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706.不是你想的那样
    第706章706.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下意识地瞪大了双眼,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不能再想下去了。

    “好,就这个了。”

    言霄做了决定,刚准备去买单,沈沁赶忙拿下头上的玉钗,对言霄道:“主子,您还是别破费了,我爹不会被吓死的。”

    “……”

    这丫头怎么说也在她身边待了三年,他以前怎么会发现她这么单蠢,他说什么,她都信。

    这心思要是被沈沁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哭的好吗?

    自家主子的话她当然得选择无条件相信啊。

    言霄无奈地看着沈沁,伸手拿过沈沁手中的玉钗,重新往她发间一戴,“戴着,不准拿下来,这是命令。”

    沈沁对自己主子的命令,一向言听计从的,现在,这位都拿命令来压她了,她当然没办法拒绝啊。

    下了楼,当那店老板看着沈沁头上戴着的玉钗,又看了一眼沈沁身边的言霄,眼中那暧昧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沈沁的脸,再一次红得滴血。

    连店老板都误会了,她爹知道这玉钗是六王爷送的,真会吓得厥过去吧。

    沈沁愁眉苦脸地跟着言霄出了碧玉轩,一路上垂头丧气,这会儿她是真心猜不到这位主子特地将她从沈府叫出来却什么都不吩咐还给她买了一只玉钗到底是想干什么了。

    能不能不要让她猜了,直接说好吗?

    沈沁欲哭无泪。

    “阁主。”

    跟着走了一段路之后,沈沁再一次下定决心,叫住了言绝。

    “嗯?”

    “您真的没有什么事要吩咐属下去做的吗?”

    莫名的,言霄听到沈沁自称“属下”的时候,眉头皱了一皱,似乎对这个自称很排斥。

    “是有那么一件事要你去办.”

    沈沁立即站直了身子,看着言霄,等着他发话。

    言霄俯下身,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帮我盯着云娇容。”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言霄就这样亲昵地靠着她耳边说话,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沈沁还是不争气地脸红心跳了起来。

    “这一次听清楚了?”

    言霄打趣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着沈沁红透了的双颊,还不等她想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便听他声音戏谑地继续道:“没听清的话,我再说一遍。”

    这一次,沈沁总算是明白过来言霄这话什么意思,当下脸红了个遍,整个人都像是煮熟了一般,“听……听清楚了。”

    可想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又愕然了,阁主让她盯着娇容?

    沈沁的心里,一瞬间有一种酸酸的味道掠过。

    言霄见她脸上瞬间有些不开心了,也没问原因,便直接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啊?”

    沈沁被言霄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这会儿也顾不上吃味了,只是一脸迷惑地看着言霄。

    言霄在心里叹了口气,问自己为什么非要跟她解释,可是不解释,自己心里好像又过不去似的。

    “我怀疑云娇容给皇上下药,你帮我盯着她。”

    又怕自己解释得还不够似的,他继续道:“我派了几个暗卫监视云娇容,被皇上抓到了。”

    “……”

    派人干坏事还被皇上抓到,明明这么倒霉可怜的事情,为什么沈沁听着,还觉得自家阁主有些可爱呢。

    “可是,我也不能住在宫里天天盯着娇容啊。”

    他担心暗卫被皇上抓到,难道就不怕她被皇上抓到吗?

    她的武功不一定比暗卫好啊。

    沈沁很想说这句话,可看到自家主子一脸严肃的样子,还是把这话给憋了回去。

    她的武功是主子教的,这是不是怀疑主子的武功不如人?

    言霄听沈沁这话,觉得也对,找沁儿也不能一天到晚盯着云娇容,总不能云娇容跟皇帝腻歪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让沁儿跟着吧?

    言霄想一想,就觉得浑身不对劲,找沁儿还不如换几个暗卫继续盯着呢。

    “阁主?”

    沈沁见言霄拧着眉一言不发,心里有些不安,不会是她这句话也惹阁主不高兴了吧?

    “算了,这件事,我再想办法,你也不是合适的人选。”

    言霄对沈沁摆了摆手,有一点他并没有去正视的是,找沈沁不合适这件事,他一开始或许就想到了,只是,他用想找一个借口见一见沈沁罢了。

    “哦。”

    沈沁低低地应了一声,悄悄松了口气。

    对于云娇容,她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之,自从行宫回来之后,她就觉得云娇容怪怪的,若晴对娇容的态度好像也没从前那么热切了。

    难道她真的有问题?

    不过,就算真有问题,她也走不到去监视云娇容啊,毕竟她们俩还是朋友呢。

    她跟着言霄又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主子没喊走,她也不敢随便走啊,可看主子的样子,是没打算跟她说正事了。

    什么时候,主子开始多了一个逛街的嗜好了。

    沈沁垂着头叹了口气,再抬眼之际,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给吓了一跳,她张着嘴,半晌没说出话来。

    只见来人走到言霄面前,微微屈身行了个礼,“玄翎参见六王爷。”

    “免礼。”

    沈沁站在言霄身边,盯着王玄翎看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回过神来,“见……见过王公子。”

    王玄翎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沈沁稍显紧张的脸。

    自从上次呈阳县的赈灾粮案结束了之后,他们就没什么交集了,再见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对沈沁好像也没从前那么厌烦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沈鸢之所以会死,虽然是刘氏下的手,可跟沈沁脱不了干系。

    可不管他怎么查,得到的结果,沈沁都是无辜的。

    他甚至在想,是不是他把沈沁想得太坏了,就算她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心思,也不一定真的会对鸢儿做什么。

    王玄翎抿了抿唇,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有些复杂。

    言霄先是察觉到沈沁的反应有些古怪,目光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一眼,见她垂着眼睫,在对着王玄翎的时候,眼神有些慌乱。

    再看王玄翎,他也在看着沈沁,薄唇微抿着,眼底复杂的情绪,让他读不懂到底是因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