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712.柳若晴的 身世
    第712章712.柳若晴的身世

    不会吧!

    老头可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啊!

    柳若晴脑袋都要炸了,难道真如她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猜测那样,老头其实本身就是这个年代的人,然后又穿到现代去了,现在又穿回来了?

    这可是穿越啊,这种概率低到尘埃里的概率,怎么在老头身上,就变得来去自如了似的。

    柳千寻无视她眼中的震惊,指了指画上的女子,道:“知道她是谁吗?”

    他的眼神和语气都显得十分平静,这个时候的师徒二人,不像是敌对的,反而回到了最初的亲近一般。

    柳若晴看了一眼柳千寻稍显迷离的双眼,这双眼睛,在盯着画上的女子看了许久之后,变得有些恍惚。

    “不知道。”

    她摇了摇头,回答道,视线也随着柳千寻的视线,停在画上的女子身上。

    “她是大墨王朝的末代皇后。”

    柳千寻的回答,让柳若晴又一次震惊了,“大墨王朝的末代皇后?娇容和墨榕天的母亲?”

    柳千寻对柳若晴能猜到他们两人的身份并不意外,听她这么问,便点了点头,“对。”

    柳若晴这一次更加傻眼了。

    老头爱上一个末代皇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若晴的心里,有太多的问题要问,难以置信地眨着双眼,盯着柳千寻。

    柳千寻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上去有些缥缈,眼神一直盯着画上的女子看着。

    “孟长雄带兵入皇城的时候,她不愿意受辱,在军队入皇城之前,就吞金自尽了。”

    柳千寻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上去稍稍有了一些细微的波动,还有一些咬牙切齿的愤怒。

    柳若晴不明白这样的愤怒来自何处,改朝换代,这是常有的事,既然这位皇后是自尽保全了自己,那老头还气什么?

    她又不是死在孟将军的手中。

    柳千寻似乎是看出了她眼中的不以为然,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可就是她死了,孟长雄的兵也没有放过她,他们当着那么多宫人的面……”

    柳千寻没有说下去,他根本不愿去回想,他当时冲进皇后寝宫去救她的画面。

    满地的宫人跪着求饶,喊得撕心裂肺,那些畜生,就在她的**上……

    这一会儿,柳若晴不用等柳千寻说,她从他脸上的神情和杀意,也能猜到了。

    奸……奸、尸啊。

    孟将军的兵,口味这么重?

    下一秒,柳若晴便狠狠在心里甩了自己一巴掌,这个时候,她怎么能想这种问题。

    如果皇后死了之后还受了这样的羞辱,老头气成这样也是应该的。

    忽地,柳若晴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她侧目看了一眼正处在愤怒当中的柳千寻,抿了抿唇。

    老头都八十了,按照娇容这年纪,她母亲就算活着,这会儿最多五十吧,按照这个年代的生育年龄,那位末代皇后可能五十还不到。

    老头爱上一个比自己三十多岁的女人?

    虽说在他们那年代,别说小三十岁,就是小个五十来岁也有,可她还是没办法接受这样大的年龄差距啊。

    柳千寻的视线,在这个时候,从画上收回,着柳若晴眼中的震惊,错愕,这是他一手带大的丫头,他还能看不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

    “你不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吗?”

    柳千寻开口,看柳若晴的眼神,还是平平淡淡,没有任何情绪。

    柳若晴敛了下眉,想了想,道:“师父其实就是这个年代的人吧?”

    柳千寻并不意外柳若晴能问出这个问题,他养的这个女孩子,一直很聪明,只不过,有时候不太喜欢用脑子罢了。

    而现在,他跟这丫头之间的师徒情分,怕是要尽了。

    两人的立场不同,这从此以后,怕是要对立了。

    柳千寻在心里,有些悲凉地叹了口气,他不气自己养了一只白眼狼,毕竟,是他利用了她。

    半晌,他叹了口气,道:“没错,我本就是这里的人,大墨王朝的国师。”

    因为早就猜到了,所以,柳千寻的回答并没有让柳若晴感觉到多少意外。

    柳千寻忽地又笑了起来,看向柳若晴,“丫头,不仅仅我是这个年代的人,你也是。”

    这一下,柳若晴傻眼了,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许久,愣怔地看着柳千寻,像是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真想。

    她错愕地盯着柳千寻这张不似玩笑的脸,半晌,才勉强回了神,双眼中的震惊,更甚了一些,“师父,您……您说什么?”

    柳千寻没有重复刚才的话,只是继续说下去,“二十年前,前朝的皇宫被孟长雄和郑卿封等人带兵攻陷,我安顿好太子殿下之后,便打算回去找当时不过几个月的小公主,在半途上,遇见了一个浑身受伤的妇人,你就是那个妇人交给我的。”

    柳若晴是被柳千寻说的这个真相给惊到了,好一会儿,都没办法从这样惊人又不可思议的真相中缓过劲来。

    “那……那个妇人呢?”

    好一会儿,柳若晴才勉强发出一点声音来。

    柳千寻的眼眸微微阖着,像是在回忆着过去一些模糊的记忆。

    “那妇人当时浑身是血,看样子是被人追杀了一段路,把孩子交给我之后,就断气了。”

    柳若晴的眼眶,骤然一热,嘴唇有些发颤,“她……她是我母亲?”

    柳千寻很肯定地摇了摇头,“不是。”

    “师父您这么肯定?”

    柳千寻毕竟是做过国师的人,有些事,看得比别人通透,“包着你的那个襁褓,做工用料都非常精贵,不是皇室宗亲就是高门大户里的孩子才用的,而那个妇人应该是你家的家仆。”

    柳若晴这会儿的心里,经历着惊涛骇浪,她用脑子仔细一想,很多事都能捋清楚。

    她是高门大户之女,父母被人追杀,她被家仆舍命送出去,最后遇上了师父。

    这么说,她的身上,也背着血海深仇了?

    连家仆都不放过,那她的家人,基本上是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可她到底会是什么人,谁跟她家有这么大的仇恨,要赶尽杀绝,还家仆跟婴儿都不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