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696.自杀或他杀
    第696章696.自杀或他杀

    现在,他什么好处都没捞到,竟然还把自己离死亡又推了一步。

    这样想着,卫韶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原本脸上那嚣张自信的模样,这会儿也没有了。

    他双眼慌乱地抓着牢门,双目眦裂,“言渊,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这样做!”

    言渊缓缓从椅子上起身,来到卫王面前,道:“本王护短又蛮不讲理,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拿本王的王妃来威胁本王。”

    他阴鸷的烟眸里,透着摄人的寒意,“本王杀你,不叫触犯国法,而叫为民除害。”

    说完,没再看卫韶一眼,也不理会他身后疯狂的叫唤,从天牢走了出去。

    “言渊!言渊!”

    卫韶喊了好几声,言渊都没再搭理他,他一脸颓丧地跌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呢喃着:“这次死定了,完了,全完了……”

    言渊出了牢门,守在外面的侍卫立即站定,恭敬地站在一旁,“王爷。”

    “守在门口,任何人不准进去,也不准让任何人见卫韶。”

    “卑职遵命。”

    临走前,言渊的目光,再度冷冷扫过那扇牢门,眼底隐藏着浓重的杀意。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敲开了靖王府的大门。

    言渊刚出了院子,便见管家带着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来见他。

    因为言渊监管着大理寺,所以,大理寺卿同刑部尚书来见他并不奇怪。

    “下官参见王爷。”

    “免礼。”

    三人入了厅内,下人奉上茶之后,便退了出去,言渊表情坦然地看着面前二人,问道:“二位大人一早来见本王,所为何事?”

    “王爷,卫王死在牢里了。”

    大理寺卿王远看着言渊,面色焦急道。

    虽然卫韶造反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死罪本就不能免,可程序上还是得经过大理寺审判才能正式定罪判刑。

    他虽然是被关在大内天牢,可卫韶的案子是归大理寺管,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牢里,他身为大理寺卿,怕是脱不了关系。

    “死了?”

    言渊的声音,还是一贯清冷的,没人在他脸上看到任何吃惊的表情,就像是他早就料到卫韶会死一般。

    若不是这位是位高权重的亲王,也没有杀卫王的动机,他此刻的反应,还真会让人怀疑他。

    再者,这位一直都是这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别说是死一个卫王,就算是死十个,他的反应基奔上也就是这样了。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心里都这样想到。

    “怎么死的?”

    “这个……”

    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听刑部尚书徐厚道:“我们接到消息,就立即来见王爷您了,尸体现在已经移去大理寺,想请王爷您定夺。”

    “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先去找仵作验死因吗?”

    言渊的眼尾,漫不经心地挑了一下,冷眼看着面前二人。

    两人没有作声,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缓缓低下头没有作声。

    言渊放下茶杯之后,缓缓站起身来,道:“本王随你们去大理寺看看。”

    “是,王爷。”

    二人不敢耽搁,立即起身随言渊去了大理寺。

    他们到达大理寺的时候,已经有人比他们快了一步出现在那里了。

    看到他出现的时候,对方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视线又重新回到了卫韶的尸体上。

    “六哥。”

    言渊走过去,站在言霄身旁,轻轻唤了一声。

    “嗯。”

    言霄应了言渊一声,视线依然在尸体上停留摸索,手指,在卫韶的背上某一处停顿了一下,眼底迅速闪过一道光芒。

    光芒消失得很快,他将手从卫韶的背上收了回来,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停在言霄的脸上,问道:“六哥检查出什么来了?”

    “还是让仵作跟你说吧。”

    言霄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边上去洗手,言渊的目光,跟着看向候在一旁的刑部派过来的仵作。

    “回王爷,初步怀疑,死者是用腰带悬于梁上自缢而亡的。”

    言渊的目光,静静地停在卫韶的脸上,沉默片刻之后,又问仵作,“都验清楚了?”

    “根据死者的死亡特征来看,确实是自杀无疑。”

    “不能是他杀之后伪装成自杀?”

    “这个……”

    仵作小心翼翼地看了言渊一眼,继续道:“卑职已经排除掉任何他杀的特征,从自杀现场和尸体呈现的特征来看,确实是自杀无疑。”

    仵作说得这么肯定,言渊也就没有再问什么了,点了点头之后,回头对刑部和大理寺两位大人道:“既然卫韶已经畏罪自杀,你们可以开始准备结案了。”

    “是。”

    言渊没有在大理寺多待,只是再度冷然地扫了一眼卫韶的尸体之后,才往外走。

    “老九,我跟你一起回去。”

    言霄突然开口朝他走来。

    言渊的脚步,顿了一下,想起刚才言霄的手在卫韶的背上停顿了片刻之后,脸上那微不可查的异样,他的眸光,微微眯了起来。

    “一起走。”

    “好。”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言霄了的脸,兄弟二人一言不发地从大理寺离开。

    去昭明殿的路上,言霄突然开口道:“你也觉得卫韶是自杀?”

    言渊的脚步,倏然一顿,侧目看向言霄,眸光一凝,“六哥觉得不是?”

    兄弟二人相互对视了几秒钟,二人都看不出彼此眼底的心思。

    “刚才我检查过卫韶的脊骨,是断了几节之后,又被重新接回去。”

    言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呢?”

    言渊挑眉,表情还是一贯淡漠。

    “凶手将现场伪装得非常成功,几乎没人任何证据证明卫韶是他杀。”

    他看着言渊,言渊也在看着他,听他这样说的时候,忽地轻生一笑,“找不到证据证明卫韶死于他杀,那不就是自杀么?”

    言霄没有去反驳言渊的话,只是继续说出自己的怀疑,“凶手打断了卫韶的脊骨,让他在被人强行套上腰带上吊的时候,根本无力挣扎,当时他没死,所以在将他吊上去之后,凶手重新接好了他的脊骨,所以,在上吊的时候,卫韶就会出现本能地挣扎,造成了现场自杀的假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