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710.师徒相见
    第710章710.师徒相见

    言朔震惊地看着云娇容,虽然他也能猜到一些,却没想过云娇容的身份竟然是淳德皇帝的女儿。

    那他言家跟她墨家,不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言朔看着云娇容,自嘲地笑了,竟然觉得这样一个原因,让云娇容杀了他不至于让他太难受了。

    云娇容跪在言朔面前一动不动,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想法,小腹传来熟悉的阵痛,她不敢在言朔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咬牙忍着。

    御书房里,寂静得仿佛能听到那盏沙漏的声音,片刻过后,只听言朔无力的声音缓缓传来,“你起来吧。”

    云娇容愣了一下,迷惑地抬眼看向言朔,见言朔对她抬了抬手,示意她起来。

    “谢皇上。”

    云娇容站起来的时候,脚步踉跄了一下,她不敢让言朔看出来,手,悄悄地抓住了边上的桌子,好让自己站定。

    言朔这会儿注意到了云娇容刚才身子摇晃的动作,只是他以为她是因为跪久了的缘故,心里虽然还是不争气地心疼她,到底还是没有上前扶她。

    “你出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言朔对云娇容无力地挥了挥手,到底还是没忍心治她的罪,甚至潜意识里,还是一心要维护她。

    云娇容怔了一怔,错愕又惊讶地看着言朔,想说点什么,可是小腹疼得厉害,她终究还是没有逗留太久,转身便走出去了。

    视线在看到地上那一滩被言朔用桌布遮住的毒药汁,双眼一阵刺痛,知道自己欠言朔的更加多了。

    怕言朔看出自己的不对劲,云娇容出去的速度很快,那背影和急速离开的步伐,在言朔看来,有些决然和冷血。

    他看着云娇容的背影越走越远,嘴角发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走到那摊药汁前,亲自蹲下身去,用桌布将地上的药汁全部擦干净,没有让任何人接手。

    等到大一滩的药汁擦干净,看不出有毒药的痕迹之后,言朔才命人将桌布拿出去烧掉。

    回到桌边坐下,他拿起手边的一本奏章翻了翻,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今天的事,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这会儿,他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

    自欺欺人了这么久,还是到了要面对的时候。

    另一边,柳千寻见完了云娇容之后,便悄声离开了皇宫。

    却在出了宫门被多久,被一人拦住了去路。

    柳千寻看到来人,眼神中闪过一丝讶然,脚下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

    来人的眼神,静静地停在他的脸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难掩的伤心难过。

    柳千寻的眼神,刻意避开了她的目光,沉下脸来,问道:“你特地在这里等着我?”

    柳若晴在他面前站定,从来没觉得,这位自己从小相依为命的老人家,这会儿竟然让她这般陌生,好像从来不曾认识过一般。

    “你从宫里出来,我就跟着你了。”

    柳千寻的面部抽了一抽,他这个徒弟的轻功,什么时候好到竟然连他都不曾察觉了。

    他加深了目光,看着柳若晴悲伤的双眼,道:“既然在宫里就看到我了,为什么不喊禁军来抓我?”

    “你觉得我做得到吗,师父?”

    她满脸痛苦地看着柳千寻,加重了“师父”两个字,看着柳千寻不以为意的模样,她紧咬着下唇,问道:“为什么,师父?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明明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您为什么会参与到神机堂的事情上来?”

    柳千寻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松动,面对柳若晴的问题,他也只是淡淡一笑,眼神中,多了几许沧桑。

    柳若晴见他不答,她也不追问,直接在柳千寻面前跪了下来,“师父,收手吧,言渊答应过我,他会放过您的,徒儿求您收手吧,师父。”

    “言渊知道我的身份了?”

    柳千寻听到这话的时候,先是讶了一下,倒是并不意外,他这个养到大的徒儿,也是一个有了男人忘了爹的人。

    他就算是养她到大,也不及言渊这个丈夫来得有用。

    当初,他设计让她代替柳天心嫁到言渊身边,看来是算错了这一步,没料到自己这个傻徒弟,真的会爱上言渊。

    “也罢,他迟早会知道的,不过,我倒是意外,言渊既然知道我是神机堂的人,他竟然没有怀疑你……”

    说到这话的时候,他的眸光,突然闪了一下,看着柳若晴的脸,突然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柳若晴还想说什么,却在看到柳千寻这样的笑容时,呆了一下,眼底迅速掠过一抹不安。

    听柳千寻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言渊是个痴情种。”

    柳若晴一愣,当他明白过来柳千寻什么意思的时候,心下一凛,脚步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地做出了备战的姿态。

    “师父你想干什么?”

    柳若晴知道自己跟老头子动手是没有赢的可能,所以,这会儿也只能找机会逃走。

    她没想到,老头对她也几乎没有半点师徒之情,这二十年的情如父女的师徒感情,在师父眼中,就真的这样微不足道吗?

    “为师想知道,言渊那个痴情种,会痴情到什么样的程度。”

    话音落下,一股强劲的掌风,便直接朝柳若晴袭了上来。

    柳若晴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使躲不开柳千寻这一掌,可柳千寻想要轻易拿下她没那么容易。

    只要她往人多的地方跑,老头子应该不会冒这么大的险,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在京城暴露。

    他突然出现在京城,出现在皇宫里,肯定不只是来见娇容这么简单,他还抱着什么目的?

    柳若晴想了想,下一秒,想到了什么,眼底一片震惊。

    皇上!

    师父的目标是皇上!

    难道他又想借娇容的手对皇上下药?

    分神之际,她的肩膀,硬生生地挨了柳千寻一掌,柳千寻的武功比柳若晴高上许多,这一掌下来,柳若晴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但是,她也能感觉到,柳千寻这一掌下来,还是手下留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