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720.去西北
    第720章720.去西北

    皇帝神情痛苦地皱着眉,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母后,容儿已经没几个月活了。”

    太后面上一惊,随后便平静了下来,“哀家那几鞭子她也没挨住?”

    “容儿她……”

    皇帝蹙了一下眉,艰涩道:“容儿她中了毒。”

    太后这一次面上的表情变化稍稍有些大了,“你怀疑哀家给她下毒?”

    言朔闭上双眼,摇了摇头,“母后不会这样做的。”

    言朔这话,总算让太后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你总算还没有被那个女人迷得一塌糊涂。”

    言朔依然跪在太后面前,神情凄然,“母后,儿臣这次来,是请母后放过容儿这一次,让朕好好陪陪她。”

    “不行!”

    太后一口就回绝了,“她越是没命,就越会孤注一掷对你下手,哀家怎么能让你再冒这种险?”

    在皇帝说话之前,太后冷笑了一声,道:“她是云太傅的女儿,哀家现在怀疑,她根本就不是云太傅的女儿,而是前朝的人。”

    言朔的脸色,因为太后这话微微有了些许小变化,太后的双眼一直盯在他的脸上,他这细微的变化,自然也落入了太后的眼中。

    知子莫若母,皇帝这样的反应,已然让太后明白自己已经猜对了。

    太后的眸子,微微往下一凛,“被哀家说中了,是不是?”

    言朔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跪在太后面前,又一次重重地磕了个响头,“请母后成全儿臣。”

    “你……”

    太后气急,她现在一心想要弄死云娇容,可偏偏自己这个痴情的儿子,以九五之尊的身份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成全他。

    “你想哀家怎么样?”

    她的声音,软了几分,面上却依然不悦。

    “儿臣要立容儿为后。”

    “不行!”

    太后的脸,气得绯红,“你先是让哀家饶她一命,现在已经上升到让哀家允许你立她为后?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太后越说越气,最后直接气得浑身发抖,“先前哀家已经如你的愿,你喜欢她,哀家就让你娶她,可她做了什么,她给你下毒,又差点让你名声尽毁,她还是前朝的后人,你还想娶她为后,你是不是非要等你被她害死了才甘心!”

    话音落下,太后面前一阵晕眩,差点摔倒在地上。

    “母后!”

    言朔跪着上前,将太后搀扶住,脸上神色未变,坚定得让太后怒火攻心,“你现在是皇帝,你是不是觉得哀家这个母后管不了你了?既然如此,你娶她吧,但你休想让哀家承认她这个儿媳妇。”

    这句话说完,太后直接在皇帝面前晕了过去。

    “母后!母后!”

    言朔上前将太后扶到床上躺下,“来人,传太医!”

    太医很快就过来了,给太后把完脉之后,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不然他们这头顶上的脑袋,真是不够皇上砍了。

    “太后怎么样?”

    “回皇上,太后娘娘这是急火攻心才晕厥过去的,卑职给娘娘开几副药服下就没事了。”

    “知道了,退下吧。”

    冬雪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太后,言朔看着太后由红转白的脸色,脸上满是内疚和自责。

    他知道母后是担心他,为他感到不平,可容儿怀了他的孩子,如今,那个孩子还生死不明,他不想负了容儿。

    冬雪看了他一眼,虽然她在外面不知道他们母子二人谈了什么,可让太后气得晕过去的,想必这件事,定是跟云娇容有关。

    “皇上,太后这边有奴婢照看的,不如您先回去吧,她老人家现在在气头上,您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不如等太后她这气过了先再说?”

    言朔拧着眉,半晌,点了点头,“照顾好母后,朕先走了。”

    “是,皇上。”

    另一边,被柳千寻软禁着的柳若晴,根本没办法从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这天,老爷子从外面回来,柳若晴快步走到他面前,“师父,你到底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她在这个地方虽然没有被限制自由,但是,这里被布了迷阵,不懂阵法的人,不管是从外面进来,还是从里面出去,根本就没有办法。

    有时候,柳若晴都在想,自己当初不应该不听老头的话,什么都学了,偏偏不学排阵之法,不然现在也不会被关在这里这么被动了。

    柳千寻看了她一眼,声音低沉,道:“现在走吧。”

    “师父您要放我走了吗?”

    柳若晴眼底一亮,快步走到柳千寻面前。

    却见他面色清冷地看着自己,淡漠道:“跟我去西北。”

    “去西北?去西北做什么?”

    柳若晴眼神防备地看着柳千寻,随后便想起墨榕天手上二十万的大军全部在西北那边集结,老头带她去西北,无非就是为了威胁言渊。

    她想了想,看着柳千寻道:“师父,就算你利用我威胁言渊,也只能威胁言渊一个人,朝中会带兵的,可不止言渊一人,皇帝手下可还有六王还有八王,还有手下这么多将军,您真的觉得这样的方法有效吗?”

    闻言,柳千寻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看了她一眼,莫名地冷笑了一声,虽然柳若晴不知道老头这一声冷笑代表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她,她以为老头要拿她威胁言渊这个想法,好像是猜错了。

    柳若晴被柳千寻带着一路往西北走,中途她几次想要逃走,都被柳千寻提前给阻止了。

    “你是我教出来的,你有什么本事,我比你还清楚,若是让我发现你再有逃走的心思,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见到言渊!”

    柳千寻冷着脸,直接对她放了狠话。

    柳若晴气急,可这会儿也没有办法,就算她趁他不备逃了,也能被他抓回来,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墨榕天到时候能放了她吧。

    她怎么看都觉得墨榕天不像是一个拿女人去威胁敌人的卑鄙小人啊。

    而此时,同时前往西北的人,还有孟茴,为了早点见到墨榕天,让他放了柳若晴,她从京城出发之后,路上便没有停歇,连夜赶路,一路上分餐露宿,等到了西北边界墨榕天那二十万大军驻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