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695.这事儿本王早就知道了
    第695章695.这事儿本王早就知道了

    “六哥,你在看什么呀?”

    比他们慢一步过来的言绝,见言霄盯着远处某个方向发呆着,便好奇地问道。

    自从皇帝好了之后,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他不像六哥,也不像九弟那样喜欢这样隐藏自己的情绪,在他看来,该哭哭,该笑笑,多好。

    言绝的声音,打断了言霄的思绪,他收回视线,摇了摇头,倒是没将自己心底的疑惑说出来,“没什么,走吧。”

    另一边,言渊跟着侍卫来到天牢之后,停下了脚步,“所有人都守在外面,不准让任何人进来。”

    “是。”

    守在天牢的侍卫都退了出去,整个天牢内,只剩下言渊和卫韶。

    卫韶看着言渊靠近的身形,忽地嗤笑出声来,对着言渊,笑道:“我都还没说是什么秘密,王爷就把人给叫出去了,王爷难不成猜得到我要说什么?”

    言渊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清冷的眸子,没有情绪地看着卫韶,道:“说吧,找本王来做什么?”

    卫韶见言渊丝毫没有半点动怒,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王爷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只不过,不知道我说的这件事跟靖王妃有关的话,王爷还会不会这样淡定?”

    果然……

    言渊的眉头,不动声色地一拧,一道冷光从他的眼底掠过,面上却并不显露分毫,甚至直接提了一把椅子,在牢房面前坐了下来。

    “说来听听。”

    他的指尖,漫不经心地敲着手边的椅子扶手,看着卫韶,那眸光里,依然让卫韶探究不出半点情绪。

    卫韶心有不甘,他不想看到自己成为阶下囚的时候,言渊却能这样高高在上地睥睨着自己。

    心中有些恼火,可一想到言渊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会出现的表情,他便洋洋得意了起来,跟着,又阴阴地笑了两声。

    “王爷可知道,安排行宫行刺的人是谁吗?”

    言渊动了一下眉,没有回答,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卫韶也不卖关子,只是一脸好笑地看着言渊,等着他在听到自己说出的名字之后,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是柳千寻。”

    他盯着言渊的脸,试图想要从言渊的脸上找到一丝一毫震惊的模样,可他依然淡定地坐在那里,就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更别指望他能震惊地站起来了。

    卫韶从最初的疑惑到看到言渊唇角隐隐流露出来的笑意时,出现的错愕,随之变成愕然。

    “你一点都不震惊吗?”

    言渊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目光阴鸷地看着卫韶,道:“震惊什么?这事儿本王早就知道了。”

    这一次,该震惊的人换做卫韶他自己了。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言渊,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知道?”

    言渊没有回答,只是眸光森冷地看着卫韶,卫韶感觉自己瞬间有一股气被抽走了一般,死死地盯着言渊,瞬间想明白了一切。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所以才要将那些侍卫遣出去?”

    言渊淡淡一笑,算是默认了。

    “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皇上吗?”

    言渊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看着卫韶的眼神,满眼都是讽刺和不屑,“一个起兵造反的乱臣贼子,去诬陷靖王妃的师父,你觉得有人相信吗?”

    闻言,卫韶挺直的腰板,瞬间弯曲了下来,他一直因为捏着那个秘密而有恃无恐,即使在牢中待了三个月,依然相信只要自己捏着靖王妃的这个把柄,自己就会留下这条命。

    可时间一久,他竟然忘了,言渊本就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更加不会受人威胁,只是自己从未栽倒在他手上,竟然忘了此人的本性。

    他竟然能这样淡定地站在他面前听他说完这事儿,就是早已经做好了后面的准备了。

    “王爷,这种事,一个人两个人不信,可总会有一个两个人信的,只要有人信了,哪怕只是流言,时间一长,也会有人当真,只要这件事存在,有人当真了,自然也就有人去查……”

    卫韶阴测测地笑了两声,目光定格在言渊不动声色的深眸上,试图在这双眼睛里,找到一丝让他满意的慌乱,可惜,还是没有。

    言渊的眼底,沉淀着一层厚厚的冰,即使这会儿卫韶从他脸上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可他自己心里还是被卫韶的话给震了一下。

    若卫韶真的是冤枉柳千寻也就罢了,再往深入去查,自然也不会查出什么来。

    而现在,情况偏偏相反。

    柳千寻不但是行宫行刺的主谋,他还是墨榕天的师父,神机堂里地位高崇的人物,只要查下去就一定会查到柳千寻的头上,到时候,晴儿肯定是要受连累的。

    卫韶见言渊沉默不语,心里也把握不准,可让他还是不死心,想了想,道:“王爷,卫某也不是非要将这件事说出去,只要王爷能让我摆脱囹圄,柳千寻这件事,卫某绝不会说出去。”

    话音落下,只听言渊忽地嗤笑出声,他森冷的眸光,此时就像是盯着猎物的野兽,看得卫韶心头骤然一紧。

    “你觉得本王会给你机会乱嚼舌根吗?”

    卫韶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嘴角的肌肉狠狠一抽,他猛然抬眼看向言渊,道:“你想杀我灭口?”

    言渊笑笑,就是不说话。

    卫韶双眼瞪大,身子猛然跃起,紧紧抓着牢门摇晃着,“言渊,你有胆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杀我灭口?”

    言渊依然斜着眼尾,冷笑着看着他,“你觉得本王没这个本事?”

    卫韶无法回答,他知道言渊有这个能耐,可他是没想到言渊竟然会为了他那个王妃徇私枉法,真是因为他认定言渊这个人就算处事心狠手辣,可也绝对不会做这些触犯国法的事。

    他这才下定决心避开任何人私下跟言渊做交易,可没想到,言渊根本不给他任何商量的机会,就一定打算杀人灭口。

    卫韶现在说不出的后悔,早知道言渊做事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打死他都不会选择见言渊来做这一场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