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726.皇上已经知道了
    第726章726.皇上已经知道了

    言绝开口这般提议道,让言朔有些想不通,“多带些人就能将九婶救回来吗?西北全是神机堂的人,墨榕天身边还有柳千寻,更别说还有那二十万大军了,就算皇叔武功天下无敌,你确定你这一次去不是送死吗?”

    言朔的担心,他们三人当然也知道,但是,现在情况不同,要想让柳千寻不暴露于人前,他们必须得提前杀了他。

    所以,当务之急,当然得在柳千寻去了西北跟墨榕天会合之前动手,不然的话,想要私下杀了柳千寻,几乎不可能。

    “就算是去送死,我也不能让晴儿在神机堂的人手上冒险。”

    言渊沉着脸,淡淡地开口道。

    对于言渊这样的心思,言朔自然是能感同身受的,如果是容儿被抓走了,他现在肯定是跟九皇叔一样的心情,但是……

    “皇叔,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言朔知道,自己这位九叔一旦下定了决心,是不听劝的,可现在的情况……

    神机堂,容儿的哥哥……

    言朔的拳头,藏在袖口下,微微握紧了。

    他是不是该问问容儿?

    让他眼睁睁看着皇叔去送死,他也做不到,可是容儿……

    神机堂的那个人会听容儿的话吗?

    言朔皱了一下眉,心情变得越发沉重了起来。

    言霄看着言朔脸上带着几许挣扎矛盾的表情,眸光闪了一下,神色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难道皇上已经知道云娇容的身份了?

    可他若是知道了云娇容的身份,云娇容难道不会说出柳千寻来?

    言霄的心里,有些不安,目光带着几分同情地朝言渊看了一眼。

    如果皇上也知道了柳千寻的身份,恐怕老九想要保住他媳妇儿也难了。

    阿朔毕竟是一国之君,可不能像他们几个这样胡来。

    言霄正担心着,便听到言朔道:“皇叔,你再安心忍耐几天,让朕给你想办法,如何?”

    言渊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就被言霄给阻止了,“你就耐心再等两天吧,你媳妇儿现在暂时还不会有危险。”

    说着,他对言渊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别说话。

    等出了御书房之后,言渊便迫不及待地侧目看向言霄,道:“六哥,你想到什么了?”

    言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敛着眸子,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才开口道:“也许皇上已经知道云娇容的身份了。”

    “知道了?”

    言渊的心,蓦地咯噔了一下,如果皇帝知道了云娇容的身份,那他迟早得知道柳千寻跟神机堂的关系。

    跟谋逆扯上关系,可跟冒名替嫁的性质差太多了,皇帝不可能会像是上次那样维护晴儿的。

    到时候,就算他很不情愿走到那一步,怕也不得不这样做了。

    言霄知道言渊心里在想什么,犹豫了一下,出声安抚道:“老九你先别担心,只要云娇容不把墨榕天跟柳千寻说出来,我们就还有时间,这次若晴的事,阿朔或许会让云娇容帮忙。”

    言渊明白言霄的意思,蹙着眉,点了点头。

    “云娇容连皇帝都要毒杀,现在他哥哥抓了若晴威胁老九,你们觉得云娇容会帮忙吗?”

    一旁的言绝想了想这般开口道,“若是云娇容不打算帮忙呢?或者,就算她答应了,墨榕天会答应吗?这么好的机会对付老九,他怎么能放过。”

    言绝的话刚说完,就见言渊摇了摇头,眉头在这会儿拧得更紧了一些,“也许这次的事,连墨榕天都不知道。”

    “什……什么意思?”

    言霄跟言绝不知道墨榕天的事,他却是很清楚,在呈阳县的时候,他从伊贺派的人手中救下晴儿,差点连命都没了,尽管他跟墨榕天接触的机会不多,尽管如今两人之间的立场对立,可他还是觉得,墨榕天不是一个会拿女人的命都做人质的卑鄙小人。

    “我怀疑这次的事,是柳千寻自己的行为,墨榕天并不知道,而且,就算云娇容答应去劝墨榕天放人,柳千寻也未必会答应。”

    言渊的表情凝重又凌厉可怖,现在真的只有杀了柳千寻这一条路了。

    听言渊这么一说,言霄跟言绝二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言朔回了承德宫,云娇容正坐在院子里发呆着,看到言朔进来,她对他微微扬起一丝笑容。

    “皇上。”

    “起风了,怎么也不多穿点衣服?”

    “我不冷,这样刚刚好。”

    云娇容笑着回答,见言朔始终眉头紧锁着,便担忧道:“发生什么事了?”

    言朔看着云娇容,薄唇抿了抿,还是开口道:“九婶被神机堂的人抓走了。”

    云娇容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段日子了。”

    云娇容一直住在后宫,加上因为言朔的事,她跟柳若晴之前也没有从前那么亲密了,所以在宫里一段时间见不到柳若晴,云娇容也没觉得奇怪,倒是没想到她竟然被哥哥的人给抓走了。

    “皇叔打算去西北去把九婶带回来,但是你哥哥手中有二十万大军,朕不放心他过去,可朕想不出办法阻止他。”

    云娇容看着他紧锁的眉头,下唇轻轻咬着,片刻之后,道:“皇上,我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言朔一愣,便听云娇容解释道:“我哥哥不会拿若晴的命去威胁任何人的,你相信我。”

    尽管这会儿,她确实没有任何资格让言朔去相信她,但是,她很确定自己的哥哥不是那种龌龊的卑鄙小人。

    “可是九婶就在他的人手上。”

    言朔想说自己相信云娇容,可是这话,他这会儿根本说不出口。

    云娇容紧咬着下唇无法反驳,哥哥喜欢若晴,她其实心里知道,真是因为她知道,所以她确定哥哥不会伤害若晴。

    况且,他之前有这么多机会抓走若晴,却从未出过手,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可是,哥哥不会那样做,不代表国师不会,所以……

    若晴的失踪,很可能是国师所为。

    “容儿,你能不能……能不能让你哥哥把九婶给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