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730.我走就是了
    第730章730.我走就是了

    孟茴在墨榕天的军营待了十来天,也没等到柳若晴,她开始有些失望了。

    正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离开这里的时候,墨榕天走了进来。

    自从她来了这里,墨榕天就把军帐让给了她,自己去了别的营帐,这会儿看到墨榕天走进来,孟茴的心里,有些异样。

    “孟茴,你回京去吧,若晴要是真来了这里,我会找机会放她走的。”

    孟茴起身走到他面前,从他的话中,明显听出了什么,“若晴真的在你的人手中,是不是?”

    墨榕天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瞒她,道:“她现在还没到这里,等到了我手上,我一定放她回去,孟茴,你相信我,你现在先离开这里。”

    孟茴觉得墨榕天有些急于让她离开,心中有些闷闷的有些难受,可也说不清楚这样的难受来自什么地方,她现在只知道,墨榕天很不喜欢她待在他的地盘。

    “好,我走就是了,但是,你说话算话,一定要放了若晴。”

    “好,我答应你。”

    墨榕天想也没想,便应了下来,上前拿起孟茴的包袱,给她塞了一些路上吃的干粮,道:“你乖乖回去,我派人护送你回京。”

    孟茴看着墨榕天,抓着手中的包袱,力量不自觉地加重了,抿着唇,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随着墨榕天出了军帐,帐外已经等着几个神机堂的手下,这几个人是墨榕天的亲信,除了墨榕天的命令,任何人的话,他们都不会听。

    “孟小姐就交给你们了,一路上务必护送好她。”

    “是,少主。”

    墨榕天吩咐好了手下之后,又回头看向孟茴,“路上小心。”

    墨榕天的眉眼,带着让孟茴有些流连的柔和,她默默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沉默地点了点头。

    转身跟着墨榕天的人离开,没注意到墨榕天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舍和无奈。

    一行人刚出了军营没多远,便撞上了另外一行人。

    几人护着一个受伤的老者往军营这边走来,看到他,孟茴一脸惊诧,惊呼出声,“柳先生!”

    此时,柳千寻被言渊的人伤了不轻,虽然没有生命危险,这会儿说话却有些中气不足,看到孟茴的时候,他眉心动了动,眯起双眼,出声道:“孟茴?”

    之前在龙门书院,孟茴为了替皇帝阻止墨榕天跟云娇容在一起,经常去龙门书院,柳千寻自然也知道她是孟长雄的女儿,郑卿封的义女。

    没想到,她竟然会一个人跑来西北。

    他又看了看孟茴身边的几个人,都是墨榕天的亲信,看样子,是墨榕天命人送孟茴回京去。

    注意到了柳千寻的目光,那几个人立即拱手行礼,“柳先生。”

    这个时候,孟茴脑子再一根筋,也能联想到一些事情来,她脸色骤然一白,不敢相信地看着柳千寻,“先生你也是神机堂的人?”

    这话刚问出来,她就笑了,墨榕天的师父,当然是神机堂的人,她竟然从来不曾将柳先生跟神机堂联系在一起。

    柳千寻的唇角,扯开了一抹微笑,笑得有些意味不明。

    他看向孟茴身边的几人,道:“是少主让你们送孟小姐回京?”

    “是。”

    柳千寻眼眸微微眯起,随后,道:“把孟茴带回去,我有事要跟少主商量。”

    “可是少主吩咐……”

    “等我见了少主再说。”

    柳千寻冷着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话。

    墨榕天一直没走远,站在原地目送孟茴离开之后,就看到柳千寻回来了,他心中一紧,立即快步走过去。

    他已经尽快让孟茴离开了,没想到还是让师父给碰上了。

    “师父,让孟茴回去。”

    柳千寻这会儿受了伤,可脸上戾气未减,“孟茴可是孟长雄的女儿,郑卿封的义女,她主动送上门的机会,你也不要?”

    墨榕天这会儿脸色也不好看,原本就寡淡的脸上,多了几分冷凝之色,“师父觉得我墨榕天要光复墨家的江山,就得靠个女人来威胁敌人吗?一个柳若晴还不够,你还想抓孟茴?”

    “哼!只要能为你父母报仇,能光复你墨家的江山,不择手段又如何?”

    墨榕天知道柳千寻在报仇这件事情上已经疯魔,所以,只要他的方法不触及他的底线,他都任由他,可现在,他要扣下孟茴,却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师父,我不想跟你争,这一次,你听我的,放了孟茴,我答应你,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报仇,行不行?”

    他耐着脾气,跟柳千寻妥协道。

    柳千寻却是完全听不进去,他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她现在就是郑卿封的命,只要她在我们手上,我们就少了郑卿封一个大敌,这种不战而胜的方法你不用,非要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做什么?”

    柳千寻不会像墨榕天这样,做事方法不择手段,该卑鄙的时候卑鄙到底,所以,他完全不能苟同柳千寻的做法。

    见柳千寻油盐不进,他也火了,“国师若还是把我一个亡国奴当成太子的话,今天就听我的,如果你不愿意听,大不了国师把我这个傀儡太子囚禁起来好了。”

    墨榕天这句话说的有些重,连“亡国奴”,“傀儡”都用上了,柳千寻听得脚步几个踉跄,不敢置信地看着墨榕天。

    “我一心为你光复你们墨家的江山,在你眼里,你只是觉得我把你当傀儡?”

    “难道不是吗?你背着我让容儿做了什么事,你又背着我抓了若晴的事,你都当我不知道是吗?”

    墨榕天凌厉的眸子,直视着柳千寻的深邃的眸瞳,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送孟小姐回去。”

    墨榕天凌厉的眸子,停在柳千寻的脸上,这边对一旁的手下开口道。

    “是。”

    就在他们准备带孟茴离开的时候,柳千寻趁人不备,一个健步冲到孟茴面前,在墨榕天意识到想要将孟茴拉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国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