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731.我想跟你说话
    第731章731.我想跟你说话

    墨榕天神色狠厉,凌厉的眸子,锁住柳千寻的脸,看柳千寻的模样,已经少了往日作为徒弟的亲近,尤其是自从跟云娇容兄妹相认之后,他就觉得他这个师父的很多做法,都让他没办法苟同。

    他甚至完全没办法理解,一个人可以为了报仇,连自己,连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徒弟都可以利用得彻彻底底。

    他能完全怪他吗?怪不了。

    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他墨家。

    他不但利用别人,也利用他自己,他拿自己作饵去挑拨言渊叔侄之间的关系,他把能利用的都利用了,他能怎么该他。

    “太子殿下,不管你怎么不认同老臣的做法都好,只要能给皇上皇后报仇,就算有些事情会遭天打雷劈,我也要做,你也别忘了,你母亲是怎么被羞辱的。”

    一想到景皇后死后还要被辱的样子,柳千寻心中一痛,扣着孟茴的喉咙,加重了力道。

    “她是孟长雄的女儿,她要替她父亲赎罪!”

    指尖扣着孟茴的喉咙,疼得她喘不过气来,同时,也让墨榕天紧张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不要,师父!你松手啊!”

    墨榕天这会儿不敢轻举妄动,他怕柳千寻一个用力,真的能把孟茴的脖子给拧断了。

    这个时候,听到动静的几名副将都过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国师,你这是做什么?”

    说话的是张蒙,他不知道孟茴的身份,只是以为她只是太子殿下在外面认识的心上人而已。

    太子殿下这二十多年,为了身上背负着的责任,他从未见他轻松过,表情从来都是寡淡冷情的,难得见他对一个女孩子上心,他心里自然也为他高兴。

    这会儿看到国师就要掐死这位孟姑娘,连他都被吓到了。

    “张将军,你不知道吧,这位可是孟长雄的女儿。”

    “什么!”

    张蒙一惊,满脸惊诧地看着墨榕天,“殿下,她……”

    墨榕天没有回答,只是盯紧了柳千寻的手,试图要将孟茴从她手中救出来。

    只听柳千寻继续道:“张将军,只要孟茴在我们手上,郑卿封就不会轻举妄动,你觉得这算不算是一个好筹码?”

    这会儿,连张蒙都无话可说了。

    现在他们手上有二十万大军,就算一路打到京城,朝廷的兵马也不少,加上郑卿封手上还有二十万兵马,就算留下十万在边疆守着,他还能分出十万大军来支援朝廷。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多出来的麻烦。

    能靠一个孟茴就能解决一个郑卿封,不管怎么算都是好事。

    所以,这会儿,他真的不好说什么了。

    而这会儿,孟茴算是明白了墨榕天为什么要让她急着走了,他大概是知道柳先生回来要是碰到她,就会把她扣下吧。

    只不过,这会儿已经容不得她想太多了,柳千寻激动得就要掐死她了。

    她的眼前越来越烟,大脑也一片空白。

    在她昏迷之前,她听到现场一片混乱,跟着,就是墨榕天叫她的声音。

    她还没分辨清楚四周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喉咙有些疼,脖子上,像是包了一层布,张了张嘴,喉咙还疼得不行。

    “孟茴,你醒了吗?”

    耳边传来墨榕天的声音,低哑中带着几分欣喜。

    孟茴的眼睛缓缓睁开,转头便看到墨榕天坐在自己床边,那一头突兀的银丝,在她面前显得特别显眼。

    “小白……”

    她说话不敢太用力,一开口就扯着疼。

    “嗯,我在这呢,喉咙是不是很疼?”

    墨榕天上前,自然地帮她掖了掖被子,垂眸看着她。

    孟茴点点头,这会儿如此近地看着墨榕天,她发现自己的耳根有些烫,尤其是对上这双深邃中透着几分忧郁的眼睛,让她看着莫名有些心疼。

    她抬了抬手,想要摸摸她的眼睛,可是抬起的手,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放了下来。

    “孟茴?”

    墨榕天见她不说话,心里有些紧张,又忍不住唤了一声。

    “嗯?”

    “是不是还很疼?”

    孟茴看着墨榕天,摇了摇头,抿着唇,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道:“小白,你会拿我威胁我爹吗?”

    “不会的,你别担心。”

    墨榕天没有丝毫的犹豫,看着孟茴,认真道。

    跟着,他又朝帐外看了一眼,俯下身凑到她耳边,“你别担心,等你好了一些,我找个机会,送你离开。”

    嘴边传出那温热的气息,在孟茴的耳边流转,听得她耳根热热的。

    “你先好好休息吧。”

    墨榕天给孟茴重新掖了掖被子,准备出去的时候,孟茴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小白。”

    “怎么了?”

    听到孟茴叫他,墨榕天停下了脚步,重新在她身边坐下。

    “我想跟你说话。”

    闻言,墨榕天愣了一下,随后,温和一笑,“你伤了喉咙,现在不宜多说话,先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再来看你。”

    孟茴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没有再坚持。

    墨榕天从军帐里出来之后,看着守在外面的几个人,眸光冷了下来。

    “少主。”

    那几个人不敢看墨榕天,可他们是国师手下的人,奉国师之命在这里看着那位孟姑娘,他们也只能照做了。

    “要是敢伤害里面的姑娘,我要你们好看!”

    墨榕天冷冷地落下这句话,提步离去。

    柳千寻的帐内,他被言渊的人打伤之后,虽然不至于致命,其实伤的不轻,经过这一战,他知道,如果他不狠下心来,凭墨榕天那些所谓的光明正大的手段,想要重新光复墨家的江山,会很难。

    他不在乎墨榕天说他不敬他也好,狼子野心也罢,只要能为郁儿报仇,能用的手段,他都能用上。

    正人君子,光明磊落,这已经不是他一个近花甲之年,背负着满身心仇恨的人该去在乎的了。

    墨榕天掀开他的营帐走了进来,脸上布满了一层寒霜。

    柳千寻看着他,轻轻一笑,“殿下还在怪老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