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716.小姐跟靖王有一腿
    第716章716.小姐跟靖王有一腿

    “难道我现在什么都不做,任由晴儿在他手上吗?他就是个疯子,谁知道他会对晴儿怎么样!”

    言渊现在已经乱的不行,根本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让他定什么计策了。

    “柳千寻找不到,可他迟早会去一个地方!”

    言霄这么一提点,言渊便立即明白了过来,“西北。”

    “没错,西北!卫韶手中的十万大军,全部归了神机堂,墨榕天手上现在有二十万大军,他迟早得起兵,他若起兵,柳千寻必定会回到他身边去。”

    言渊这会儿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听言霄这么说,赞同地点了点头,“没错,只要柳千寻去找墨榕天,我们去西北就能抓住他。”

    “可现在我们怎么知道墨榕天什么时候起兵?若晴若是一直在柳千寻手上,也不安全,万一他直接把自己神机堂的身份暴露出来,若晴不就有口说不清了?”

    言绝在这会儿插了进来,说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言霄唇角一勾,冷冷一笑,“目前还不会。”

    “为什么?”

    “一旦他的身份暴露了,等待他的就是朝廷的追杀,在墨榕天起兵成功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现在,他不过就是在逼着老九做选择,到底是选皇帝,还是选他媳妇儿。”

    言绝在心里,对自己六哥竖起了大拇指,这位分析得太有道理了。

    六哥果然是这个时候最适合动脑子的人了。

    只听言霄继续道:“墨榕天现在不起兵,那我们就逼着他起兵。”

    “怎么逼?”

    “云娇容。”

    回答言绝的是言渊。

    这会儿,他的脸上,一片肃冷之气,眼中的杀意,一点一点从他眼底浮出。

    “墨榕天当初那么冲动闯行宫刺杀皇上,定是不想让云娇容冒险才去的,在墨榕天的心里,云娇容对他来说很重要,如果云娇容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起兵!”

    言渊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的冷意,又降了几分。

    “你们已经想好了怎么做了?”

    言绝看着面前一兄一弟,好奇道。

    “将云娇容给皇上下毒的事情,散布出去让太后知道,其他的事,就不用我们管了。”

    言霄一句话,直接给云娇容定了死刑。

    跟着,他走到言渊面前,安慰一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你媳妇儿怎么说也是柳千寻一手养大的,她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况且,他还要用你媳妇儿来牵制你,怎么会让她有事?”

    言霄的话,总算是让言渊的心里,稍稍定了一些。

    兄弟三人这边定下计策之后,另一边言渊还是不放弃找柳千寻,只是这一次,他除了派出暗卫之外,还派出了一些侍卫,一路往西北那边过去,如果能碰见柳千寻,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他下了格杀令,这件事,他并没有打算让柳若晴知道。

    临近街角的镇国将军府内,管家见自家小主人在厅内走来走去,已经转了好几圈也没停下,终于忍不住走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孟茴终于停下焦躁的步伐,转头看向管家,眉头越皱越深,看着管家一眼蒙圈。

    “小姐?”

    “我做了一件对不起靖王妃的事。”

    “……”

    管家闻言,脸色骤然大变,错愕地看着孟茴,“小姐,您……您跟靖王爷他……”

    “想哪里去了?”

    孟茴对管家翻了个白眼,有些事,她不能跟管家明说,抓狂了一番过后,便又急躁地回了房间。

    管家一脸蒙圈地看着孟茴离去的焦躁背影,叹了口气,“小姐这是真看上靖王爷了啊,天,靖王爷可是有家室的人,小姐这是打算去当妾了吗?”

    管家越想越震惊,小姐好好的一个大将军府出身的大小姐,怎么能去给人家当妾呢,就算是王爷的妾也不行啊。

    难怪小姐这么焦躁了。

    以他们将军的性子,就是皇上要娶,那也得是正妻皇后之名呢。

    不行!这件事得赶紧让大将军知道,千万不能让小姐弥足深陷啊。

    而另一边,被管家脑补要去靖王府当妾的孟茴,这会儿却抓着头发,趴在床上,苦恼地哼哼着。

    “怎么办?若晴被墨榕天的人抓了,那不是我害了她吗?”

    当日,她就一直对自己救了墨榕天这件事,不敢去看皇上,如今,若晴又被墨榕天的人给抓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以后真的没脸见靖王他们了呀。

    说来说去,她当初就不应该就墨榕天,那后面也就没那么多的事了。

    在床上来回翻滚了一番之后,她又开始冷静下来,躺在床上盯着床顶发呆。

    “可若是不救他,我也做不到啊。”

    当初,墨榕天可是将她从卫韶的人手下救下来的啊,所以那个时候,她见死不救,也说不过去啊。

    孟茴又开始纠结地在床上翻滚。

    半晌之后,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可以去找墨榕天,让他看在我的面子上,把若晴放了呀!”

    说干就干,孟茴从床上跳了下来,随便收拾了几件衣物,趁着某天月烟风高,从大将军府悄然离开,一路直接往西北过去了。

    言渊几人这边的行动也很快,太后那边很快得到云娇容曾给皇上下毒的消息。

    加上之前种种事情的积累,太后气得立即命人将云娇容给抓去慎刑司。

    自从那天给皇帝下了毒药之后,皇帝虽然没有将这件事宣扬出去,可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让他失望透顶的女人,便安排她重新住进了她之前住的祥云殿,别说是处死她,他连狠下心赶她出宫,让她自生自灭都做不到。

    太后将云娇容抓去慎刑司的时候,皇帝在御书房接见大臣,并不知道这件事。

    云娇容被太后抓过去的时候,她并没有反抗,甚至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平静得仿佛早就料到这一点,甚至一直在期待这一天一般。

    她被抓去慎刑司的时候,太后就坐在慎刑司的正堂前,已过五十的年纪,少了平时的和蔼,这会儿显得凌厉逼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