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691.解药配出
    第691章691.解药配出

    扶着太后出去的同时,她用眼神示意了冬雪一下,冬雪明白过来,点了点头,跟着,便命人将云娇容放了下来,又给她传了太医。

    “若晴,皇儿还有救吗?哀家……哀家担心……”

    “皇嫂,您放心吧,我今日过来,就是要把真实情况告诉你。”

    这个时候,柳若晴也不想再瞒着太后关于皇帝的情况了,但是,她还是自然地将云娇容给摘了出来。

    “皇上他很可能真的被人下了药。”

    太后一听,瞬间脸色就变了,她紧紧抓着柳若晴的手臂,力量大得惊人,“是不是云娇容那个妖女!一定是她!”

    太后的情绪,又一次激动了起来,双眼里绽放出来的光芒,仿佛恨不得将云娇容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皇嫂,您先冷静点,是不是云娇容,我们暂时还不清楚,当务之急是先救皇上,其他的事,等皇上醒了再说。”

    “那……那现在有什么办法?”

    太后这样的女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可这会儿抓着柳若晴的手,想着自己很可能救不活的儿子,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若晴,你快告诉我啊。”

    柳若晴看了一眼四周,将太后拉到一边,道:“一个月前,陆先生已经着手再给皇上配解药,应该在这几日就能配出来,所以,皇嫂您一定稍安勿躁,放娇容回去,不然,皇上醒过来的话,一定会怪您的。”

    听到要将云娇容放了,太后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那个妖女把皇儿连累成这样,就算不是她给皇儿下的药,这个妖女也留不得,就算皇上怪哀家,哀家也不能留下这个妖女。”

    柳若晴是知道太后不会放过云娇容,云娇容虽然是她曾经的好朋友,但是她不得不说一句,为了云娇容而让太后皇帝母子反目的话,根本不值得。

    这样想着,她便劝太后道:“皇嫂,娇容的事,现在我们也没证据证明确实是娇容干的,为了这样的猜测而让您和皇上之间出现嫌隙,不值得。”

    她见太后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便再接再厉道:“这样好了,等陆先生治好了皇上先,其他事情等皇上好了再处理。”

    太后心里自然也觉得为了云娇容那样一个妖女跟自己儿子关系闹僵不好,可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哼!等皇儿醒了,他哪里能让哀家动云娇容。”

    柳若晴看着太后,心里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能不能动云娇容的问题,而是皇上还能不能醒来的问题。

    希望陆先生那边能有什么成果出来吧。

    “皇嫂,你且稍安勿躁,我估计这两天,陆先生那边就会有消息的。”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柳若晴能安慰太后的也只能是这样了,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皇上快点醒来。

    可就在第二天,整个靳都城都在传皇上莫名其妙吐血昏迷,连太医都找不到病因。

    跟着,就有人暗中开始煽风点火,说这是上天对今上的不满,所以给他降罪下来了,意思就是此人不配再当皇帝。

    这个年代的老百姓,对上天和神灵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在老百姓的心里,神灵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保障,因为神灵厌弃而降罪的人,在他们心里也就是罪人。

    将皇帝昏迷不醒的消息透露出去,又散播上天降罪的幕后烟手,自然是非常精准地拿捏住了这些小百姓的心态,很显然,这已经起了一定的作用。

    百姓们开始纷纷怀疑今上到底还有没有资格当皇帝,甚至有些人还在想,言家的人到底还有没有资格执掌江山。

    朝中上下,都因为这件事,急的焦头烂额,纷纷找上几位亲王的府邸上。

    靖王府——

    “陆先生那边还没有成效吗?”

    明明是那么多味随处可见的药材,怎么放在一起就这么难解。

    言绝焦急地看着言渊和言霄,这两人的性子一向比他要沉稳许多,可这会儿,也有些坐不住了。

    柳若晴在一旁,心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头花了怎么大的心思配出来的药,如果能轻易解出来,那他也不需要花这么多的时间去研究这样一种药了。

    她记得这个药,老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陆先生能在一两个月将解药配出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此时,厅内四个人都眉头紧锁,表情凝重,再这样下去,阿朔不但活不了,他一世英名也将毁于一旦。

    就在这个时候,陆元和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也顾不上跟他们行礼,直接道:“王爷,成功了。”

    “当真?”

    “当真?”

    “当真?”

    兄弟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在陆元和不住点头之后,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笑容。

    “如果皇上真是服了这单子上的药物,那草民配出来的药,绝对能治疗皇上的症状。”

    听陆元和这么说,厅内的几人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现在只希望他们判断正确,皇帝中的确实是这方单子配成的药。

    “现在就随本王进宫去。”

    言渊立即开口道,人已经起身往外走了,跟着,几人便急急地往皇宫过去。

    他们到了承德宫的时候,皇帝依然昏迷不醒,云娇容已经被太后放了回来,这会儿在承德宫的偏殿养伤。

    言渊等人到的时候,进宫探望完云娇容的孟茴,从偏殿出来,正好遇见了他们。

    言渊命陆元和直接在承德宫煎药,现在事关皇帝的生死,他是不会相信那些下人的。

    孟茴看到柳若晴,赶忙走了上去,“若晴。”

    “孟茴?”

    看到孟茴,柳若晴这才想起,自从行宫那一次回来之后,她就没怎么见过孟茴了,一眨眼,这都快三个月过去了。

    自从解决了卫韶之后,郑卿封接到边疆骚乱的消息,便赶回去了,她以为孟茴也跟着回去了。

    孟茴看了一眼在承德宫亲自陪着陆元和煎药的几位亲王,悄声走到柳若晴身边,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压低了声音,道:“我有话问你,我们出去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