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728.杀无赦
    第728章728.杀无赦

    柳千寻指了指柳若晴这块玉,道:“也就是说,你的家族,最起码得是侯府级别的人家。”

    柳若晴是在二十一世纪长到十八岁的,所以,她对古代的衣着装饰的规制不太了解,但是柳千寻在镇国侯府生活了十年,又当了这么多年的国师,他肯定是清楚的。

    柳若晴拿着玉佩的手,握得紧紧的。

    “据我所知,当时没有一个姓黄的人家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让一个侯府甚至是公府灭门的。”

    柳千寻这话,让柳若晴明白了。

    不是姓黄的黄家,那就是皇家了。

    “那师父知道有什么国公府或者国侯府是姓江的吗?”

    能达到侯府级别的人家,姓氏肯定知道。

    “在东楚没有,不过另外一个国家有。”

    “哪里?”

    “西擎。”

    柳千寻回答得十分肯定,“西擎江国公府,柳城鹤皇后江氏的娘家。”

    “柳城鹤的皇后?”

    柳天心惊了一下,“那不就是柳天心的外家?”

    柳千寻点点头,“对,柳天心的外家,江国公府世代为将,镇守西擎边疆,西擎能成为四国之一,江家功不可没,如果当年被灭门的真的是江国公府,怕是现在的西擎已经没有这户人家了。”

    柳若晴被这样的话给惊到了,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跟西擎扯上关系。

    “也就是说,我只要去查一下江国公府就知道我的身世跟江国公府有没有关系了?”

    柳千寻点点头。

    他带着这丫头在一千年后生活了十几年,一心想着替郁儿报仇,西擎的事,他并不清楚。

    如果这丫头真是江家的人,她只要去西擎查一下的就知道了。

    柳若晴将玉佩握在手里,心里隐隐地有一种感觉,她的身世,或许真的跟西擎的江国公府有关。

    她又想到了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柳天心,想到得知她被火烧死的时候,自己心痛得直掉泪,想到自己在见到柳天心时那莫名的亲近,她越来越觉得,或许,自己跟柳天心本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江皇后,江国公府……

    柳若晴此时脑子里有很多想法,可这会儿却只能是一个个碎片,一旦她想要拼凑起来,就瞬间变得杂乱一片。

    还有那个家仆口中的皇家,指的是柳城鹤吗?

    柳若晴摇摇头,这会儿,很多事都是假设,只有等到她查清楚江国公府是否还存在,才能确定她后面的假设。

    言渊一路往西北赶过去,一路上日夜兼程,中间还累死了好几匹马,在接近西北边境还有几百里的地方,终于发现了柳千寻跟柳若晴的身影。

    “言渊?”

    柳千寻看到言渊的时候,发出了两声低笑,“没想到你亲自来了。”

    此时,言渊的表情冷得能生出霜来,没了从前晚辈对前辈的温和,眼中冷凝着一股戾气,“柳先生,把晴儿放了,本王放你一条生路。”

    出了京没多久,言渊就找借口将皇帝派给他的几个大内侍卫给调开了,这会儿留在他身边的,只有他自己的亲卫和言霄调给他的那几个天机阁的人。

    柳千寻看着言渊,连连轻笑了两声,笑道:“靖王爷,这里可是快到西北边境了,这附近都有我们神机堂的人,你真的觉得,你有本事杀了我吗?”

    言渊的眸光,闪了一闪,用眼神示意四周的暗卫准备救人,却见柳千寻将视线看向身边的柳若晴,道:“既然靖王爷亲自来接你了,你就回去吧。”

    柳若晴愣了一下,惊诧地看着柳千寻,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师父,您要放我走?”

    不是柳若晴多想,老头这一路将她从京城带到西北,怎么可能言渊一过来,他什么都不做,就放她走了。

    她不信老头会这么好说话,况且,他都说了,这四周多的是神机堂的人,言渊不一定能从他手中将她救走。

    除了柳若晴,连言渊都愣住了,这一路他日夜兼程地赶过来,可从未想过能这么轻易就从柳千寻手中将晴儿带走。

    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柳千寻看着面前几人怀疑的目光,发出了几声意味深长的朗笑,看着言渊面无表情的脸,道:“怎么?靖王爷觉得老夫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么?”

    他捋了捋下巴上微长的胡须,看着言渊,继续笑道:“那不如靖王爷猜猜老夫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言渊的眉头皱了一皱,看着柳千寻那胸有成竹的模样,表情往下一凛,他自然是猜出了他的用意。

    他轻而易举将晴儿还给他,目的自然是引起别人的怀疑,让人觉得晴儿跟神机堂的一伙的。

    当这样的消息传到皇帝或者朝臣耳朵里,他们自然而然地也就觉得,晴儿是柳千寻故意放到他眼神身边的,到时候,晴儿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好在,他现在身边的人全是亲信,在此之前杀了柳千寻,自然也就没人再会将晴儿跟神机堂联系在一起了。

    现在,言渊明知道柳千寻耍的什么诡计,现在能让晴儿轻易回到自己身边,其他的事,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计较。

    当下,便对柳千寻拱了拱手,“那就请柳先生将晴儿还给本王吧。”

    柳千寻笑了一笑,侧目对柳若晴道:“去吧,丫头,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师徒情缘就此尽了。”

    “师父。”

    柳若晴眼眶一热,尽管师父一直在利用她,可让她就这样狠心断绝他们的师徒之情,她断然是做不到的。

    “晴儿。”

    言渊快速上前,生怕柳千寻会反悔似的,将柳若晴拉到自己身边,感受着这个熟悉的气息,言渊这段日子以来,悬着的心头,才逐渐平复下来。

    “晴儿,我们先走。”

    言渊将柳若晴带回自己的马上,回头朝自己身边的人看了一眼,少了刚才面对柳若晴时眉眼间的柔和,这会儿多了几分凌厉的杀气。

    几名暗卫领命,在言渊带着柳若晴离开之后,将柳千寻围在了中间。

    “王爷有命,杀无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