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692.皇帝苏醒
    第692章692.皇帝苏醒

    “好。”

    柳若晴似乎猜到了孟茴要问什么,也不惊讶,只是点头应了下来,转身跟她一起出去了。

    “你想问太后为什么对这样对娇容吗?”

    到了院子里,柳若晴在孟茴开口询问之前,先她一步开口问道。

    孟茴讶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也听说了皇上这段日子性情古怪,也为了容儿做了不少让人无法理解的事,可这也不是容儿能左右的呀,太后这样对容儿动用死刑,我有些想不明白。”

    毕竟,她印象中的太后一直很慈祥,她虽然一直不喜欢容儿,可也从来不会这样不讲道理。

    孟茴不知道墨榕天跟云娇容的关系,只是主观地以为两人是在龙门书院日久生情的,云娇容根本不知道墨榕天的身份,所以,她就觉得太后这次的行为是迁怒。

    只是,她也觉得云娇容有些奇怪,明明跟墨榕天两情相悦,墨榕天不见了,她只字未提,怎么还跟皇上好上了?

    这根本想不通啊。

    孟茴的脑子一向是一根肠子通到底,拐不过弯儿来,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迁怒,还有就是她相信墨榕天的话,云娇容真的对他刺杀皇帝这件事不清楚。

    柳若晴听孟茴这么说,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其中的缘由,她也不能告诉孟茴,所以只能顺着她的意思,道:“皇上受了一次伤就变得性情大变,如今在民间也是声名狼藉,不管前者还是后者,说起来都跟娇容有关系,太后紧张皇上,自然反应也就大了一些。”

    孟茴想想也是,太后的身份再尊贵,也是皇帝的母亲,她也是能理解的,再说起皇帝的伤,孟茴就想到自己救了那罪魁祸首,心里不免有些虚。

    也是因为如此,她都好几个月没进宫,天天躲在家里闭门思过。

    至于小白……

    她不知道墨榕天如今去了什么地方,那天守在围场的禁军都撤了之后,她暗中回去看过,墨榕天已经不在那里了,想必是已经成功逃走了。

    对于墨榕天,孟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一时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不去想他的时候还好,想到她的时候,随之而来的,便有一个叫思念的词浮上她的心头。

    柳若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想起云娇容被太后抽得血肉模糊的样子,问道:“娇容怎么样了?”

    “倒是没什么生命危险,身上全是皮外伤,对一个女孩子起来说,也不好看,哎~~”

    两人在外面闲聊的时候,陆元和那边已经将药给煎好了,“王爷,药已经好了。”

    陆元和不敢擅自做主,双眼看着言渊等人。

    言渊沉默了数秒后,道:“给皇上服下吧。”

    言渊唤来了守在内殿伺候的宫人,示意他们服侍皇帝喝药,整个过程,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盯着皇帝。

    因为肝火太旺,皇帝即使吐血昏迷,双颊依然潮红得厉害,就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

    因为不确定是不是对症下药,在场的几人都很紧张,双眼都紧盯着皇帝的脸色。

    “王爷,您看!”

    忽地,离言朔最近的内侍王德猛地喊了一声,激动地完全没注意到礼数,直接用手指指着言朔的脸,“皇……皇上脸上的红潮退了。”

    不管皇帝脸上的红嘲褪去是不是因为这药的作用,但是,皇帝昏迷不醒,一直没什么变化,所以,这变化对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令人激动了。

    皇帝吐血,太医说皇帝肝火太旺引起,可肝火太旺也不会导致昏迷不醒,可有一点直观的地方,就是皇帝脸确实很红,这会儿红嘲褪去,便是好事的了。

    王德说话的同时,其他人也在盯着言朔看,自然也看到了言朔脸色的变化,当即,便让陆元和上前。

    陆元和赶忙上前给皇帝把了把脉,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不用问也能明白,皇帝可能有救了。

    “根据皇上的脉象,皇上体内的虚火有所控制了,这几日还需继续服药,至于其他症状,还是得等皇上苏醒过来之后再做判断。”

    陆元和口中说的“其他症状”,指的就是皇帝性情大变这事儿,在场的几人心里都清楚。

    长寿宫内,太后得知皇帝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激动地跪在佛前,跪谢佛祖菩萨保佑。

    皇帝醒来是三天后的事情了,他浑身无力地从床上坐起,整个人感觉还是在睡梦中一般,处在半睡半醒之中,想要开口说话,嗓子却像是被灼烧过似的,愣是发不出声音来。

    王德一直守在一旁伺候着,察觉到身边的动静,猛然抬起头来,朝床边看了过去,见言朔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激动地直接跪了下来,“圣……圣上,您醒了!”

    言朔没有说话,只是无力地动了动眼皮,王德激动地一边抹眼泪,一边招呼身边的宫人去偏殿叫陆元和过来。”

    自从三天前,皇帝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言渊就命陆元和留在承德宫,以备唤皇上醒来能就近照看。

    陆元和过来的时候,给言朔行了个简单的礼,便上前给皇帝把脉,皇帝的脉象平和,一切正常,之前那旺盛的肝火,这会儿也已经“熄灭”了。

    陆元和松了口气,抬眼看向王德,道:“王公公,皇上已经没事了,不过皇上几日未进食,你且命人给皇上备些易于消化的流食让皇上服下。”

    “是……是,奴……奴才这就去。”

    王德激动地往外走,很明显,他也清楚皇上是被人下药了,尽管一直没查出来,但是现在的吃食,他是半点不敢经手给他人,所以只好自己去盯着了。

    王德离开之后,陆元和又唤了言渊离开前留下来给他的暗卫,让他回府去通知言渊,皇帝已经醒来。

    长寿宫这边,太后也很快得到了消息,急匆匆地长寿宫赶过来。

    “皇儿!”

    太后虽然五十多岁,可一向保养得很好,这几日却因为言朔的事,头发都愁白了一大片,形容憔悴,双眼赤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