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708.再见柳千寻
    第708章708.再见柳千寻

    好在,自从那几个月的罢朝之后,朝中很多留下来的政务让言朔忙得焦头烂额,他也空不出太多的时间去注意她。

    在御花园里坐了一会儿,起风的时候,她准备回屋,正好遇上了给言朔送药的宫人。

    整个皇宫上下,都知道云娇容在皇宫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位子,这位虽然父母双亡,没有任何的背景,可却是活在皇上的心尖上的,谁都不敢对这位无礼。

    “云小姐。”

    宫人端着药给云娇容微微行了个礼。

    “这是给皇上的药吗?”

    云娇容知道陆元和给皇帝配出了柳千寻那药的解药,他还得持续服用两个月才能痊愈。

    “回小姐,是的。”

    “嗯,端过去吧,路上小心。”

    “是,奴婢告退。”

    宫女端着药走了几步,突然间没了声音。

    云娇容有些奇怪,迷惑地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扭曲和惨白。

    她看到柳千寻就站在那宫女面前,宫女没说话,也没反应,就那样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端着药,一动不动。

    “你……你怎么来了?”

    云娇容现在看到柳千寻,就像是在看一个恶魔一般,双唇都在发抖。

    她根本不会想到,柳千寻会在大白天敢在皇宫里这样大摇大摆地行走。

    她看向那个像是丢了魂的宫女,对柳千寻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柳千寻没看那宫女,只是语气平淡地道:“放心,我只是催眠了她而已。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

    “你又要做什么?”

    云娇容防备地看着柳千寻,她知道这位为墨家做了多大的牺牲,可不代表她不恨这位,是这位,将她一次又一次逼到了两难的境地,让她无路可退。

    “殿下要准备起兵了。”

    柳千寻一开口,便说出了一个让云娇容差点站不稳的消息。

    自从上一次行宫的事之后,她就一直没得到任何跟墨榕天有关的消息,这对她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最起码,他没落到朝廷手中。

    而这会儿,柳千寻再一次出现,就告诉她这样一个消息,明显是将她吓得不轻。

    “哥哥他……要谋反?”

    “谋反?”

    柳千寻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眼中满满的讽刺,“这天下本来就是墨家的,殿下只是要将它拿回来而已。”

    云娇容没说话,有时候,她看着柳千寻,都觉得这位从前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家,现在分明就是一个为了报仇而走火入魔的疯子。

    柳千寻见她不说话,便继续道:“这个天下,你也有一半的责任,你哥哥起兵,你自然也要出一分力。”

    云娇容的心,骤然提了起来,双眼冰冷地看着柳千寻,“我已经帮你给言朔下了药,你还想怎么样?”

    柳千寻忽地阴测测地一笑,“下了药?不是还没死吗?”

    云娇容吓得脚下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这一次,我要让言朔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

    他当着云娇容的面,将一包药,放在了宫女端着的那碗药里,云娇容看着越来越震惊,双眼瞪得越来越大,脸色也比一开始更加惨白了几分。

    柳千寻将托盘从宫女的手上拿了过来,放到云娇容面前,“你亲自端过去给言朔。”

    云娇容浑身颤抖,盯着那碗烟漆漆的药,说不出一句话来。

    “皇帝一死,天下大乱,这是你给你哥哥创造的一个机会,公主,你还犹豫什么?”

    云娇容缓缓抬眼看着柳千寻,忽地苍白一笑,“皇帝中毒身亡,国师觉得我还有机会活吗?”

    柳千寻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一点松动都没有,双眼晦暗,像两颗没有情绪的石头,安静地盯着云娇容的脸上,道:“公主没有为家族牺牲的勇气?”

    柳千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任何波动,在柳千寻看来,云娇容的存在,从一开始就用来牺牲的。

    云娇容的脸上,从一开始的慌乱,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盯着柳千寻递到她面前的药,缓缓伸手接了过来,只听柳千寻道:“你不像你哥哥,你安逸了将近二十年了,是该为他做点什么了,不是吗?”

    “是啊,我安逸了二十年了……”

    云娇容低低地呢喃着这句话,端着药,一路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御书房——

    云娇容端着药到了御书房外的时候,正巧言朔这会儿见了几个大臣,大臣们见她端着药站在一旁,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皇上前阵子可是为了这位,在民间上下掀起多大的风浪,差点败坏了皇上的名声。

    哼,红颜祸水!

    云娇容垂着眸子,安分地站在一旁,虽然她没看这些人,都能想象得到这些人看她时的目光是什么样的。

    等到那些大臣们离开之后,云娇容端着药,往内殿走去,离言朔近了几分,云娇容的内心就又紧张了几分。

    抓着托盘的手越来越用力,仿佛再用力一点,她就能将托盘给徒手掰断了。

    “容儿?”

    言朔看到云娇容,面上露出一抹喜色,起身朝她走来,“怎么是你端药过来了?”

    “我……我正好要过来找皇上您,看到宫女端药过来了,就顺便给您端过来了。”

    一旁的王德见这一次又是云娇容给言朔送药,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六王爷私下可是跟他说,让他防着云小姐给皇上送药呢。

    当下,他便立即上前,干脆二话不说,也不找试药太监,直接就端过皇帝的药,往自己嘴里送去。

    “你做什么?”

    碗刚刚端起,便被言朔给厉声喝住了,王德身子一抖,赶忙跪下请罪道:“奴……奴才给皇上您试药。”

    “试什么药?容儿会给朕下毒不成!”

    言朔面色一冷,看着连连磕头请罪的王德,道:“都下去。”

    “皇上……”

    “下去!”

    王德连同殿内一众下人都识相地退下,心里祈祷着这位祖宗可千万不要给皇上下药啊。

    云娇容的手心全是汗,指尖也冰凉冰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