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727.侯府级别
    第727章727.侯府级别

    言朔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别扭。

    云娇容看着言朔,神色复杂地皱了一下眉,在言朔期待又不安的眼神中,摇了摇头,“没用的,皇上。”

    她看着言朔眼中的失望,心头一阵刺痛,“我能让哥哥放了若晴,但是,我敢肯定,若晴不在哥哥手上,就算他想放了若晴,国师也不会答应的。”

    “国师?”

    言朔拧了一下眉,之前朝廷对神机堂的调查,知道神机堂的主事人当中,有一位身份尊贵的老人,难道就是容儿口中的国师?

    “他是我哥哥的师父,神机堂很多事,都是国师去处理的,若晴定是国师抓走的,他不答应放人,哥哥也拿他没办法。”

    言朔拧了一下眉,神情有些烦躁,“你哥哥不是太子吗?他一个国师还不听太子的命令?”

    云娇容涩然一笑,如果国师愿意听太子哥哥的话,或许她跟哥哥这一辈子都不会这么苦。

    他们被逼着肩上担负着家族的责任,他们能说什么。

    国师一个外人都为了他们墨家的江山奔走,他们身为墨家的儿女能什么都不做吗?

    况且,国师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光复他们墨家的江山,哥哥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外人去杀一个一心为他们墨家的忠臣。

    “国师一心为我们墨家付出,皇上难不成认为我哥哥会因为国师不听他的话就杀了他吗?”

    云娇容自嘲地一笑,目光有些缥缈地看着远处,目光涣散,“为了复国,他可以不择手段。”

    不然,也不会去利用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徒弟了。

    这句话,云娇容没有说出来。

    言朔抿着薄唇,沉默半晌后,才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跟你哥哥见过面了?”

    云娇容愣了一下,表情有些闪烁,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嗯,见过了。”

    她说了这么多,如果说没见过,皇帝也是不会信的。

    “什么时候?”

    云娇容敛着眸子,抿着唇没有看言朔,只是淡淡地道:“每次他要见我,都是悄悄潜进宫来。”

    因为祥云殿的位子在皇宫里并不显眼,以神机堂少主这样的身后,想潜入皇宫不被人察觉,并不困难,所以,云娇容的回答,并没有让言朔怀疑。

    “国师呢?”

    “没见过,不过我听哥哥说起过他。”

    云娇容想也没想就否认了,如果她现在把国师说出来,以言朔的心思,迟早会猜到柳千寻,一旦他猜到柳千寻,那么若晴肯定会被牵扯到谋逆的事情上来,不管最终朝廷会不会查到若晴身上,至少现在,她不希望这事是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的。

    言朔没有怀疑云娇容的话,只是想到她口中那个难缠的国师,他的眉头,还是皱得很紧很紧。

    既然云娇容这边没有办法,皇帝最终还是允了言渊的要求,让他出京前往西北,同时,吊了一批手下的精兵良将跟着言渊一同前往。

    “皇上给你的人,毕竟不是自己的亲信,如果他们见到了柳千寻,一定会回京跟皇上禀报。”

    送言渊出城的时候,言霄压低声音,凑到言渊身边,低声道。

    言渊点点头,目光朝那十几个大内高手看了一眼。

    “我从天机阁调了一批人给你,他们会暗中一路跟你去西北,他们都是我的亲信,有什么事,你们只管吩咐他们去做,如果见到柳千寻,尽量不要惊动这几个大内的人,动手杀了他。”

    言霄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

    “我知道了,谢谢六哥。”

    “行了,去吧,我可不算是为了你,毕竟最后你要是跟皇上闹掰了,苦的可还不是我跟你八哥。”

    言霄半玩笑半认真地道。

    言渊苦笑地扯了一下嘴角,翻身上马,“我先走了。”

    “去吧,路上小心。”

    柳若晴被柳千寻带着一路往北,途中她遇见一批言渊手下的暗卫,她想找机会逃走,可每次都能被老头子察觉。

    这几日,老头子的脾气有些暴躁了,她不想惹怒他,所以只能老实等着机会。

    除了这个事之外,还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她的,就是她的身世。

    自从开始知道自己的出身之后,柳若晴就始终放不下这件事情,有事没事就拿出之前柳千寻给她的那半块玉反复看着,试图从这仅有的线索上找到一些跟自己身世有关的东西。

    柳千寻走到她身后,见她又在拿那块玉盯着看,便没好气地道:“光是凭这半块玉,你能看出什么来?”

    柳若晴将玉握在手中,想了想,问柳千寻道:“师父,那个家仆断气之前,什么都没跟你说过吗?你能不能再帮我仔细想想?”

    除去利用柳若晴对付言渊之外,柳千寻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是真的很疼柳若晴的,这个时候,就他们师徒二人,面对柳若晴的问题,柳千寻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

    见她这么执着于自己的身世,他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闭上眼,回忆起当年的事情。

    半晌,他又骤然睁开双眼,将柳若晴手中的玉佩拿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眼,“江……”

    柳若晴见柳千寻这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眸亮了一下,紧张道:“怎么样,师父,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当时那家仆就跟我说了两个字。”

    “哪两个字?”

    “皇家。”

    皇家?还是黄家?

    柳若晴茫然地看着柳千寻,“哪个huang?”

    柳千寻盯着玉佩,半晌不语。

    “师父……”

    “如果这玉上的‘江’是你家族的姓氏的话,这个‘皇家’指的应该是天家。”

    “天家?那就是皇家了?”

    柳千寻点了点头,“这块玉的玉质非常独特且稀有,普通人家不可能有这样的玉,加上当时你身上穿的衣物,襁褓,都不是出自普通人家。”

    柳若晴一直跟着柳千寻盗墓,所以,她对玉质的等级自然也看得出来,这块玉绝对是上上之品。

    “历朝历代,每个家族的衣着布料都是有规制的,你身上那些衣服的布料,一般人家得不到,最起码得是侯府级别以上的人家才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