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694.卫韶见言渊
    第694章694.卫韶见言渊

    他在书桌前坐下,翻开了一种一本奏折,王德见他要办公,赶忙上前劝阻道:“皇上,陆先生叮嘱过,您要好好休息,这几日切不可劳累。”

    “朕知道。”

    言朔虽然这样回答,翻阅奏章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他一边翻,一边紧皱着眉头,一边又跟王德道:“立即召几位皇叔和几位内阁和六部尚书进宫见朕。”

    王德为难地看着皇帝,见他坚持,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点头应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很快,几位亲王和几位内阁大臣都被传进宫里来了。

    看到言朔已经苏醒,有几名大臣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段日子,为难众卿家了。”

    沉默数秒之后,言朔开口道,有几位大臣这段日子担惊受怕,日子难过得要命,尤其是负责立后大殿的礼部尚书,生怕自己完成不了皇帝派下的任务,被皇上一气之下给砍了脑袋,这段日子简直是坐立不安。

    这会儿看皇帝的模样,好似又回到了之前那位仁厚的帝王,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瞬间激动得老泪纵横。

    “皇上今日感觉如何?”

    不想听那些大臣们哭哭啼啼的言渊,在礼部尚书不停在一旁抹眼泪准备大哭表忠心的时候,抢先一步,开口问言朔。

    “还行,这事儿还得多谢几位皇叔和陆先生帮忙。”

    言渊看着言朔恢复,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皇上言重了,皇上还是再先休息几天,再一并处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言朔点点头,心里像是搁着什么东西似的,心情有些沉闷。

    “跟朕说说最近外面的那些事吧。”

    当时,他不蠢,不会不知道自己当时那些刻薄的要求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当时,他心里就像是堵着一股气,别人越是不让他干,越是劝者他,他就非要去干。

    闻言,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民间流传的那些话,谁都不敢轻易说给言朔听。

    大家纷纷将视线投向言渊兄弟三人,只有这三位能有胆子跟皇上说外面的事了。

    言绝掩着唇,轻咳了两声,道:“皇上,外面的事,我们几个已经在处理了,你再好好休息几天,等龙体痊愈之后,其他都不是事儿。”

    看着面前多人的表情,言朔也知道他们不好将外面的事情告诉他,他也就没有多问了。

    反正就算这些人不说,他也能猜到一些。

    “你们都退下吧,几位皇叔留下。”

    “是,臣等告退。”

    大臣们走了之后,书房里,只剩下皇帝和言渊兄弟三人。

    “外面的人都在骂朕吧?”

    言朔苦笑了一声,看着面前三人,问道。

    他们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听言渊率先开口道:“外面的事,我跟六哥八哥都已经在处理了,相信很快就能解决。”

    言朔沉默了半晌,忽地叹了口气,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低落,“朕也知道,朕的身上出了问题。”

    言渊的眸光,闪了一下,随后,问道:“皇上有怀疑的人吗?”

    言朔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微微一僵,随后,摇了摇头,“宫里这么多人,朕可怀疑的人多了。”

    言渊没有再问什么,从皇帝的表情来看,或许他也猜到是谁对他下了药,只是,皇帝自己不愿意承认,又或者,他不想伤害了云娇容罢了。

    之后,兄弟三人也没有在御书房停留太久,只是跟皇帝说让他好生休息,跟着,便出了宫门。

    因为先前皇帝要在湖上建行宫一事,一些下面的官员为了讨好皇帝,没少仗势欺人,这中间,还打死了几家人,所以,就算后来言霄言绝他们处置了那几个官员,依然没办法平那几家人的民愤。

    民间怒骂皇帝的人依然不少,尽管如此,皇帝还是明令禁止有人去镇压,既然他做错了,就是该骂。

    至于那几家被官员打死的人家,除了官员被处置之外,言朔还命人给予一定的补偿。

    这对于小老百姓来说,其实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言朔醒来之后,又继续修养了几天,便重新开始上朝,距离他第一次罢朝到现在,已经过去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

    言朔上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颁下了一分罪己诏,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深表自责。

    对于只是安分过日子的老百姓来说,皇帝这样做已经足够了,所以,民间的怒骂声也就越来越小,暂时算是平静下来了。

    这天,有人终于提起了已经被关在牢里已经三个月多月的卫韶。

    卫韶谋反的证据已经确凿,但是为了扯出他背后跟他一起牟利的神机堂,这段日子,他们一直在卫家查找双方的通信记录,却一直没有找到。

    加上皇帝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家的心思都放在皇帝身上,也就没有人去管卫韶了。

    “这件事就交给几位皇叔来处理,其他卿家务必要无条件配合王爷处理这件事。”

    “臣等遵旨。”

    “好了,众卿没有其他事就退朝吧。”

    “臣等恭送皇上。”

    下了朝,言渊刚准备出宫回靖王府,就见一名侍卫快步跑到了言渊面前,“卑职参见王爷。”

    “何事?”

    “禀王爷,卫王在牢里喊着要见您。”

    来人正是看守天牢的侍卫长,听卫王提出要见言渊,他虽然不想搭理那个乱臣贼子,可也不敢擅自做主,便在言渊下朝之时,赶了过来。

    “他要见本王?”

    “是,卫王还说,他手上有您想知道的秘密,您如果不去的话,会……会后悔。”

    这带着威胁性的话,侍卫长倒是不敢在言渊面前说得太顺口,只是这话依然让言渊沉了脸色,他主观地觉得,卫韶说的这让他后悔的秘密,定是跟柳若晴有关。

    “知道了,本王这就过去。”

    言渊随着那侍卫前往天牢的同时,言霄正好路过,目光下意识地朝言渊投了过去,清冷的双眼,停在言渊沉稳的步调上,眯着双眼,若有所思地抿起了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