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722.你离开吧
    第722章722.你离开吧

    墨榕天不知道她脑子里有这么多想法,他只是纯粹觉得这位是不是去边疆找郑卿封因为迷路了才走到他这里来了。

    可这会儿,他看这位瞪大双眼怒气冲冲的样子,墨榕天觉得,自己可能问错话了。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他又非常贴心地问道,准备让这位祖宗的气稍微顺一些,再谈正事。

    孟茴低眉看了看身上的脏兮兮的衣物,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我命人打水来。”

    墨榕天起身往外走,却被孟茴给抓住了手臂,“我在你帐里洗啊?”

    虽然她这一会儿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但是,这个原则性的问题,她还是得问清楚,她可是黄花大闺女呢。

    “不然你想去别人的帐里洗?”

    墨榕天双手环胸,挑眉反问道。

    孟茴张了张嘴,想了想,“还是在这里吧。”

    被熟人看光,总比被外人看光强,孟茴在心里想到。

    洗澡水很快就有人送过来了,墨榕天带着她,进了屏风后,道:“放心洗吧,我给你守着。”

    这句话,听上去很正经,可听在孟茴的耳中,却让她莫名地红了脸。

    墨榕天这会儿倒是没注意,说完之后,便转身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整个军营里都在传,今天这位新来的姑娘,可能是他们的主帅夫人,主帅都留人家在他的军帐里洗澡了。

    这个消息,在半个时辰之内,传遍了整个军营,

    孟茴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感觉上舒服多了,看墨榕天也顺眼了一些。

    此时,墨榕天真坐在桌边,给她做的饭已经送来了,墨榕天对她招了招手,“先过来吃饭吧。”

    孟茴走过去,这会儿是真饿坏了,拿起筷子,就胡乱扒了起来。

    看到她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墨榕天忍不住蹙了一下眉,“吃慢点。”

    孟茴没有空理他,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菜,墨榕天看着她这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先喝口汤,别噎着。”

    一顿饭吃完之后,孟茴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看墨榕天也终于顺眼了一些。

    “饱了吗?”

    孟茴点点头。

    “那你现在能跟我说,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直觉告诉他,他起先问的问题会惹孟茴不高兴,所以,他换了一种问法。

    想起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孟茴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她看着墨榕天迷惑的目光,沉吟片刻之后,道:“你把若晴放了吧。”

    “若晴?”

    墨榕天愣了半晌,看着孟茴严肃的面容,眉头微微一蹙,“若晴不是在言渊身边吗?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若晴明明被你们神机堂的人给抓了,你还不承认,我就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救你,现在害了若晴,我觉得我太对不起她了。”

    听着孟茴一口咬定是他抓了柳若晴,墨榕天的心里,蓦地一阵不悦。

    “你不相信我?”

    他的声音,骤然往下一沉,已然没有了一开始的耐性和温和。

    孟茴察觉到墨榕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怔愣了片刻,见他面露不悦之色,她心下一凛,难道真的冤枉他了?

    这一下,孟茴没好意思再一口咬定了,只是道:“是你们神机堂的人自己放话出来说若晴在你们手上,再说了,靖王派了这么多人出去找若晴都没找到,出除了你们,谁还有这本事?”

    墨榕天还想张嘴反驳,可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将反驳的话,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你……你没话可说了?”

    孟茴看着墨榕天沉默不语,显然一副理亏的样子,眼底顿时有些失望。

    可随后又觉得她现在不能激怒墨榕天,不然他很可能会会拿若晴出气,于是,愤怒的心情又压了下来。

    墨榕天抬眼看了看她,沉着脸沉默片刻,忽地在她面前站了起来:“我没有抓她。”

    说完,烟着脸,从军帐内走了出去。

    副将张蒙的军帐内,虽然过去了大半天,他还是没办法想象,这位一直冷漠到生人勿进的太子殿下,今天怎么会亲自动手给一个女人洗脸?

    诶?等等,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间跑来找太子殿下?

    张蒙也是前朝的将领,前朝覆灭之后,太子殿下被国师安顿好之后,便一直是由他照顾着长大的,这期间,国师出现的次数不多,要算起来,他或许跟太子殿下更亲近一些。

    所以,太子殿下的性子,他自然也比较清楚,这会儿,看到他这样温柔地亲自给一个女孩子洗脸,确实有些把他吓到了。

    军帐的帘子,被人给掀开了,他看到墨榕天进来,那满头的白发,衬得他深邃的五官更加清冷了几分。

    “太子殿下。”

    他立即起身走到墨榕天面前,便听墨榕天问道:“师父有说去哪里吗?”

    “国师他未曾说过,只是说有要事要离开。”

    张蒙心想,国师连您都不告诉,又怎么会告诉我呢。

    墨榕天的脸色,这会儿沉得有些可怕,完全没有面对孟茴时那下意识的温柔,一时间,甚至让张蒙觉得这是两个人。

    “不过,国师有说过,最近这几天应该就会回来了。”

    墨榕天沉着脸,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知道了。”

    墨榕天回到自己的军帐内,孟茴坐在里头正发呆着,见他进来,双眼便紧紧地盯着他的脸。

    墨榕天沉着脸,走到她面前,道:“你离开这里吧,这里不适合你待着。”

    闻言,孟茴的心,蓦地往下一沉,有些许淡淡的失落从她心头淌过,她垂眸沉默了片刻,再一次抬眼看向墨榕天,问道:“你打算不管容儿了吗?”

    孟茴这话,让墨榕天的心,蓦地一紧,视线抬起看向孟茴神色复杂的脸,没有出声。

    “容儿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

    孟茴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墨榕天,“她是不是为了你给皇上下过药?”

    她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墨榕天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说什么?容儿给言朔下过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