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713.师父的 故事
    第713章713.师父的故事

    沉默片刻之后,柳若晴又一次看向柳千寻,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师父,您知道我的身世吗?”

    柳千寻摇了摇头,忽地,起身从其中一个暗格子里,取出一枚玉佩,放到柳若晴面前,“这枚玉佩是当年连同你一起交到我手上的,或许这个上面能有什么线索让你查出你的身世来。”

    柳若晴低头,缓缓伸手接过柳千寻递给她的玉佩,这玉佩,看着像是被人徒手掰成了两半,上面还有两个字,“江……”

    她念着其中一个字,另外一个字,折去了一半,不知道是什么字,看形状,像是“门”字的左边。

    她紧紧地将玉佩攥在手中,没有说话。

    这一次,她本是想从师父口中知道他跟神机堂之间的联系,却没想到还能让自己知道这么大一个真相。

    她从来不曾去追寻有关自己的身世,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在二十一世纪那个年代,作为父母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理由抛弃自己的子女。

    所以,她对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身世,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

    可现在,师父却告诉她,她是这个年代的人,她很可能是来自高门中的贵女,父母被仇家追杀致死,所以才会被师父收养。

    这个事实,让柳若晴半晌没有缓过劲来,很显然是被吓到了。

    “晴丫头。”

    柳千寻低哑的声音,打破了她此刻的静默。

    柳若晴抬眼看他,见老头子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些许沧桑,“你我之间如今的立场已然对立,师父不会逼你站在我这边,你拿着这枚玉佩,离开吧,从此以后,我不是你师父,你也不再是我徒儿,我们师父从此缘尽于此吧。”

    听着柳千寻这决绝的话语,柳若晴心头一紧,眼眶骤然热了一圈,这个她当父亲一样看待的老人,现在要跟她恩断义绝,她怎么能不难过。

    “师父……”

    她声音哽咽,眼眶中,蓄着泪水,难过地看着柳千寻,“师父,你收手吧,好不好,现在没人知道你的身份,言渊也答应我了,他不会杀了你的,师父,徒儿求你了。”

    她在柳千寻面前跪了下来,拉扯着他的衣摆,“师父,晴儿求你了,晴儿不想跟你分开。”

    柳千寻的眼眶,微微泛起了红晕,尽管他此刻的脸上,依然没有半点松动,他仰了仰头,不想让眼中的酸涩被人看见。

    他轻轻抚着柳若晴的脑袋,是那语气平静道:“丫头,师父走到这一步,是不会打算回头的,你回到言渊身边去的,这是师父跟言渊之间的事,你不要插手。”

    “师父……”

    柳千寻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他看着面前画上挂着的女子,眼神中,带着痛苦和思念,“丫头,你想知道师父跟景皇后之间的事情吗?”

    柳若晴从他怀中抬起头来,蓄着泪水看着他,依然直直地跪着,没有起身,柳千寻也没强迫他站起,只是在一旁坐下,看着画上的女子,道:“她是前朝镇国公府景家的嫡长女,我的父亲,是高门大户中的贵公子,却在外面跟我母亲生下了我,我父亲的家族,不愿意接受我母亲,最后将我父母双亲逼死,那家人非但不打算认我,还将我赶出家乡,那个时候,我十岁,冻晕在景家门口,被国公夫人救起。”

    柳若晴看着柳千寻回忆自己的往昔,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面的满脸感激,抿了抿唇,道:“国公夫人是景皇后的母亲?”

    柳千寻点点头,在听到她说到景皇后的时候,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那个时候,郁儿只有五岁,还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

    郁儿?景皇后的名字?

    诶?不对呀,师父十岁,景皇后五岁?

    不可能呀,他们明明差了三十岁吧?

    柳千寻看出了柳若晴眼中的诧异,道:“其实,我还不到六十。”

    柳若晴又一次瞪大了双眼,这句话,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她一直都以为师父八十岁了呀,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好吗?

    这么一想,她才想起,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师父的身份证呢,师父只告诉她,他属龙,可他八十岁还是五十多岁,她真不知道呀。

    再看师父的脸,确实还不到八十的样子,她是一直以为师父因为练功的缘故,所以比一般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要看着年轻一些罢了。

    从她记事起,师父就是一头的白发,那满头白发,让她一直认定师父已经八十高龄了。

    柳千寻指了指头上的白发,眼底闪过一丝悲伤,“她出嫁之后,我的头发就白了。”

    柳若晴没有出声,心情突然间变得沉重起来。

    爱人出嫁,郁结难消,所以一夜白头了吗?

    她难以想象当时师父有多痛苦,才会因为景皇后出嫁就一夜白头了。

    许是回忆起跟景皇后一起的日子,柳若晴发现自己师父比任何时候对着自己时都要显得温柔和美好。

    “我在国公府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眼睛大大的,很明亮,就一脸好奇地看着我。”

    柳千寻的唇角,带着柔和的笑意,恍惚间,柳若晴就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少年,再回忆着自己初恋的美好一般。

    “我就那样在国公府住下,国公府上下的人都很好,我在国公府一住就住了十年,这期间……”

    柳千寻笑了一笑,眉眼间,依然十分温和,他没有细说他跟景皇后之间怎么相处,但是,看得出来,那段日子,一定是他人生中最明亮,最幸福的时刻。

    “她身为国公府的嫡女,到了试婚的年龄,就被召进宫,给当时的太子和皇子们选妃。”

    说到这里的时候,柳千寻脸上的笑意,已经敛去了。

    柳若情也不太喜欢这种挑选式的娶妻方式,女人在那帮人眼中,就像是商品,待价而沽。

    可这个是皇权至上,男人至上的年代,就算心里不忿,又能怎么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