫一趟。”

    跟着,她便起身换了一身衣服,快步进宫去了。

    柳若晴到长寿宫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太后,只是看到太后身边的姑姑冬雪站在那里焦急地来回踱步。

    看到柳若晴,冬雪的双眼,骤然亮了起来,“王妃!”

    “太后呢?”

    “太后她在地牢那边。”

    冬雪拧了拧眉,为难又焦急地看着柳若晴,道:“王妃,您赶紧去劝劝太后,现在太后一直闭着云小姐承认是她害了皇上,这段日子,皇上跟太后关系本就不好,如若皇上醒来看到太后对云小姐用刑,肯定会怪太后的。”

    “嗯,我知道了,我先去看看。”

    “好,王妃这边请。”

    冬雪走在前头带路,长寿宫里的地牢,是前朝皇室就留着的,自从太后住进这里之后,地牢几乎就没动过,这一次,太后将云娇容带入这间地牢当中,想来肯定是气急了,也是因为担心皇帝而走投无路了。

    柳若晴进去的时候,太后正亲自拿着鞭子,往云娇容的身上抽上去,“你这个妖女,你对皇上做了什么,你还不说!”

    话音落下,又是重重的一鞭子,朝云娇容的身上甩了下来,此时的云娇容,不知道受了多久的鞭刑,浑身血淋淋的,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可她愣是紧咬着牙关,始终不肯承认。

    “太后,臣女真的没有伤害皇上,求太后明鉴。”

    “你还不承认!”

    太后举起鞭子,却被柳若晴伸手给抓住了,“皇嫂。”

    太后已经气得晕头转向,看到柳若晴来的时候,她先愣了一下,随后,缓缓转过神来,“若晴。”

    “皇嫂,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谈谈皇上的事情。”

    “皇儿?”

    太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听到柳若晴提到皇帝,才像是瞬间来了精神,她扔下鞭子,抓着柳若晴,道:“若晴,皇儿他怎么样了?老九……老九他们有没有办法救皇儿?”

    柳若晴静静地看着太后那彷徨无助的双眼,这个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这会儿只是一个担心自己孩子的母亲,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柳若晴就觉得太后一下子老了许多。

    “皇嫂,您放心吧,有陆先生在,皇上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出去,我有话跟您说。”

    太后一直将柳若晴这个弟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就算当初知道她是假冒的柳天心,她私心里也不希望柳若晴出事,所以,柳若晴说的话,太后还是听的。

    再者,她身边只有宫人,这些人是不敢轻易跟她谈论皇帝的事,所以,就算她再害怕,再彷徨,也没人跟她分担这样的害怕。

    现在柳若晴来了,她就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紧紧抓着她不放。

    听她有话要跟自己说,立即便跟着她出去了。

    出去之前,柳若晴看了一眼被太后抽打得奄奄一息的云娇容,眉头一蹙,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她觉得云娇容就是自作自受,可真让她把这种话说出来,她还是说不出来的。

    对云娇容,柳若晴的感情很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