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697.老九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697章697.老九为什么要这么做

    言渊的瞳孔,不动声色地伸缩了一下,静静地看着言霄,面上依然是一片坦然之状,“这只是六哥的猜测吧?”

    言霄摇摇头,“卫韶那样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就算是送到刑场,刽子手的刀没落下,他都抱着希望,这种人是不会自杀,况且,他若真想死,不会被关了三个月之后才想到死。”

    言渊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或许之前,他还抱着希望,皇上的药是谁下的,我们还不清楚,很有可能就是卫韶的人,卫韶就等着皇上出事,所有人都顾及不到他的时候,他就可以找机会逃脱。如今,皇上已经好了,他自然觉得自己没机会了,自杀不是很正常吗?”

    言霄默默地看着言渊,他虽然十几年没回京了,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弟弟还是有所了解的,像他刚才提出的疑点,正常情况下,他一定会赞同他的说法,可这会儿,他却一口咬定卫韶是自杀,甚至为了他自杀找了各种理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到了那天他们在靖王府的时候,他们怀疑云娇容时,老九的反应,当时他就觉得有些可疑了。

    似乎……他想急于将云娇容从下药的这件事上排除,可是,云娇容明明是这件事当中,最容易接近皇帝的人。

    老九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要保护的是云娇容,还是说,一旦扯上云娇容,就会扯上其他他想保护的人?

    “你昨天去天牢见他了?”

    他突然开口,言渊也面不改色,点了点头,“见了,他跟我谈了一个条件。”

    “说来听听。”

    “他说他知道皇上中的是什么药,只要我放了他,他就把要给我,他并不知道皇上已经好了。”

    言渊说谎的时候,也能说得坦坦荡荡,那眼神,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在撒谎。

    “所以,他在得知皇上已经好了之后,就绝望地要自杀了?”

    “或许吧。”

    言渊没有在言霄面前说太多,他这六哥不像八哥那样性子大咧咧好糊弄,这位可是天机阁的阁主,一旦被他怀疑上,他说不定就能查到柳千寻的头上来。

    言霄见言渊漫不精心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想要讨论这件事,他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但是,事情绝对不像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出了宫之后,言霄没有回睿王府,而是换了个方向,往另一处地方走去。

    言渊刚回到靖王府的时候,就被柳若晴给拉走了。

    “怎么了,这么着急?”

    言渊看着柳若晴心急如焚的样子,笑道。

    “卫韶死了?”

    她盯着言渊的脸,紧张道。

    言渊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跟着,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嗯,死了。”

    言渊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没有任何情绪,完全是在说一件跟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可柳若晴没有他想的这么淡定,双目紧张地盯着他,问道:“是你下的手?”

    言渊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给了柳若晴一个安心的眼神,抓过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柳若晴心中着急,就是因为他老是让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替她干了,她才担心啊。

    她最怕言渊为了她,做一些连累到他自己的事。

    卫韶跟神机堂暗中联手,她也想过卫韶很可能也知道师父就是神机堂的人,也担心卫韶在见皇帝的时候,会把师父的身份说出去。

    可这个顾虑,她不敢跟言渊说,就怕言渊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没想到,卫韶在牢里安然度过了三个月之后,竟然传出自杀的消息。

    她是不会相信卫韶会畏罪自杀的,神机堂看样子是打算明着跟朝廷正面冲突了,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去杀卫韶灭口。

    那么,卫韶死了,很可能就是言渊干的。

    言渊嘴上虽然没有承认,但是他的眼神和表情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跟他做了快三年的夫妻了,她对言渊还是有所了解的。

    “你这个笨蛋,卫韶可是造反的逆党,你怎么能动手杀他!”

    言渊莞尔一笑,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上心,只是笑看着柳若晴,道:“既然是乱党,他不该死吗?”

    柳若晴当然知道他该死,可他不该死在言渊的手上,他得死在朝廷的法治之下呀。

    “卫韶敢造反,他背后除了神机堂之外,或许还有别人,皇上这么久没有杀他,肯定是想借着他找出跟他密谋的那些人,现在他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万一皇上下令彻查,查到你身上来,怎么办?”

    柳若晴越往下想,心里就越是着急。

    她能想到的,言渊又怎么能想不到,可他还是这样做了。

    柳若晴有时候真的很想问一句,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让这样一个风华无双的男人这样为她。

    她除了连累他之外,从来没为她做过什么呀。

    她双眼噙着泪,动容地看着言渊,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言渊似乎看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傻丫头,别想那么多,你为我生儿育女,差点连命都没了,我为你做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身为你的丈夫,这难道不是应该做的。”

    柳若晴鼻尖一酸,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埋着脑袋,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声音哽咽道:“言渊,我觉得我会害死你的。”

    只要死的不是你就行。

    言渊在心里,暗暗回答道,嘴上却说,“对我这么没信心?”

    柳若晴没说话,只是睁着泪眼看着他,见他依然笑盈盈地看着她,安慰道:“放心吧,就算皇上下令彻查,案子也会到我手上,谁都不会查到我身上来。”

    “可要是到了六哥或八哥手上呢。”

    “到他们手上跟到我手上有什么区别?”

    言渊笑着挑眉问她,眼中自信满满。

    柳若晴还能说什么?

    在皇家这种尔虞我诈的地方,还能出现这种兄友弟恭的事情,如果不是她亲身经历了,她是不愿意相信的。

    最后,她只能叹了口气,“算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不怕我连累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