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723.皇上比你更爱容儿
    第723章723.皇上比你更爱容儿

    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孟茴的肩膀,疼得她蹙了蹙眉,看着他这般紧张云娇容的样子,孟茴说不出此刻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抿着唇,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我猜的。”

    尽管如此,墨榕天的脸色却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沉得更加厉害了一些。

    孟茴会这样猜测,肯定有她的理由,容儿在宫里的境况一定很危险。

    “容儿发生什么事了?”

    墨榕天压下心中的恐慌,看着孟茴,问道。

    “前段日子,皇上性情大变,几位王爷查出皇上被人下了药。”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看向墨榕天,道:“皇上身边戒备森严,饮食更是慎之又慎,能轻易给皇上下药的人,你觉得会有谁?”

    墨榕天没有回答,几个月前,皇帝准备立后,因为后冠和水上行宫这件事,惹得民怨沸腾,当时他就觉得皇帝有什么问题,没想到他竟然被人下了药。

    他不得不往师父身上去想,言朔如果被人下了药,最大的可能就是师父让容儿去做的。

    师父竟然让容儿做这么危险的事!

    墨榕天的拳头,因为愤怒而握紧了。

    他已经揽下了全部的责任,为什么师父还是不愿意放过容儿,还要让容儿冒这样的险?

    下一秒,墨榕天又神色慌张地看向孟茴,“言朔怀疑容儿了?”

    既然孟茴能猜到,言朔不可能猜不到!

    孟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就算皇上知道了,他也不会对容儿怎么样的。”

    她看着墨榕天,表情淡漠,“皇上比你更爱容儿,就算他知道容儿想要他的命,他都会保护好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可是,你呢?”

    “容儿为了你在皇宫里冒险,你为她做了什么?”

    她没说太后鞭打云娇容的事,可是,她不信墨榕天不知道一旦云娇容被人起疑,她在宫里的处境会有多危险。

    此时的孟茴,并不知道云娇容已经没多少日子好活了,她只是突然觉得,墨榕天对容儿,并不是爱得那么深。

    墨榕天这会儿没有理解孟茴话中的意思,只是担心云娇容在宫里就算有皇帝护着,处境不一定会好。

    除了皇帝之外,太后和言渊兄弟几人都不会放过容儿的。

    “皇上要娶容儿,你也愿意让容儿嫁给他吗?”

    墨榕天缓缓抬起双眼看着孟茴,半晌,道:“如果容儿自己愿意,我不会阻止她。”

    “你……”

    孟茴这会儿真是气坏了,“容儿为你做了这么多,你难道什么都不做?她要嫁给皇上,你也不阻止,你真的爱容儿吗?”

    这会儿,墨榕天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孟茴话中的意思,这会儿,他不知道自己该气还是该笑,更加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该用什么表情对着孟茴。

    犹豫半晌,他才缓缓道:“容儿是我妹妹。”

    “废话,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兄妹相称吗?你们……等等,你说什么?”

    孟茴总算是回过神来,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对劲了,她震惊地看着墨榕天,重复道:“容儿是你妹妹?”

    墨榕天点点头,并没有打算隐瞒孟茴。

    “亲妹妹?”

    孟茴的双唇在发抖,因为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墨榕天还是点头,这一下,孟茴整个人都傻眼了。

    墨榕天是前朝太子,容儿是他亲妹妹,那容儿也是前朝的人,前朝皇室的公主?

    那太后怀疑她给皇上下药,就无可厚非了,容儿这个动机太大了。

    整个军帐里,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压抑得令人窒息。

    孟茴的手掌,在不经意间蜷成了拳头,缓缓抬起眸子看向墨榕天,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秘密,你不怕我……”

    “你不会。”

    孟茴的话还没有说完,墨榕天便出声将她的话给打断了,清明的双眼,坚定又带着一股强大的信任,让孟茴有些无所适从。

    “你不会害容儿,我知道。”

    墨榕天说得十分肯定,这样的信任,让孟茴觉得沉重。

    她已经背着皇上救过墨榕天,现在还要为了一个随时会要皇上命的人,而去隐瞒她的身份吗?

    她看着墨榕天,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半晌,墨榕天又对她道:“你回京吧,若晴真的不在我手中,你留在这里,我也没办法把人交给你。”

    孟茴看着他清冷的脸,满头的银丝,使得眼前之人给她一种肃冷高贵又高不可攀之感。

    她咬着下唇,眼神中带着几分挣扎,看着墨榕天,犹豫片刻之后,道:“你跟皇上,一定要兵戎相见吗?”

    孟茴的问题,让墨榕天脸上冰冷的线条,染上了几许复杂之色,薄唇,轻轻抿成了一条线,半晌,才神色苍凉道:“孟茴,这是我活着的宿命。”

    孟茴看着他,愣了半秒,脱口而出道:“可是,我觉得你并不是很愿意。”

    她的话,也同样让墨榕天愣怔了好几秒,他盯着孟茴,一阵沉默过后,对她涩然一笑,转身走了。

    孟茴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下唇下意识地紧咬着,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刚才墨榕天出去时那个涩然的笑容,莫名地揪着她的心。

    云娇容身上的伤,好得很快,几天后,她就能下床行走了。

    “容儿,这是朕让陆先生给你配的养生的药,你多喝点,对你身体好。”

    云娇容点点头,很乖巧地接过言朔手中的药喝下,那刺激着舌头翻转的苦味,让她恨不得一口将药给吐出来,可又怕言朔担心,愣是逼着自己,将药喝下。

    “朕陪你出去走走。”

    皇帝扶着云娇容,往承德宫外走。

    云娇容停下脚步看他,眼神中,带着难言的愧疚和亏欠。

    “怎么了,容儿?”

    “皇上,容儿对你下毒……”

    云娇容的话才说了一半,便被言朔用手指快她一步压住了她的双唇,温热的指腹,覆在云娇容冰凉的双唇之上,感受着言朔的体温,云娇容的心头更是一阵刺痛着。

    “朕不是没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