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719.万万不可
    第719章719.万万不可

    陆元和走上前,微微屈着身,道:“云小姐她已有五个月身孕。”

    “什么!”

    这一下,言朔的脸色,彻底白如死灰,尽管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准备,可听到陆元和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被惊得半晌站不稳。

    “你说……容儿她……”

    言朔的身子,抖得厉害,这会儿,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容儿怀了他的骨肉,可现在,她身体里却留着毒血……

    “是,因为云小姐中了毒,所以,胎儿偏小,这会儿还看不出有孕在身。”

    “那……那这孩子……”

    言朔的声音,连带着身子一直在发抖,他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根本就做不到。

    “孩子吸收了母体的毒药,胎儿虽然还活着,但是,草民担心……”

    这种话,陆元和没有说下去,言朔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会儿,他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愣愣地看着陆元和,似乎他说什么,他都能接受了似的。

    “胎儿吸收了母亲的毒药之后,使得母亲的性命能延续一段时间,但是,胎儿同样要吸收母亲的营养,两者之间,相生相克。”

    言朔沉默了片刻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忍着眼眶中的热泪,硬着心肠,道:“如果……如果现在落胎呢?”

    孩子中了毒,言朔清楚,这孩子就算现在活着,以后怕也是……

    “万万不可。”

    陆元和立即道:“孩子月份如今已经大了,现在落胎的话,母亲一定会有生命危险,只能等到孩子大到自然生产,到时候再想办法。”

    “那万一……万一……”

    万一孩子胎死腹中呢?

    这个问题,言朔不管怎么努力,都问不出口。

    他的孩子,他跟容儿的孩子,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跟容儿会有孩子,可现在,孩子被他盼来了,可面对他的,却是这样一个残忍的事实摆在眼前。

    “皇上,胎儿在最危险的前三个月,都能坚持下来了,草民相信,他定能坚持下去。”

    他看着言朔痛苦不堪的模样,心生不忍,想了想,又安慰道:“等孩子平安生下来了,草民或许能将孩子体内的毒液除去。”

    “既然你能除去孩子体内的毒,为何容儿的毒……”

    “皇上,孩子虽然吸收了母亲体内的毒,可量并不会太多,草民猜测或许能有办法……”

    至于这位云小姐,他确实爱莫能助了。

    言朔整个人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瘫坐在床边,愣愣地看着云娇容昏睡的容颜发呆着。

    陆元和见言朔不说话,视线抬起看向王德,王德只能对他摇了摇头,看了言朔一眼之后,让他先别说话。

    没有皇帝的话,陆元和也不能随意退下,只能弯着身子在那里等着了。

    半晌,才听言朔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容儿还能撑多久?”

    陆元和的眼皮跳了一跳,随后,如实道:“不会超过三个月。”

    言朔眼眶通红,这会儿哪怕他多么努力地去接受这个事实,一想到容儿有一天会永远离开他,言朔便心如刀割。

    “皇上,草民尽量想办法延长云小姐的性命。”

    “有劳了。王德,送陆先生回去。”

    “是。”

    陆元和离开之后,言朔又是一个人陪在云娇容的身边,眼眶通红,他握着云娇容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着,滚烫的热泪,沿着他的眼角滑落下来,落到了云娇容的手背上。

    云娇容皱了一下眉,脸上满是悲苦之色,她努力地睁开双眼,看着言朔脸上带着泪,她心头一紧,眼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皇上……”

    听到云娇容的声音,言朔猛地抬起双眼,顺手擦去脸上的泪痕,看向她,“容儿,你醒了。”

    “皇上,你怎么了?”

    云娇容的声音,很虚弱,眼皮也撑得很累,可是她不想就这样闭上了,她害怕,害怕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她这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言朔了。

    “对不起,容儿,我没有保护好你。”

    “皇上,是容儿对不起你。”

    她用尽全力握紧言朔的手,“容儿对您下毒,太后要杀了我,是应该的,您……您不要怪太后。”

    “容儿别说话,你现在浑身是伤,先好好休息,你会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就娶你,好不好?”

    云娇容眼眶一热,对着言朔点了点头,眼皮实在是没有撑住,她又缓缓闭上了。

    嫁给言朔,是她一直以来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她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他的事,她又怎么能奢望嫁给言朔。

    只是,能听到他为她许下这样一个诺言,她也此生无憾了。

    这个时候,言朔应该是知道她中毒了的事,太医都来了,还能不告诉他吗。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言朔身边待多久。

    不知道等了多久,她渐渐沉睡下去之后,言朔看着睡得不安的容颜,压下眼底的滚烫,起身出了承德宫。

    长寿宫——

    内殿,太后气得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冬雪从外面走进来,表情看上去有些踟蹰。

    “太后,皇上来了。”

    太后的双眼,缓缓睁开,清明的双眼,这会儿看上去有些晦暗。

    “哀家不想见他,你让他走吧。”

    “太后,奴婢看皇上的模样,想来是跟你道歉来了,您就别跟皇上赌气了。”

    冬雪在一旁劝道,看刚才皇上那苦涩的模样,想来那云小姐的情况,不太乐观。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太后这会儿心里虽然气着,可一听冬雪说儿子来跟她道歉了,她的面色,又缓和了许多,没好气地看了都冬雪一眼,道:“你净想着替他说话。”

    “奴婢这是为太后您呢。”

    “行了,让他进来吧。”

    “是。”

    冬雪将皇帝引进之后,自己便退了出去,单独留下他们母子二人说话。

    言朔走到太后面前,轻轻唤了一声,“母后。”

    太后这会儿还在生言朔的气,虽然看到他一脸憔悴的样子,心中不忍,可面上还是板着脸,道:“怎么,哀家打了那个女人几鞭子,过来找哀家兴师问罪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