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699.只顾着害羞了
    第699章699.只顾着害羞了

    言霄这会儿确实是有正事要找沈沁,自然也没多余的心思再跟省沈崇开玩笑,只是,他惊人地发现,这位前脚还在他面前局促万分的沈员外,在听到他对她女儿图谋不轨的时候,反应竟然这么大?

    他有些不满地皱了一下眉,他言霄已经差劲到让他这么看不上了?

    沈沁也是被自己的爹爹给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位可是皇帝的亲叔叔呀,要不是她动作快,爹爹可是要背上残害皇亲的罪名了呀。

    这位还不是普通的皇亲,这位是皇帝的叔叔呀。

    见言霄掩着唇,轻轻咳了两声,道:“沈员外冷静一下,本王刚刚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本王都一把年纪了,跟沈小姐不配。”

    闻言,沈沁的目光,下意识地朝言霄看了过去,心里蓦地有些难过,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王爷是有事找我吗?”

    “嗯,有件事需要沈小姐帮忙。”

    言霄点点头,没看出沈沁脸上的异样。

    “王爷请说。”

    “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言霄看了一眼沈崇,开口道。

    沈沁明白言霄的意思,费了好大劲让沈崇放心之后,才跟言霄出了沈府。

    “阁主,您找我有何吩咐?”

    她又恢复到了从前身为言霄手下时那公事公办的样子。

    言霄没说话,只是带着她上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坐下之后,他才道:“你跟靖王妃熟么?”

    沈沁一愣,跟着,点了点头,“嗯,挺熟的,阁主想知道什么?”

    “想知道有关她的一切。”

    他检查过卫韶的脊骨,虽然被接上了,可脊骨的接口很松,很显然是这一两天断的。

    也就是说,很可能卫韶死之前,脊骨被人打断过又重新接上。

    能做到这样天衣无缝的自杀伪装,很可能就是老九派出去的人。

    而能让老九徇私枉法杀卫韶的,他要维护的一定是他非常在意的人,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靖王妃。

    他虽然回京不久,可也听说过他那个弟弟是怎么护着自己媳妇儿的,像徇私护短的事平时也没少做。

    沈沁听言霄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紧了一下,那股子难受劲更加强烈了一些。

    她垂着眸子,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还是非常尽责地将自己知道的事,都跟言霄说了一遍。

    言霄知道柳若晴是当初假冒柳天心嫁给了言渊,至于她那位师父……

    他倒是从来没有刻意调查过此人,可这会儿,让一切怀疑都有了开始的时候,那么一点一点就被他联系起来了。

    柳千寻恰巧是在春猎的时候,离开了京城杳无音信,老九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怪,很可能就是跟柳千寻有关。

    “知道柳千寻祖籍何处吗?”

    言霄问,沈沁摇了摇头,“这个倒是不清楚,从未听柳先生说过,不过我私下听若晴说过,他们是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具体是哪里,若晴也没说。”

    沈沁抬着眸子看着言霄,抿着唇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问道:“阁主,你问若晴的事,是有什么事吗?”

    言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现在还不确定,你去替我做一件事,记住,一定要悄悄进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什么事?”

    言霄俯下身,凑到沈沁耳边,说话时那温热又酥麻的感觉,让沈沁的身子微微僵硬了,耳根开始烫得通红,随后又快速蔓延到了脸颊。

    这会儿,她哪里还听得到言霄跟她说什么,只顾着害羞和紧张了。

    “听清楚了吗?”

    言霄盯着沈沁发愣的脸,低声问道。

    “嗯?啊?”

    沈沁回神,对上言霄清澈的眸光,脸上瞬间窘迫了。

    她真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呀。

    她眼神闪烁地看着言霄,道:“能……能再说一遍吗?”

    说完,她觉得自己的脸,能红到滴血了。

    言霄这会儿也注意到了沈沁的不对劲,看着她绯红的双颊和闪烁的目光,又想起自己刚才跟她说话的动作,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眼底,多了一份捉弄的心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我刚才离你这么近说话,你还听不到我在说什么?”

    就是因为离得太近了,我才什么都没听进去啊。

    沈沁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只能装无辜地摇了摇头,“我……我刚才想别的事情去了。”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在我说话的时候,你可以三心二意的?”

    “……”

    沈沁垂着头,无言以对,她现在还能说什么?

    说她靠得太近,她紧张了,害羞了?

    “对不起,阁主,下次不会了。”

    “真的?”

    言霄挑了一挑眉,看着她脸红得滴血的样子,竟然有些赏心悦目了起来。

    “嗯。”

    她抬眼,对上了言霄似笑非笑的模样,她更加囧了,不会是阁主看出什么来了吧?

    “阁主,你能把刚才的事,再跟我说一遍吗?”

    她赶忙出声岔开了话题。

    “好。”

    言霄回答得十分干脆,作势俯身要靠近她,沈沁心中一急,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撑着他的胸膛,道:“就……就这样说好了。”

    阁主他要是再离她近一些说话,她保证她还是没办法将他的话听进去。

    言霄眼中的玩味又加深了一些,似乎是玩上瘾了似的,道:“我要说的是秘密,不对着你耳朵说,会被人听到。”

    他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沈沁一点都没有怀疑,当下,便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那好吧。”

    一抹邪笑,从言霄的眼底掠过,他俯身,凑到沈沁的耳边,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沈沁逐渐变红的耳廓,加深了眼底的笑意。

    “现在听进去了吗?”

    “嗯,听……听进去了。”

    她垂着头,不敢看言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发烫的耳根,真的烫的不行呀。

    费了好大的劲,她才将脸上那一阵红晕给压了下去,“阁主,您为什么要查……”

    想到言霄刚刚说是秘密,沈沁把话给咽了回去,只是明亮的双眼,还是好奇地盯着言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