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718.还有件事
    第718章718.还有件事

    冬雪这会儿也担心太后跟皇帝母子起冲突,上前搀扶着太后,“太后,奴婢扶您回去吧。”

    太后不肯,连脚下都不愿意挪动一下。

    这个时候,皇帝怀中的云娇容突然一阵猛咳,嘴里涌出一阵鲜血,言朔这会儿急坏了,也顾不上太后,抱着云娇容,将太后往边上一推,好在太后有冬雪搀扶着,才不至于摔倒。

    言朔抱着云娇容一路跑远了,太后一脸悲痛地看着言朔的背影,“他……他竟然推哀家。”

    冬雪也没想到,一向孝顺的皇上,竟然会对太后动手。

    可这会儿,她也只能劝着太后了,“太后,皇上也是一时心急,您看刚才云小姐的情况,也不太乐观,皇上着急了些,难免……”

    “呵!你不用替皇上解释,哀家清楚,哀家这个母后,在皇帝心里,永远比不上云娇容重要。”

    “太后……”

    冬雪看着太后脸上一脸哀戚,想到皇上对云娇容那紧张心疼的样子,心里也只能叹气。

    谁让他们家皇上这般痴情,做皇帝的这么痴情,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太后,依奴婢看,您也别着急处死云小姐了,奴婢看她的情况,也许……”

    冬雪想了想,还是斟酌了一下用词,“也许未必能撑下去,您何必为了她,跟皇上不和呢。”

    太后想起云娇容刚才那模样,心里稍稍定了一些,“那个女人若真是坚持不下去了,哀家就谢天谢地了。”

    承德宫——

    此时,承德宫的太医已经跪了一地,太医院院正陆修正在给云娇容诊脉。

    言朔见他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沉重,他原本悬着的心,更加慌了。

    “怎么样?”

    “皇上,云小姐身上这些皮外伤,因为行刑时间不长,倒不算太严重,只是……”

    陆修拧了一下眉,不知道接下去他这话说出来,皇上会是什么反应。

    “只是什么,快说!”

    言朔急得脸色铁青,尤其是看着陆修这样吞吞吐吐的模样,整颗心都悬着,直觉告诉他,陆修即将要告诉他的,不是会是什么好事情。

    陆修擦了擦从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弯着身站在言朔面前,道:“云小姐中了毒。”

    “什么?”

    言朔的脸,瞬间没了血色,伸手揪住陆修的衣襟,拳头攥得很紧,“中毒了?中什么毒了?母后给她下了毒?”

    言朔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陆修浑身发抖,在言朔松手的时候,直接腿软跪在了言朔面前,道:“这毒应该不是今天所下,在云小姐的体内已经有将将近五个月多的时间了。”

    “五……五个多月?”

    言朔傻眼地看着陆修,又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云娇容,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提步走到床边坐下,他握紧了云娇容冰凉到没有温度的手,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陆修,问道:“这毒能解吗?”

    言朔这话一问出来,陆修立即在言朔面前跪下连连磕头,“卑职无能,云小姐这毒是慢性毒药,如今在她体内已经存了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她的心脉,卑职……卑职…”

    言朔又是一脚,踹向了陆修的肩膀,“连毒都解不了,朕要你们这些太医有什么用?”

    “请皇上恕罪!”

    “请皇上恕罪!”

    “……”

    承德宫内的太医,都跪了下来,纷纷磕头求饶,对太医来说,宫里的主子遇上这种要命的事,对他们这条命来说,也是考验。

    “都给朕滚出去。”

    言朔厉声斥道,太医们像是得到了特设一般,连滚带爬地从承德宫退了出去。

    此时的皇帝,像是泄了气一般,瘫坐在床上,对一旁伺候着的王德摆了摆手,道:“你去靖王府,被陆先生请过来。”

    “是。”

    王德离开之后,言朔一直坐在云娇容身边一言不发,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他双眼黯然地看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这般夺目耀眼,仿佛始终照不进她的眼底。

    朕跟容儿之间,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是没办法走到尽头吗?

    言渊的眼底有些刺痛,看着云娇容毫无血色的脸,心,揪得更紧了。

    他就这样默默地陪在云娇容身边,抿着唇皱着眉一言不发,周围的宫人,谁都不敢上前去打扰。

    没多久,陆元和就被王德带进了承德宫。

    “皇上,陆先生来了。”

    王德小心翼翼地走到正在发呆的眼神身边,低声道。

    一听陆元和过来了,言朔立即回过神来,站起身,在陆元和对他行礼之前,上前拉住了他,“陆先生免礼,快过来给容儿看看。”

    “是。”

    陆元和领命上前,给云娇容细细把了一下脉,言朔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些放松的表情来,可他盯了许久,陆元和的脸上,除了凝重还是凝重,随后又发出了一声叹息。

    “怎么样,陆先生?”

    言朔在问陆元和的时候,声音有些微颤。

    “皇上,草民……无能为力。”

    言朔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压着眼中呼之欲出的热浪,盯着陆元和,双唇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一些,“连……连你也没办法吗?”

    陆元和不忍心看言朔那心痛的模样,垂着眸子,摇了摇头,“云小姐体内的慢性毒药,如果两个月之内解了,兴许还有的救,可现在已经五个多月了,请恕草民无能为力。”

    言朔原本整个希望都寄托在陆元和的身上,现在,连陆元和都没办法,难道容儿她……

    言朔不敢想下去,他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跟容儿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

    言朔无声地摇着头,双手捂着脸,不想让自己痛苦的情绪,被外人看得太彻底。

    “皇上,还有件事……”

    陆元和虽然不忍心看言朔这样,可有些事,他还是得让皇上知道,尽管这事说起来也有些残忍。

    言朔从双手中抬起脸,看着陆元和这欲言又止的模样,苦涩一笑,“还有什么事,只管跟朕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