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709.皇帝的失望和心痛
    第709章709.皇帝的失望和心痛

    她甚至不敢看言朔的眼睛,只是端着药,放到了桌子前。

    “皇上,趁热把药喝了吧。”

    “好。”

    言朔应了一声,二话不说,就端起云娇容送来的药,往嘴边送去。

    云娇容看着言朔,拳头攥得越来越用力,身子颤抖得也越发厉害了起来。

    就在言朔的唇,碰到那烟色药汁的那一刹那,云娇容还是往前冲了上去,打落了言朔手中的药。

    烟色的药汁,在落地的瞬间,发出呲啦一声低响,很快,地上便起了白色的泡沫,就连地上那一块被药汁浸染过的地方,被腐蚀出了一个小小的坑。

    可见此毒药之烈。

    言朔看着地上的毒药,不敢置信地看着云娇容痛苦的脸,眼底一阵刺痛,眼眶也跟着红了一圈,声音喑哑,“容儿……”

    此时,守在外面的侍卫跟宫人听到碗落地碎裂的声音时,立即从外面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到殿内,便被反应过来的言朔,厉声喝退了出去,“都滚出去!”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顺手扯下了桌子上的桌布,往地上一扔,挡住了地上倒了药汁的一块地。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只是皇帝发脾气而掀了桌布。

    外面的人听皇帝这一声喝厉之后,都退了下去,没人敢进来,也有人好奇云娇容哪里惹皇上不高兴了。

    毕竟,皇上对那位可是冲到骨子里去的,怎么会突然发火到连桌子都掀了。

    所有人都退下之后,言朔才再一次看向云娇容,通红的双眼里,满是心痛之色,“为什么……容儿,告诉朕,为什么……”

    有些事,他不是猜不到,可他不愿意猜到她身上来,他一直自欺欺人,甚至宁可再拿命去赌一把,赌容儿到底还会不会再给他下毒。

    云娇容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看着他,不停地摇头,眼里,满是痛苦。

    “你为什么要给朕下毒,告诉朕,容儿……”

    言朔这会儿比云娇容好不到哪里去,他同样满心满眼的痛苦之色,看着云娇容,这个让他掏心掏肺爱着的女人,为什么能狠心给他下毒。

    “朕对你爱得还不够吗,容儿?”

    他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中满是受伤和心痛的模样。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对她已经掏心掏肺地爱着了,就算她对自己没感情,他也从不曾逼迫于她,他以为,就算她没办法给他回报以同样的爱,她至少不会害自己。

    所以,即使当他得知自己被人下了药的时候,就算所有的疑点都指在她身上,他都不愿意去怀疑她。

    就算是刚才,她亲自给他送药,他都不会去想,她竟然会给他下毒。

    有了第一次,竟然还会有第二次。

    他心痛地看着云娇容,这会儿,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面对她,怎么面对自己对她这么多年以来付出的感情。

    如果刚才,她没有一念之间的不忍,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是不是现在该高兴,高兴她对自己还是手下留情了?

    云娇容没办法说出一个字来,看着言朔看自己时那心痛又失望的眼神,她心如刀割,可她清楚,这是她应得的下场,从她打算接过柳千寻让她端过来的药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她要言朔亲眼看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要言朔亲眼看到他爱错了人,让言朔对他彻底失望之后,以后在她离开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才不至于太难过。

    “回答我,容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痛苦地皱着眉头,声音压得低低的,怕外面的人听到里头发生的事。

    好在守在他身边的暗卫知道他跟云娇容独处的时候不喜欢外人在场,在他让王德退下去的时候,那些暗卫也跟着出去了。

    所以,御书房里发生了什么事,除了他跟容儿之外,没人知道。

    到现在,他依然不忍心将云娇容治罪,他不生气,不愤怒,却只有伤心心痛和失望。

    “这么多年来,是不是一直都是朕在自作多情?”

    他声音喑哑地看着云娇容,看着云娇容同样痛苦的面容,他比她更难受。

    “告诉朕,朕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啊?”

    这个时候的言朔,看上去十分可怜,他不在乎皇位,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他,可他在乎容儿,在乎她的一切,可这个他用一切去在乎的女人,就这样将他这颗心伤得支离破碎。

    “对不起,皇上。”

    云娇容在言朔面前屈膝跪了下来,“请皇上赐容儿死罪。”

    言朔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了许多遍,最后,忽地轻笑了一声,她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省了,一心求死。

    “跟朕在一起,让你比死还觉得难受?”

    云娇容垂着头没有看言朔,只是重复道:“请皇上治罪。”

    言朔想不明白,既然她这么厌恶他,厌恶到要杀了他,为什么她还要把自己交给他?

    他以为,他跟容儿之间,终于修成正果,他甚至在心里想,就算母后群臣都不同意,他大不了不要这皇位了,只要容儿在他身边就好。

    现在看来,这一切不过就是他的自作多情啊。

    片刻之后,言朔去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看着云娇容,道:“告诉朕,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朕下毒?”

    云娇容沉默了片刻,对着言朔,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跟着,在言朔面前跪直,“皇上,容儿不是一个值得您爱的人,请您忘了容儿,给容儿治罪吧,容儿对不起您。”

    言朔放在桌子上的拳头,一点一点攥紧,又一点一点松开,半晌过后,言朔的声音,才低低地响了起来,“你跟神机堂的人是什么关系?”

    云娇容骤然抬眼看他,眼底带着难掩的错愕,不过,她并不奇怪言朔能猜到她跟神机堂的联系,只要将她跟云太傅联系在一起,自然就能想到前朝,想到前朝,自然也就想到了神机堂了。

    云娇容苦涩地一笑,目光怔怔地看着言朔发呆了片刻,眼中带着几分依恋,跟着,又像是下定决心似的,道:“我是前朝淳德皇帝的女儿,神机堂的主人,是我亲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