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 701.操心的六哥
    第701章701.操心的六哥

    睿王府——

    “什么都没查出来?”

    言霄对得到这样的消息有些意外,从他创办了天机阁以来,这十几年来,还没有遇见一件连他们天机阁都查不到的事。

    柳千寻越是这样神秘,就越是证明他有问题。

    不管此人跟神机堂有关还是跟卫王有关,又或者,跟此二人都有关系的话,老九为了保护柳若晴而杀卫王灭口,也就完全说得通了。

    不管柳若晴有没有参与这件事,只要她跟柳千寻这对师徒关系,有人就会为了针对老九而在此事上作文章。

    沈沁见言霄沉默着没有说话,也站在一旁不出声。

    半晌,见言霄想到了什么,眸光亮了一下。

    “好,那暂时先这样,你先回去吧。”

    “是,阁主。”

    沈沁抬眼朝言霄看了一眼,跟着又收回了目光,“属下告退。”

    言霄这会儿在想事情,也没有注意沈沁的脸色,在沈沁离开之后,言霄才若有所思地回过神,见厅内已经没有沈沁的影子,神色怔了一怔,不过很快,这仲怔的模样便消失了。

    他犹豫一下,从厅内走了出去,起身往外走,一路直奔聿王府而去。

    这天,言绝难得偷闲,在家陪着自己未来媳妇腻歪,还没腻歪多久,就被管家给打扰了。

    “王爷。”

    “什么事?”

    言绝觉得自己这个王爷当的是越来越没威信了,这老赵动不动就过来打扰他跟媳妇儿亲热,算个什么事儿。

    “睿王爷来了,正在厅里等您。”

    赵管家尴尬地看了一眼自家王爷,明显看到王爷眼中对自己的嫌弃。

    哎,他也不想来打扰啊,可谁让王爷您亲哥来了呀,老奴也不能将您亲哥晾在那里不放是不?

    “知道了,我等会儿就过去。”

    “……”

    等会儿……

    他家王爷果然是睿王爷的亲弟弟。

    好吧,既然王爷自己把亲哥晾在那里,也就不能怪他这个管家了吧。

    赵管家非常识相地退下,言绝果然还没打算走,而是指着面前的棋盘,对柳天心道:“来,媳妇儿,继续。”

    他刚拿起一颗棋子,就被柳天心按住了手。

    “睿王爷找你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先过去,我等你回来。”

    比起毁容之前那个开朗泼辣的柳天心,现在的柳天心,明显看上去内敛了许多。

    她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内心中潜意识里散发出来的自卑感,还是时不时地涌上心头。

    她现在还能待在言绝身边,她心中暗暗感激,却不敢任性妄为,不敢让言绝为了她耽误了正事。

    言绝是最听自己媳妇儿话的,媳妇儿这样说,他便放下棋子,立即起身,“好,我去去就来,等我啊。”

    说着,顺势在柳天心的脸上快速偷吻了一下,在柳天心佯装发怒要揍他的时候,飞快跑远了。

    柳天心看着言绝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能在他身边就好,柳天心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言绝走远一段距离之后,脸上嬉笑的表情,便沉了下来。

    上次六哥说西擎跟南陵勾结之事,这一次来找他,不会又牵扯到小天心身上来吧?

    言绝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心里还是念着人家是自己的亲哥,他暂时先把自己的不满隐藏起来。

    言绝过去的时候,言霄正坐在厅中等他。

    “六哥。”

    言霄见言绝过来,直接起身,走到他面前,“我这次来,是有件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

    言绝的眼里,瞬间生出一丝防备,还有一丝小小的不善。

    言霄忍不住抚了扶额,看样子,他这个六哥很不受欢迎啊。

    跟着,又想到了之前老九看自己的眼神,言霄又认命地叹了口气,他怎么觉得自己有些没事找事呢。

    之前老八因为他怀疑柳天心差点跟他翻脸,现在他又开始怀疑老九……

    言霄有点不敢想下去。

    他明明是操心的六哥好吗?

    “去书房再说。”

    言绝始终一脸防备又不友善地盯着自己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哥,一路盯到了书房里。

    等到言霄说明来意之后,言绝的眉心,猛地跳了一下。

    “什么?你怀疑卫韶是死在老九手上?”

    言霄点点头,“我检查过卫韶的尸体,尽管外部特征看不出卫韶死于他杀,但是,他临时前,脊骨被人打断,背部有淤血,很明显是有人将脊骨打断之后,重新接上去。”

    “这也不能代表这跟老九有关吧?”

    “我只是我觉得老九最近很奇怪,不仅仅是卫韶,还有云娇容。”

    言霄也不对言绝隐瞒自己的想法,听的言绝更加不可思议,失声道:“怎么又扯到云娇容身上去了?”

    “你先听我说。”

    言霄将自己先前对言渊在云娇容这件事情的反应上所作出的怀疑跟言绝说了一遍。

    “你想想,皇宫守卫森严,皇上的饮食更是慎之又慎,为什么皇上还会被人下药,能有这个机会的,只有云娇容,我回京不久,我都能明白这一点,老九会不明白?”

    他看着言绝微怔的脸色,继续道:“老九一口咬定云娇容没可疑,却让我觉得十分可疑。”

    言绝的世界崩塌了,他大公无私的九弟,怎么就被他一个娘胎出来的六哥给怀疑上了?

    六哥不会在外面呆久了,得被害妄想症了吧?

    怎么光怀疑自己人了?

    上次他怀疑他媳妇儿这件事,他心里还记仇着呢。

    言霄看自己亲弟的眼神,就知道这货在心里鄙视自己,他又一次忍不住想要扶额。

    他真怀疑,这货是不是他亲弟。

    “可老九护着云娇容的目的是什么呢?”

    言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他觉得自己六哥可能生病了,但是,看在他是自己亲哥的份上,他决定认真跟他交流一下。

    “他帮云娇容隐瞒的目的,可能是护着另外一个人。”

    “谁?”

    “柳千寻!”

    我曹!

    言绝这会儿差点就爆粗口了,怎么六哥又扯到若晴她师父身上去了。

    诶?等等!

    这货怀疑完他媳妇儿就开始怀疑老九的媳妇儿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