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700.阁主交代的任务
    第700章700.阁主交代的任务

    言霄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有告诉沈沁自己的想法。

    有些事,他得等求证了之后,再去做。

    “你先去下去安排,等时机到了,我再告诉你。”

    见言霄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沈沁也没有多问,毕竟,就算他现在回了京,当回了睿王爷,他还是自己的主子。

    主子的命令,她照办就行,根本没有她多问的余地。

    “是。”

    沈沁点头,看着言霄似笑非笑的脸,她又想到自己被管家叫去会客厅之时,听到言霄说的那句话,心跳又有些不争气地加速了起来。

    视线,不由自主地停在言霄的脸上,回想起刚才的那股子亲密,眼睫因为害羞而微微颤了一颤。

    言霄注意到了她偷看他的目光,唇角不动声色地扯了一下,跟着,不期然地抬眼朝她看去,沈沁心中一慌,紧张得赶忙收回视线。

    一声轻笑,从言霄的口中传出,沈沁心下一凛,赶忙收起了刚才那一阵想入非非,正对着言霄。

    “你还有什么想法?”

    言霄问,虽然他问得一本正经,可或许是因为沈沁心虚的缘故,这会儿,被言霄这么一问,她差点就以为言霄看出了她对他有什么想法似的。

    慌得她赶忙摇了摇头,连声道:“没……没有想法。”

    又怕言霄会追问似的,她又赶忙岔开了话题,“主子,您交代的事,属下这就去办,属下告退。”

    说完,还没等言霄开口,转身就走,因为没留意,膝盖直接撞上了身旁的木凳子,疼得她忍不住捧着膝盖龇牙咧嘴了起来。

    “怎么了?”

    言霄赶忙站起,快步走到她面前,自然地蹲下身欲要帮她检查,被沈沁给快一步躲开了。

    “没……没事。”

    她忍住痛,看着言霄,神色慌张,“主子,我走了。”

    说完,拔腿就跑,言霄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越跑越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王兄,你在看什么?”

    另一张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王玄翎跟一帮同僚在一起喝酒,一人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某处看,便好奇道。

    王玄翎回过神来,眼底不知道在想什么,收回视线,沉默着摇了摇头,“没什么。”

    心里却开始纳闷了起来,睿王什么时候跟沈沁这么熟了,看他们二人的样子,像是认识很久了。

    他跟睿王没什么交情,但是睿王给他的感觉,跟靖王很像,是一个不会轻易表露情绪的人,可是在面对沈沁的时候,他的喜色却轻易得表露在了脸上,这种感觉,让王玄翎心里莫名得有些异样。

    沈沁跟言霄分开之后,便一路狂奔回府,沈崇一直就等在门口,急得背着手来回走动。

    看到沈沁急匆匆地跑回来,他惊出了一声的冷汗,赶忙冲上前去,“沁儿,是不是睿王欺负你了?”

    “啊?”

    沈沁一愣,随后,又赶忙摇了摇头,“没……没有啊。”

    “那你跑怎么急做什么?”

    沈崇紧张地盯着自己的女儿,沈沁被他这么一问,心里眼底都一阵发虚,“我……我是怕爹爹你担心,所以跟睿王爷聊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当真?”

    沈崇似信非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嗯,是真的,爹爹。睿王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对女儿怎么样呢。您忘了他都说了,他比我大十岁呢,怎么会对我有想法。”

    为了让自己的爹爹相信自己主子没对自己下手,沈沁直接把睿王的年龄给搬上来了。

    年龄这种事,说到底,一点都不能当回事,一些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都想着找十几岁的小姑娘,更何况言霄才三十岁。

    又是那样英俊挺拔的相貌,别说沁儿小了他十岁,就是小了二十岁,睿王要是想娶,那也不是不可能。

    沈崇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这个如今跟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如果睿王爷年纪没这么大,他倒是也可以考虑考虑那位。

    沈沁不知道自己父亲在想什么,但是自己刚才安慰自己父亲的那句话,又让她原本活跃的心思,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差点忘了主子刚才说了,他们年纪差别大,根本不配呀。

    沈沁的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想到了从前自己见主子的时候,他是很少笑的,眼神里总是透着一丝哀伤,她想,他十几年不回京城,不见家人,或许京城有什么让他不想去面对的往事呢?

    沈沁本能地想到了言霄心里,或许还有过一个爱人,这个爱人,一直存在他的心里不曾忘却过。

    这样想着,沈沁的心里,就堵得慌,比起王玄翎心里一直念着她的继妹沈鸢又对她恶语相向的时候,更加让她难受。

    此时,沈沁也开始茫然了,自己心里到底喜欢的是阁主,还是王玄翎。

    她对感情这种事从来都是陌生的,所以,当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时,她的脑子里,剩下的全是迷茫。

    不想让自己的父亲看出自己心里的低落情绪,她找了个借口,回了房间,在房间里待了一个下午之后,想起言霄交代给她的任务,便又悄悄地离开了沈府,去了天机阁在京城的联络点。

    几天后——

    “参见堂主。”

    “怎么样?让你们调查的人有查到什么吗?”

    “回堂主,您说的那个人,身份十分神秘,我们能知道的,除了他是靖王妃的师父之外,他从哪来来,又是什么身份,我们几乎找不到半点线索。”

    从手下这里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沈沁有些吃惊。

    她是知道天机阁的人的行事能力,就算对方再神秘,也不可能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觉得柳先生可疑。

    只要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查不到半点线索。

    手下见沈沁沉默着没有说话,赶忙低头请罪,“属下无能,请堂主责罚。”

    “无事,你们先回去吧,我改天再找你们。”

    “是,属下等告退。”

    见完那群手下之后,沈沁便直接去见了言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