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729.难有两全之事
    第729章729.难有两全之事

    柳若晴被言渊带走了一段距离,心头隐隐地有些不安,再回头看时,发现跟着言渊来的暗卫并没有一路跟着回来。

    “停下!言渊,你给我停下!”

    柳若晴惊慌的声音,让言渊的眉头,倏然一皱,手臂一使力,收紧了马缰。

    “怎么了,晴儿?”

    柳若晴猛然回头,看着言渊的双眸里,透着几分慌乱,“齐风他们怎么没有跟上?”

    言渊的脸色有了细小的变化,柳若晴的目光,没敢从言渊的脸上移开,她看到他眼底闪烁着的异色。

    袖口下的拳头,紧了紧,盯着言渊,问道:“你要杀他,是不是?”

    言渊眉头一蹙,抿着薄唇,没有吭声,很显然,他完全不辩解,自然也就是默认了。

    柳若晴的眼眶,骤然热了一圈,眼泪对着言渊吧嗒吧嗒往下掉,“你答应过我,不杀我师父的。”

    “晴儿。”

    言渊皱了皱眉,表情为难地看着她,“现在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要你死。”

    柳若晴摇着头,不停地掉眼泪,“不是的,我师父对我很好的,他只是被仇恨蒙蔽了,他不会要我死的,言渊,我求求你,放过我师父吧。”

    她知道自己不能怪言渊,可是,她真的不忍心明知道师父要死,她还能无动于衷地看着。

    她在言渊怀中跳下马,往回跑。

    “晴儿!”

    言渊跟着下马,冲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别回去,这里是神机堂的地盘,再回去很危险的。”

    “我不能看着我师父死啊。”

    她在言渊的怀中挣扎着,却被他越抱越紧,“言渊,你骗我,你说过会放过他的!”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挣扎得也越来越厉害。

    言渊此时也是又生气又无奈,手上的力道并没有放松,“晴儿,你听我说,今天我放过他,他以后也不会放过你的。”

    “没关系,我是他养大的,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他的,不放过就不放过吧,我求求你,放过他!放过他!”

    她用力抓紧了言渊的衣襟,情绪有些失控了。

    言渊皱着眉,这会儿也有些恼了,可是,训她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声音离得越来越近。

    柳若晴停止了挣扎,视线猛然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见齐风等几个暗卫策马朝他们这边过来。

    柳若晴的身子,抖了一下,抓着言渊衣襟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

    “王爷。”

    齐风下马,看了柳若晴一眼,走到言渊面前。

    “怎么样?”

    “柳千寻受了点伤,被神机堂的人救走了。”

    言渊的眉头皱了一皱,声音往下一沉,“没追上?”

    听出了言渊语气中的不悦,柳若晴眉心一跳,抬眼看向言渊冷然薄情的脸,心头发紧。

    她知道,这一次,言渊是一定要让老头子死的。

    “属下无能。”

    齐风低头请罪。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沉着脸,看着齐风一言不发,柳若晴也在看着齐风,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他……伤得重吗?”

    言渊手下的暗卫,这么多人,一个个全是高手,老头的武功再高,长久打下去,老头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齐风一脸为难地看向她,又看了看言渊,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道:“应该只是皮外伤,我们出手没多久,神机堂的人就出现了。”

    柳若晴松了口气,看了一眼言渊,没有说话。

    她知道言渊都是为了她,别说是杀师父,或许让他杀皇帝,他也会做,她怪不了他,可这会儿,一想到他命人杀老头子,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她垂下眼帘,松开了揪着言渊衣襟的手,闷闷地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转身提步走了。

    言渊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心头紧了紧。

    “王爷,您看这……”

    齐风是暗卫首领,又是言渊身边的侍卫长,跟在言渊身边的时间最多,这会儿看到柳若晴那模样,也知道刚才定是跟王爷有多一番争吵了。

    言渊敛眸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既然让他逃了,这一次就算了吧。”

    说到底,还是不忍心让她为难和难过。

    “是。”

    齐风带着几名暗卫退下,言渊提步追上前去,柳若晴红着双眼,走在官道上一声不吭。

    这一次,老头虽然逃过了这一关,可以他对景皇后的感情,他跟言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对上,她该怎么办?

    她不忍心看着师父死,也不忍心看着言渊死,可这两人,她要怎么取舍?

    柳若晴越想心就越痛,为什么就不能有两全的办法?

    此时,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陪在她身边慢慢走着,柳若晴知道是言渊,她无心理会,也没有赶走他,只是两人并肩默默地走着。

    突然,言渊伸出手,长臂将她的肩膀一揽,带到自己身边,道:“还在生气?”

    柳若晴脚步一顿,眼底还噙着泪,侧目看着言渊,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言渊心都化了。

    “没有。”

    她摇摇头,声音闷闷的,抿着唇,犹豫了片刻,道:“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选择,感觉……”

    感觉只有自己死了,才能一了百了,什么选择都不用做。

    这句话,她没有当着言渊的面说出口,只是眉眼中带着几分不舍地看着言渊。

    “感觉什么?”

    言渊见她突然停了下来,心里蓦地一揪。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总是很少有两全之事。”

    言渊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无奈和苦涩。

    他心疼地蹙了蹙眉,将她揽得更紧了一些,俯身凑到她耳边,道:“别担心,真走到那一天,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的心头蓦地一紧,有些闷疼闷疼的,“你会打算怎么做?”

    言渊笑了笑,表情有些神秘,“现在还不到最后一步,别想那么多了。”

    柳若晴还想说什么,却被言渊笑着给阻止了,肩膀给言渊紧紧揽住,夫妻二人就这样在官道上并肩走着,身后跟着的那批暗卫们,谁都没有去打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