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717.这个女人今天必须死
    第717章717.这个女人今天必须死

    云娇容被拉着跪在太后面前,太后起身,站到她面前,低眉看着这个看上去低眉顺眼的女人,冷声道:“将她的头抬起来。”

    “是。”

    宫人上前,扣住她的下颌,将她的头,抬起,

    太后看着这张美得多么惊艳,将她儿子迷得神魂跌倒的脸,这会儿看着,这张脸有多么美,这个女人的心就有多么恶毒。

    右手高高扬起,一个巴掌,往云娇容的脸上,甩了下去,这一巴掌,太后几乎没有留半点力气。

    一下子,云娇容的这张脸,被太后打得肿了起来。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你!”

    似乎还不解恨,太后抬起脚,一脚将跪在自己面前的云娇容给踹到在地,下一秒,云娇容的唇角,便渗出了淡淡的血丝,颜色有些深。

    “我儿子对你掏心掏肺,连命都不要,你到底狠心成什么样子,才会几次三番对他下药,上次哀家就没冤枉你,没想到你还来第二次,是不是皇上不死,你还要继续!”

    云娇容始终没有说话,被太后知道这件事知道,她整个人反而轻松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太后,跟着,艰难地起身,在太后面前,重重地磕了磕头,“秦太后赐死。”

    她并没有打算为自己辩解,而这句话,显然是承认了自己给皇帝下毒了。

    “哼!你现在知道承认了?那就别怪哀家不客气!”

    太后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指着前面的一个大型木架,道:“把她绑上去,给哀家狠狠地打,打死为止!”

    御书房内,言朔接见完大臣之后,便见王德从外面走进来,面色有些为难,“皇上。”

    “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言朔随意地扫了他一眼,拿起桌子上的奏折,刚要翻开,便听王德道:“太后命人将云小姐带去慎刑司了。”

    “什么!”

    言朔猛然从椅子上起身,手中的奏折往桌子上一扔,便从御书房冲了出去。

    “皇上!”

    王德赶忙追了上去,看着因言朔走的着急而被扔在地上的奏折,王德叹了口气。

    他在深宫伺候两代帝王,那天御书房里发生了什么,他虽然没看到,可也能猜到几分。

    皇上这是何苦呢,一个狠心几次对自己下药的女人,为什么还要这样念念不忘?

    可心里虽然这样想,他毕竟只是个奴才,他哪能说什么,只能做自己该做的。

    言朔赶到慎刑司的时候,云娇容已经被鞭子抽打得血肉模糊了。

    她被架在木架上,没有发出半点呻吟,就像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死去了一般。

    言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双腿一阵发软,往前走的脚步,一阵踉跄。

    “住手!”

    他冲上前去,一脚将那行刑之人踹出老远,吓得下人赶忙丢下鞭子,跪下请罪。

    言朔亲自将云娇容从绑着她的木架上解开,心疼地抱起她,对随后跟上来的王德吼道:“快传太医!”

    跟着,便抱起云娇容,快步离开。

    太后气急,在皇帝抱着云娇容离去之前,从椅子上起身,拦在了皇帝面前,脸上一片怒容,“皇儿,你这是干什么?”

    言朔这会儿也很火大,尤其是看着怀中抱着的女人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又是心疼,又是气愤。

    可碍于面前这位是他的母亲,他还是不能冲撞于她,便压着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对太后道:“母后,容儿做错了什么事,您要对她动用死刑?”

    听着他咬牙切齿的质问,太后怒极反笑,她看着言朔,道:“哀家真是生了个痴情种儿子,这个时候,你还问母后她做错了什么?你还想为她隐瞒到什么时候?”

    盛怒下的太后,声音不自觉地提高,而皇帝则是因为太后这话,眉心跳了一下,视线朝王德那边冷厉地投了过去,王德此时正垂着眉眼,没有抬起,也感受不到自家主子冰冷的目光。

    “母后,儿臣不知道您这话什么意思?儿臣替容儿隐瞒了什么?”

    言朔不知道太后对那件事情知道多少,可那天,药碗打翻的时候,御书房里,除了他跟容儿,连潜伏在四周的暗卫都出去了,母后又怎么会知道?

    言朔先想不通,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替云娇容继续隐瞒下去。

    太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急又气,她真是想不明白,云娇容到底有什么好,多少年了,她何曾给他的真心一点回应。

    “怎么?你是不是想等到这个女人下次把你毒死了,你才允许哀家处死她!”

    太后这会儿也顾不上面前的儿子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总之,她今天绝对不会留下云娇容这条命。

    “你掏心掏肺地对她,她除了给你下毒,还回报了你什么?第一次不成,就第二次,你是不是希望还有第三次!”

    言朔的眉头,蹙成了一团,看着自己的母亲气得双颊泛白,他心生不忍,可这会儿,他也不能让母后处死容儿。

    “母后,您这话是从哪里听说的,容儿什么时候给朕下毒了?”

    “你不要以为你让人烧了那条桌布,哀家手上没有证据就不能处死云娇容,这个女人今天必须死,你把她放下。”

    “母后……”

    言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看了一眼太后愤怒和失望的双颊,他抿着唇,沉默片刻后,对太后身边的冬雪道:“扶太后回去。”

    一言落下,他抱起云娇容要离开,可太后还是不肯走,挡在言朔面前不肯让路,“你今天要是想带云娇容走,就把哀家这个母后给杀了。”

    太后这一次是铁了心要云娇容死,她的儿子太痴情了,她根本不敢想象,再留这个女人在皇帝身边,保不齐哪天,她的皇儿就真的死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这一次,她宁可儿子跟她反目,也绝对不会再容下云娇容这个女人。

    儿子跟她不亲,总比儿子死了,让她白发人送烟发人好。

    言朔拿太后没办法,冰冷的视线,投向站在太后身边一脸为难的冬雪,道:“冬雪姑姑,扶母后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