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724.就这么点追求
    第724章724.就这么点追求

    他笑着牵住云娇容的手,握得紧紧的,他弯着身,让自己的目光跟云娇容平视着,眼神中温柔如春风,拂过云娇容的脸,“容儿,在最后那一刻,你把药打翻了,对朕来说就足够了,容儿对朕能有一丝不忍,朕已经很开心了。”

    言朔的话,让云娇容心如刀割,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狠下那样的心肠去给这样一个对自己深情付诸的男人下药。

    或许若晴说的是对的,她天生就是自私的人,只要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活着,能明知言朔不会伤害自己所以有恃无恐地去伤害他。

    强压着眼底的热浪,她声音哽咽地看着他,鼻音粗重道:“你就这点追求吗?”

    言朔闻言,低眉轻声一笑,“对,对容儿,我就是这么点追求。”

    他牵着云娇容的手,笑容温柔地往外走,“我已经让礼部着手筹备我们的婚礼了,很快,我就能娶你为妻,让你成为我的皇后。”

    云娇容心尖再一次一痛,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上,更是惨白一片,“可我……我是前朝皇室的人。”

    “我只知道你是我想要娶的人,你是什么身份不重要。”

    云娇容的眼底,已经盈满了热泪,泪光盈盈地看着言朔,道:“可是太后……太后她会答应吗?”

    “别担心,我会让母后同意的。”

    他握紧了云娇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皇上,容儿是个该死的罪人,你答应容儿,不要为了容儿再惹太后伤心了,太后尽管不喜欢容儿,可也为了容儿已经一再妥协了,是容儿自己不知足,一再让太后失望,您千万不要再让太后伤心了。”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让母后伤心的。”

    言朔点点头。

    “真的?”

    “嗯,真的,我会求母后,让母后同意我娶你。”

    “可太后若是不同意呢。”

    云娇容看着皇帝,坚持自己的问题,她已经够对不起皇帝了,她不想他们母子再因为她出现嫌隙。

    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让皇帝再为她这样做。

    “母后会同意的。”

    言朔轻轻捏了捏云娇容的掌心,对她柔声一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安心等着做我的皇后就好。”

    云娇容还想问,可看到言朔那温柔似水的眼神中透出来的坚定,她还是将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言朔陪着她在御花园里走了一会儿,云娇容这段日子的身体情况,又差了一些,走了一会儿就会累得要睡觉。

    等到她回到承德殿睡着之后,言朔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心疼和不舍,同时,也逼着自己将眼中的心痛给忍了回去。

    “照顾好容儿。”

    “是,皇上。”

    长寿宫内,太后被皇帝气得这几日一直卧床不起,今日好了一些,冬雪刚搀扶着她出来院子走走,便看到皇帝那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

    太后的脚步,顿了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敛了下来。

    皇帝走上前来,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母后。”

    冬雪非常识相地给言朔行了个礼之后,便退了下去,留下皇帝母子二人。

    “如果你是来求哀家同意你立云娇容为后,还是死了这条心,你既然已经让礼部做准备了,那就去随你的意,你是一国之君,哀家也没权利阻止你。”

    太后冷着脸在殿中间的椅子上坐下,不想看皇帝,脸上透着几分疲惫的神色。

    皇帝跪在太后面前,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母后,容儿……怀了朕的儿子。”

    “什么!!”

    太后惊得整个人从椅子上站起,“她有身孕了?”

    “是,已经五个多月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哀家看她……”

    太后的视线凌厉地投向皇帝,“你不是在骗哀家吧。”

    “儿臣不敢欺骗母后。”

    太后愣愣地看着言朔,自己儿子脸上痛苦的神色,让她不忍心再责备于他,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五个多月了,可哀家看她那身子……哪有五个月?”

    “陆先生说,因为容儿体内的毒,导致胎儿不会很大……”

    言朔这话说得很委婉,可太后并不傻,不会什么都想不到,“你是说孩子他……他……”

    太后没忍心说下去,不管她怎么不喜欢云娇容,怎么希望她死都好,她腹中的孩子,可是她第一个孙子(孙女),她哪能不心疼。

    皇帝没有接太后的话,只是对着太后重重磕了个响头,“母后,容儿没多少日子好活了,儿臣想给她腹中的孩子一个名分,朕不想他没了母亲,连他自己的身份也不能被人承认。”

    太后的心情这会儿很复杂,愣愣地坐在样子上,半晌没吭声。

    想到云娇容腹中的孩子,她也是心疼得不行,原本不让皇帝娶云娇容为后的决心,这会儿也没有那么坚定了。

    许久,见太后捏了捏疲惫的眉心,道:“算了,随你吧,哀家不管了。”

    言朔脸上一喜,对着皇帝连连磕了好几个头,“多谢母后。”

    言朔在长寿宫的时候,中途太医来过,每天这个时候,他都要定时给云娇容诊脉。

    云娇容睡得时间不长,太医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太医,我现在情况怎么样?”

    “小姐请放心,您跟胎儿的情况都很好。”

    平时,这些事太医都是跟言朔说的,真实情况也只有言朔知道。

    所以,太医在云娇容面前,并没有提中毒的事,他以为云娇容并不知道自己中毒这件事。

    可这会儿,云娇容却被太医这句话给惊得半晌没有说话,只是双眼震惊地盯着太医,好半晌,才双唇颤抖地开口道:“胎……胎儿?”

    言朔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怀了身孕。

    这几个月没来月事,她也只是以为是体内的毒素导致她身体情况紊乱,并不曾想过是因为怀有身孕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