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714.跟言家不死不休
    第714章714.跟言家不死不休

    “郁儿她那么美丽,那么富有才情,谁会不喜欢她呢?不管我怎么祈求,祈求上苍让郁儿不要被选上,可她还是被当时的太子看上了,立为太子妃。”

    这一段回忆,柳千寻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很显然,这段回忆,是他最不愿意提起的。

    柳若晴张了张嘴,想问他为什么当时不做点什么,把景皇后抢回来,可想了想,这个问题还是没有问出口。

    这个年代,皇权就代表了一切,他跟太子抢女人,那就是挑衅皇权的尊严,师父若真的做了什么,到时候连累的就是景皇后,和收留他的国公府上下,当时的他,根本没的选。

    “后来,我离开了国公府,开始四处游历,遇上了我的恩师,他不但教会了我武功,还教了我各种本事,当我再一次出现再她面前的时候,我已经是大墨王朝人人尊崇的国师了。”

    说起这个,柳千寻脸上没有半点的优越和自豪感,有的只是满满的自嘲。

    “那个时候的太子,已经成了皇上,而郁儿也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皇上对她很好,尽管成婚十年,她才生下了皇长子,可皇上依然对她宠爱有加,看到她能幸福,我也为她开心。可没想到……”

    柳若晴看到柳千寻脸上由原本的痛苦,变成了咬牙切齿的愤怒,“卫韶那个逆贼投靠了言家,带着孟家军攻入皇城,那个时候,小公主才刚出生没几个月,皇长子还不到六岁……”

    柳千寻越说越气愤,情绪也从一开始的平静美好而变得暴戾。

    “郁儿死了,那个畜生连她的遗体都不放过!”

    柳千寻说得越来越激动,两行清泪,从他的眼中淌出。

    “我发过誓,不会放过卫韶,不会放过孟长雄,更加不会放过言家!”

    柳千寻双目赤红,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谁也不能招惹。

    柳若晴静静地跪在一旁,等他的情绪发泄够了,慢慢平静下来之后,她才道:“那当年孟将军的死,是你们动的手脚?”

    柳千寻勾了勾唇,笑了起来,“孟长雄根本不是死于毒药,而是被我的人,暗中刺进肩井穴而死。只是那个给他疗伤的太医比较倒霉,替我们背了锅。”

    柳若晴当然知道柳千寻说的那个太医是谁,这会儿,她觉得陆元和真的太无辜了,如果当年陆元和没从天牢逃出来,那他这条命不就没了?

    这会儿,她倒没敢为陆元和抱不平,看了一眼柳千寻,继续道:“那云太傅呢?你们为什么要杀云太傅?”

    她想到了将近八十的云太傅死得那么凄惨,全府上上下下都死得干干净净,心里有些气愤。

    “云元博是大墨朝的太傅,却投靠了言家,难道不该死吗?”

    柳千寻冷哼了一声,他本想说,云元博杀了皇上,这种弑君求富贵的逆贼,就该千刀万剐。

    可后来想到云元博留给云娇容的那封信,皇帝是自杀而亡,他才将这话给咽了下去。

    柳若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套忠君的理论,在她这里是行不通的。

    她觉得,做人就要识时务,当时整个天下都是言家的,他还带着他们前朝的公主,他不向言家妥协,又能怎么样?

    “可如果他不投靠言家,娇容或许就活不下去了。”

    柳若晴还是替云元博辩解了一句,这一点,柳千寻无从反驳。

    如果他们早就知道是这样,或许云元博不一定要死的。

    柳若晴见他不说话,想起云府上下的惨状,心中还是有些气愤难平,可跟着,她又想到了什么,看向柳千寻,问道:“你们杀了云太傅就罢了,连云府上下都没一个活口,你们不仅仅只是为了要杀云太傅泄愤这么简单吧?”

    柳千寻嘴角的肌肉,抽了抽,随后,又在心里苦笑,他就说,他养大的这丫头,只要动动脑,就很聪明。

    他看了一眼柳若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瞒你,当时,我们要让云元博跟我们合作扳倒言家,云元博不愿意,他知道了卫韶一直暗中在跟我们合作,卫韶担心他向皇帝告发他,便一不做二不休,将云府上下都灭了口。”

    “是卫韶那畜生干的?”

    柳若晴提起卫韶,就恨得牙痒痒,她觉得言渊就这样让卫韶死掉,真的太便宜他了。

    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将卫韶狠狠骂了一顿之后,她看着柳千寻,道:“师父宁可选择相信卫韶那种卖国求荣的狗贼,也不相信云太傅,也是挺可笑,我听说孟将军治军严明,当年闯入后宫侮辱景皇后的兵,到底是孟将军的手下,还是卫韶的手下,师父你真的搞清楚了吗?”

    柳千寻被柳若晴这话,给说得愣了一下。

    他当时看着郁儿的尸首被那几个畜生侮辱,他直接就杀了他们,从宫门口中得知他们自称是孟家军,他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心思去为这些孟家军找借口。

    不管是孟家军,郑家军,还是卫韶手下的兵,总之他们都该死。

    他不想继续这么话题,对着依然跪在自己面前的柳若晴冷下脸,道:“行了,你起来吧,事到如今,我跟言家不死不休,我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师父……”

    “别说了!”

    “师父,你也是当国师的人,两军开战,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你真的忍心让老百姓承受战乱之苦吗?”

    柳若晴不死心地继续道,见柳千寻脸上没有半点松动的迹象,柳若晴的心里一阵发寒,不禁有些泄气。

    现在师父满脑子都是仇恨,一心想着为景皇后报仇,她甚至觉得,为了能给景皇后报仇,他一定会不择手段,不惜弄得天下大乱也甘愿。

    不然,他不会逼着景皇后的亲生女儿去下毒,他分明就是拿娇容的命去报仇。

    一旦娇容下毒被人发现,她就死定了。

    “师父你就没有想过,你这样对娇容,景皇后会愿意看到吗?”

    柳若晴这句话,让柳千寻心尖一颤,竟然被她这话给吓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