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693.不可思议的怀疑
    第693章693.不可思议的怀疑

    看到言朔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太后激动得眼泪直掉。

    “母后……”

    言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发出一点极低的声音,喉咙便扯痛得厉害。

    自从上次因为凤冠和湖上行宫的事,皇帝跟太后吵了一架之后,皇帝已经几个月没理太后了,这一声母后,叫得太后又哭又笑。

    “皇儿没事就好,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言朔确实累得不行,喉咙也是又干又痛,听太后这么说,点了点头,缓缓闭上眼睛。

    他其实很想问云娇容去哪里了,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喜欢云娇容,看太后脸上那憔悴的模样,他也不忍心让她再伤心生气,也就暂时忍了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记得自己昏迷前吐了一大滩的血,还有那阵子情绪暴躁易怒,因此没惹臣子失望,母后伤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可就是控制着不住自己发脾气。

    还有外面那些骂他沉迷女色,劳民伤财,昏庸无道的,这些事,臣下们都有告诉他,可当时他一点都不在乎,只是觉得这些人跟他对着干,他就越是不能让这些人如愿。

    心里就像是堵着一股气,总是想要找人发泄一般。

    言朔觉得,自己确实需要好好想一想这件事。

    王德端着皇帝的膳食进来的时候,言朔又休息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这期间,言朔兄弟三人还有柳若晴也都进宫来了。

    当着太后等人的面,确认了膳食没问题之后,王德又伺候了皇帝吃下。

    吃了一些东西,皇帝觉得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又过了一刻钟,陆元和又去给皇帝煎了药端过来,让皇帝服下。

    “陆先生,皇上现在是确定没什么问题了么?”

    太后不放心,又一次确认道。

    “太后请放心,皇上已经无碍,但是这药还需要服用一段时间,再加上多家休息,便可痊愈。”

    太后从陆元和口中得到如此肯定的回答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只是太后,其他人也在听说言朔没事了之后,提着的心也松了下来。

    此时,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就跟主殿只隔了一堵墙的偏殿,云娇容正躲在帘后站着,这会儿,她听到言朔已经没事了的时候,双眼噙满了泪光,像是一直压在她心头的大石,这会儿瞬间落了下来。

    这段日子,自己一直很矛盾,一边希望言朔快点死掉,自己也能解脱了,一边又希望言渊他们能找到办法救言朔,这样矛盾的心里,在这会儿听到言朔已经平安无事之后,依然存在。

    她悄悄往主殿那边看了一眼,随后,又重新回到了偏殿当中。

    当言朔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太后他们也已经离开了承德宫。

    王德依然尽职地守在一旁,言朔醒来的时候,身子下意识地动了一下,立即引起了王德的注意力。

    “皇上,您醒了!”

    王德一喜,在言朔的眼神示意下,将他扶起,也许是睡着之前服了陆元和的药,这会儿,言朔觉得喉咙没有一开始那般如火烧了。

    他看了一眼四周,太后已经不在承德宫了,他才动了一下薄唇,用显得格外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容儿呢?”

    王德面色一僵,想到云娇容前几日在长寿宫受了刑,现在还在偏殿养伤,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做实回答。

    言朔见他沉默不语,眸光一闪,心头骤然闪过一丝担忧,“容儿呢?”

    他的声音,往下沉了几分,原本就沙哑的嗓音,这个时候听上去更加暗哑了一些。

    王德身子一抖,赶忙跪下,战战兢兢回答道:“云小姐这几日有些劳累,现在正在偏殿休息,奴才这就去喊她。”

    “容儿在休息?”

    言朔的声音,往偏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听到她没有被母后为难,他就放心了。

    对王德摆了摆手,道:“既然容儿在休息,就别吵醒他了。”

    他起身要下床,王德赶紧上前搀扶,被言朔给阻止了,“朕还没这么弱。”

    他的视线,看向殿外,外面阳光明媚,气候正好,眼看着就是入夏时节了,言朔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视线不经意地扫向殿内外伺候的那些宫人们,发现这些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生怕做多一点事的恐惧和忐忑。

    言朔想到了自己昏迷前那段易爆易怒的性子,承德宫上下的下人也被他处死过几个,他眉头一皱,这会儿去回想,竟然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这么可怕。

    仔细想来,他也知道自己突然间性情大变,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样想着,他转头看向王德,问道:“朕的情况,陆先生怎么说?”

    陆元和跟言渊他们说言朔这情况的时候,王德也是站在旁边的,所以,当言朔问起这个的时候,便将自己听到的一一跟言朔详细说了一遍。

    听完,言朔沉默了几秒,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道:“皇叔他们觉得有人在朕身上动了手脚?”

    王德点点头,“王爷他们是这样说的,陆先生给皇上您服下的药,就是专门针对皇上您当时的症状所配制的。”

    言朔又一次沉默了半晌,也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向偏殿的门,盯了几秒钟后,又安静地收回了视线。

    见言朔往外走,王德立即跟上去搀扶,“皇上,您刚刚才苏醒,还是多躺下休息吧。”

    “不用,朕没事,随朕去御书房。”

    他还记得自己御书房里摆了好几摞奏折一直没有批奏,也记得自己罢朝几个月了。

    这些他都记得,可当时偏偏就是要跟所有人对着干,现在想来,他确实是不对劲到被人下了药了。

    可是,是谁呢?

    言朔的眉头,拧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名字,可这样的名字,只是在他脑海里停留了半秒钟,便又被他拍散了。

    他甩甩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病糊涂了,怎么会能出现那样不可思议的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